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施振星:期货融入资本市场主流之路——期货资产管理

2013-10-08 09:32:45 浏览量 : 1186

摘要:赢家的特征不同,盈利模式也不相同。当时的赢家一种是幸运者,凭运气赚钱,盈利模式都是不清晰的。另外一个特征是个做庄,通过控制一些资源,对市场进行垄断和干预来获得优势

施振星1.jpg
施振星:
中国衍生品战略投资家,资产管理专家,家族基金管理顾问,参与衍生品市场投资20余年,多次受邀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大的财富管理讲座。现任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分管资产管理总部。
 
访谈精彩语录:
 
资管业务和经纪业务是间接投资和直接投资之间的差异,是委托理财和自主交易之间的差异,资管业务是行业进入专业化的重要标志。
 
投资管理能力能否被吸收到期货公司的组织形态,我觉得是个挑战。
 
(期货资管业务推出后)生态格局的变化是必然的。
 
资管业务不但是新的业务类型,增量,还是一个变量,会给原来的经纪业务和咨询业务产生推动力和变化力。利用可提供的风险空间交换利润,我们需要一个很好的把控能力。
 
严格意义上的单一客户委托在资产管理业务中属于初级形态,资管管理需要获得大的发展必须要有更高级的东西。
 
以基金专户为代表的集合理财是资产管理的发展方向。
 
市场中产品信息要丰富,投资者对自身的了解要更加深入,期货公司要进行培训,另外第三方的机构也可以介入进来提供导购服务。
 
按照市场以前的情况,期货行业的成功人士大部分都是主动交易者。
 
程序化交易带着高科技神秘的光环,使得它比另外的策略得到了更加受人瞩目的地位。
 
中低交易风险的、跟股指相关的、程序交易类的策略可能会在未来市场中取得优势地位。
 
看好期货公司的资管业务、基金专户、信托产品。
 
基金专户的优势是它的公信力,信托产品好处是更加自由,期货公司资管业务的优势在于合法、专业和策略多元。
 
有时候需要对投资管理能力适度分解,然后进行重新组合以便能设计出满足市场需要的产品。
 
可以跟外部机构积极合作,但是资管业务最终的规模化一定是依赖于自身的团队,资管业务的品牌也不可能完全依赖外部团队建立起来。
 
人才紧缺是资管业务非常关键的问题。
 
投资管理能力是可以复制,也可以培养。当然,伟大的投资家只能幸运地等待。
 
期货本质上是个绝对收益工具。绝对收益特性,使得它在在其它资产处于熊市时,产生显著的魅力。
 
就南华期货而言,风险控制问题没有受到大的困扰,因为我们知道期货行业风险的源在哪里,它的表现形式有哪几种。
 
风险管理就是把握可损失资金,投资是要积极承担风险的,可损失的资金就是资产管理的力量所在,当它无法获得利润的时候会变成风险的所在。
 
随着股指期货、国债期货以及原油这样的品种的推出,使期货所涉及的基础资产会有成倍的扩张,风险管理的需求也会成倍激发。
 
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期货作为风险管理工具和资产管理工具之间联通的方式也会有所拓展。
 
开展多资产的资管业务并不取决于股东的背景而是期货公司在业务上的定位和能力。
 
资管子公司提供了探索的空间,有可能会建立起跟混业时代相适应的业务类别。
 
以后的期货公司和现在的期货公司会越来越不像。
 
期货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发达,但是期货公司会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还充满着变数。
 
 
 
期货中国1、施总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资产管理业务一直是期货行业的热点,请您谈谈期货资产管理业务与期货公司传统业务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施振星:期货中国网这几年为期货行业的从业人员提供了很丰富的信息,特别是期货行业的先锋人士以及投资人士的访谈观点,推动了行业的发展,先对网站表示感谢。
 
资管业务和经纪业务有非常大的差异。经纪业务主要是中介服务,给客户提供跑道和一些基本服务。资产管理业务是主动服务,它对行业的资源和机会起到了整合以及推动的作用,可以促进客户从自主交易转向委托理财。大家知道期货行业的专业性很强,专业投资者有明显优势。许多客户在利用期货工具方面,没有找到十分有效的方式,资产管理的出现,让投资者有了新的选择。所以说,资管业务和经纪业务是间接投资和直接投资之间的差异,是自主交易和委托理财之间的差异,资管业务是行业进入专业化的重要标志。
 
 
期货中国2、期货资产管理业务的推出对期货公司来说有何重要意义?期货公司将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施振星:在经纪业务的阶段,期货公司的差异性很难确立起来,它的核心竞争力也只是程度上的差异,有了资产管理业务以后,可以让期货公司建立一个差异化的核心能力,最主要体现在业务定位、赢利模式、客户群体、服务范围等。资产管理业务是个增值服务,可以避免或者减缓经纪业务的同质化压力。期货公司的挑战是有了资产管理业务后,对资产管理业务的理解和自己服务能力体系的建立,包括产品设计、团队建设、业务管理构架。如何在短期内拥有并且跟其它公司有所差异,投资管理能力能否被吸收到期货公司的组织形态,我觉得是个挑战。
 
机遇最主要是能够给期货公司带来全新的不同于经纪业务的商业模式,让期货投资工具更融入资本市场。通过资产管理业务,期货行业跟整个资本市场、不同行业之间互相融合,在更高层面上整合资源。
 
 
期货中国3、资管业务正式推出后,整个期货行业的生态格局是否会有所变化?
 
施振星:生态格局的变化是必然的,首先期货行业有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资管业务资格获得和没有获得的,业务范围就分成了两个梯队。期货公司业务类别的构成趋于多元化,经纪业务、咨询业务,现在加入资管业务,公司内部会有业务组合的发生。资管业务不但是新的业务类型,增量,还是一个变量,会给原来的经纪业务和咨询业务产生推动力和变化力。资产管理业务是特殊管理能力的提供者,对要素重组、服务升级、业务推广、行业融合,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期货公司的定位和地位会因此改变。
 
 
期货中国4、期货资管业务的推出,业内人士有看好的,也有不看好的,一部分人认为资管业务可以改变期货公司单一的盈利模式,增加期货公司的收入,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资管业务开展将会很困难,短期内并不能给期货公司带来更多的盈利,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施振星:从资管业务的内涵来看,资管业务的推出对期货行业和期货公司是绝对的利好,不需要任何怀疑。至于盈利模式和商业模式,能做多好,则取决于经营主体的资源和能力。在种子发芽的阶段,难以想象它长成参天大树后的雄姿。但是任何业务,从初期到有建立路径再到成为一个重要的业务类别,都有一个过程。没有一个统一的格式会把这个业务带到非常有成就的阶段,但是它本身隐含了极大的可能性,获得资管业务资格的公司应该好好把握机遇。
 
 
期货中国5、南华期货作为首批拿到期货资产管理牌照的公司,您觉得首批试点的公司是否具有先发优势?
 
施振星:先发优势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因为一个事情从不允许做到允许做,客户会先从有牌照的公司获得这方面的信息,也会逐步接受这方面的服务,作为有资管资格的公司会得到行业知名度的提升,给客户提供服务的范围和市场中的影响力一定会比没有牌照的期货公司有优势。但是牌照公司之间,各自的优势怎么确立,则取决于公司的资源的禀赋。
 
 
期货中国6、近期,众多期货公司加快了期货资管业务的推进,您觉得一家期货公司能否做好期货资管业务的关键点是什么?
 
施振星:资管业务的关键点,第一,投资管理的能力。能够很好地发现和捕捉市场机会,用可复制的方法,让投入的资金产生利润。其次,风险管理能力。实际上,资管业务对风险管理有不大于50%的刚性要求。期货是杠杆性的投资业务,它所引发的风险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如何利用提供的风险空间交换利润,如何避免不必要的风险、意外的风险、如何把风险限制在可承受的范围,我们需要一个很好的把控能力。风险管理体系是个关键点,监管部门特别重视。第三,合规。合规性是资管业务开展得前提。理解得好不好,把握得好不好,会使整个业务的前景大不相同。第四,需要一个团队。由于历史上的原因,期货比较依赖个体,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团队。以团队的形态去从事资产管理,把个人化的业务变成机构的业务,我们需要学习和理解得更深入一些。
 
 
期货中国7、进入2013年,期货公司纷纷抢滩资产管理业务,推出各种资产管理产品,比如国际期货推出的“中期量化组合-开元一号”、中证期货推出的“中证期货-日内波动率追踪1号”等3个产品、浙商期货推出的 “CTA-分散化程序化策略(蓝海一号)”等,南华期货目前在资产管理产品这块进展如何?
 
施振星:期货公司的资产管理业务的内含是一对一的产品,就是说只接受单一客户的委托,但是对“一”的理解存在差异,所以以信托、基金专户、合伙制公司等形成的产品业务可能也会被认同为资产管理业务。严格意义上的单一客户委托在资产管理业务中属于初级形态,资管管理需要获得大的发展必须要有更高级的载体,跟国际和国内主流产品对接的形式,以基金专户为代表的集合理财是资产管理的发展方向。如果监管部门能够认同这也是一对一的形式,我们是非常欢迎的。南华期货在这方面也有非常深入的探索,前期也经营了一些产品,把它当成咨询类的业务,我们乐于把这些产品列入资产管理的范围。
 
 
期货中国8、在这些风格迥异的资产管理产品中,您认为投资者该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
 
施振星: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首先市场中到底有哪些产品,现在也没一个公开的信息平台可以去了解。第二,投资者对自身的理解,需要一个深入的过程,有些人会选择高风险的,有些会选择低风险的。随着业务的推进,产品投资效果的不同,投资者能找到和自己的风险承受力以及风格偏好相匹配的产品。市场中产品信息要丰富,投资者对自身的了解要更加深入,期货公司要进行培训,另外第三方的机构也可以介入进来提供导购服务,协助投资者和产品之间建立更加合适的关系。
 
 
期货中国9、期货公司CTA业务的推出,哪些类型的交易策略会成为主流,哪些客户会成为购买期货公司CTA产品的主要群体?
 
施振星:按照市场以前的情况,期货行业的成功人士大部分都是主动交易者,这些主动交易者有明确的理念、明确的投资策略、严格的资金管理措施,但都是人工决策,人工执行。最近程序化交易受到了很多的关注,程序化交易带着高科技神秘的光环,使得它比另外的策略得到了更加受人瞩目的地位。策略可以粗略划分为趋势交易、套利交易,日内交易和日间交易,或者按照投资品种分为股指策略和商品策略。市场对股指策略需求量是非常大的,因为股票资产是个非常庞大的资产大类。对套利策略的印象也比较好,在投资者心目中,套利是个低风险的、比较稳健的交易策略。所以从以上的情况看,中低交易风险的、跟股指相关的、程序交易类的策略可能会在未来市场中取得优势地位。
什么样的客户会投资这类的产品?现在是以单一的客户为主,随着机构投资者对衍生工具了解的深入以及投资范围的扩大,未来机构投资者一定会加入到资产管理业务中来,我想几年之后机构投资者一定会成为市场的主流投资者。
 
 
期货中国10、期货公募产品、期货信托产品、期货有限合伙产品、期货公司CTA产品、民间个人委托理财产品等各类资产管理形式中,您最看好哪一类(或哪几类)的发展?为什么?
 
施振星:看好期货公司的资管业务、基金专户、信托产品。合伙公司有非常大的优势,但是有三个缺陷,第一,它有比较高的税收。第二,业绩的公信力可能有瑕疵或者说存在着发生瑕疵的可能性。第三,有限合伙的形态受到的制约也不少。民间委托理财方面,业务主体的合法性、信用状况以及受监管的程度,会给它带来非常大的困扰,这些人会转化到另外的形态中,或者升级为资管业务、对冲基金的形态。基金专户的优势是它的公信力,能够建立品牌,业绩是可信的,有银行托管,有严格的风控体系。信托产品也类似,好处是更加自由,它的期限、投资范围以及产品的规模,包括产品的类型是其它形式不能比拟的。期货公司资管业务的优势在于合法、专业和策略多元。期货资管是金融衍生品领域的专业机构,积累了非常优秀的人才、策略和经验,在风控方面也非常突出。
 
 
期货中国11、有业内人士曾说过“与其自己培养资管人才,不如和优秀的投资公司合作。”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施振星:我听到过这样的观点,也部分赞同,这种赞同是有条件的,假定资管业务在开始初期,没有合适的资管人才,跟外部联盟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但是资管业务不同于以往的外部合作模式,资管业务除了投资管理之外,还涉及产品设计、策略研究和风险控制等。就产品而言,有时候需要对投资管理能力适度分解,然后进行重新组合以便能设计出满足市场需要的产品。比方说要建立一个风险相对可控,较有吸引力的产品,我们要做一个多策略的组合,如果这个策略分布在数位外部合作者手中,组合的时候会面临许多障碍。可以跟外部机构积极合作,但是资管业务最终的规模化一定是依赖于自身的团队,资管业务的品牌也不可能完全依赖外部团队建立起来。
 
 
期货中国12、人才是期货资管所要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您觉得该如何解决人才紧缺问题?南华期货是如何构建自己的资管团队?
 
施振星:人才紧缺是资管业务非常关键的问题,我觉得解决它有几种途径,首先是跟能够驾驭期货工具的人士合作。这些人当中有些已经是投资公司的人才,还有一些优秀的客户,也有以工作室形态的人员,再有就是研究所资深的咨询人士,他们掌握了很多资产管理的能力。其次,未来会有一个期货交易能力、投资管理能力培养的机制。南华一定会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跟外部优秀资产管理人士进行合作,第二,自己培养。至于期货交易人才是否可培养的问题,我的观点是,投资管理能力可以复制,也可以培养。当然,伟大的投资家只能幸运地等待。
 
 
期货中国13、您曾说过“期货是特定的组合工具,具有杠杆和可做空的特点,期货公司资管产品若不能发挥这些特点,就很难和其他理财产品抗衡。”您觉得资管产品该如何发挥这些特点?
 
施振星:期货是个非常有特点的投资工具,首先体现在做多做空的双向交易特点,这个特点意味着它的投资机会远远超出其它类别的资产。另外到目前为止,大类金融投资工具中,只有期货可以通过做空获得财富的增长,这个功能在特殊时期非常非常重要。其次是它的杠杆。我们观察到2008年以后,很少有其它资产获得年均30%以上的机会,但是期货行业获得30%以上的机会,每个月可能会有一次。第三,期货本质上是个绝对收益工具。绝对收益特性,使得它在在其它资产处于熊市时,产生显著的魅力。
 
 
期货中国14、一说到期货,很多投资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风险”,期货资产管理业务与股票资产管理业务相比,它是不是风险更大?
 
施振星:从工具本身的角度来说肯定是风险更大,之所以更大就是因为杠杆。就期货所投资的标的物来衡量,我认为它的波动性跟其它资产类别差异不会很大,有时候可能会更小,特别是跟股票相比。云南铜业是个股票,2008年的时候最高的时候是100元,后来最低的时候6元不到,这么大的波动在期货品种上是没有发生过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期货的风险没有更大。所以说期货的风险就是对杠杆的使用,如果不使用杠杆,实际上它的风险是比较小的。
 
期货中国15、在未来开展资管业务时如何解决风险控制问题仍然是一道大难题,您觉得该如何破解这一大难题?南华期货又是如何做的?
 
施振星:就南华期货而言,风险控制问题没有受到大的困扰,因为我们知道期货行业风险的源在哪里,它的表现形式有哪几种。我们针对性建立了一个比较好的风控措施,主要做的就是控制杠杆的问题。可以把资金划分为可投资资金和可损失资金,风险管理就是把握可损失资金,投资是要积极承担风险的,可损失的资金就是资产管理的力量所在,当它无法获得利润的时候会变成风险的所在,所以我们如何分配可损失的资金,这就是管理风险的切入点和关键点。
 
 
期货中国16、据统计,截至去年底,我国银行理财达7.4万亿,72家基金公司管理资产规模合计达3.6万亿,券商资管近1.9万亿,信托资产规模达到7.47万亿元,保险业资产7.35万亿元,相比之下期货资管仍是一片未被开展的蓝海。您认为期货资管业务究竟有多大市场?
 
施振星:对具体的规模不太好做量化评估,但是感觉会非常大。以前之所以小,是因为期货作为风险管理的工具跟基础资产的关联相对来说比较小,没有被市场广泛接受。随着股指期货、国债期货以及原油这样的品种的推出,使期货所涉及的基础资产会有成倍的扩张,风险管理的需求也会成倍激发。假定国债期货对应20万亿的市场规模,按完全对冲测算,至少要投入10%的资金,这个10%是目前市场规模的十倍。当然,我们知道完全对冲每个资产是不可能的。哪怕1%,它的规模还是会非常大。我相信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期货作为风险管理工具和资产管理工具之间联通的方式也会有所拓展。现在是基础资产和期货资产一一对应关系,实际上有着可替代和可转换的形式,假定可替代可转换能够进一步发掘,潜在的市场规模会更大。
 
 
期货中国17、因为资产管理业务涉及证券、基金等多个方面,您觉得券商系的期货公司是否更占有优势?
 
施振星:我觉得换一种提法更合适,纯粹做期货的规模肯定会受到制约,假如能把期货跟多种资产类别资产管理相关联,资产管理业务会更加有前途。当然开展多资产的资管业务并不取决于股东的背景而是期货公司在业务上的定位和能力,有些券商系期货公司拥有资源的天然优势,但这并不会限制其它期货公司的发展,关键还是看期货跟其它资产类别结合的程度和能力。
 
 
期货中国18、未来随着更多期货新品种的上市和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等的开展,将会有更多的券商、基金和信托,甚至保险和银行等机构进入期货市场,之间的合作也会越来越密切,南华期货跟这些机构的合作将如何展开?
 
施振星:跟这些机构的合作是必然会发生的,合作有深浅之分,范围也有广泛和狭隘之分,基础的合作应该是作为期货的通道商,但是这方面的价值量是比较单一的,最重要的合作是期货公司要为机构提供增值服务,特别是帮助这些机构建立风险管理的一套体系,风险管理并不是指投资期货中发生的损失,而是指期货跟基础资产进行匹配的时候所能产生的价值量。期货公司需要构建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服务体系,协助券商管理股票市值的方法和策略,协助基金公司管理净值的方法和策略,协助信托公司进行信托资产净值管理的服务。保险和银行的资产都非常迫切由期货的衍生工具进行一些风险管理,我觉得从市场需求来说是非常广泛和非常迫切,就看期货公司有没做好准备,或者说准备的是什么类型的服务,它的应用空间在哪,取决于期货公司自身的服务能力,如果有这个服务能力,一家期货公司在一年中能成长数倍都是有可能的。
 
 
期货中国19、有业内人士说,期货资产管理要发展成立资管子公司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你是否认同这个观点?南华期货是否考虑成立资管子公司?
 
施振星:南华已经申请设立风险管理子公司,应该很快会得到批复。至于资管子公司,也是有必要的。期货的业务范围跟其它金融机构相比较,某些业务形态通过子公司更方便地探索和展开。期货公司跟其他现有的金融机构相比,业务内涵受限较多,而资管子公司提供了探索的空间,有可能会建立起跟混业时代相适应的业务类别。
 
 
期货中国20、您有着20年的期货从业经历,您刚进入期货市场的期货赢家跟现在的赢家有区别吗?盈利模式是否有改变?
 
施振星:赢家的特征不同,盈利模式也不相同。当时的赢家一种是幸运者,凭运气赚钱,盈利模式都是不清晰的。另外一个特征是个做庄,通过控制一些资源,对市场进行垄断和干预来获得优势,是纯粹的博弈关系。但是现在已经建立了价格波动的市场模式,很少有人为的控制,现在的赢家首先要认识市场,对市场有很好的研究,对自己研究的品种有深入的了解。现在的赢家有自己的投资理念,相对稳定的投资策略,非常明确的交易纪律,这样的经验和模式存在着复制的可能性。
 
 
期货中国21、您作为期货行业的资深人士,最后请您展望一下整个行业如今的众多创新举措下,未来三五年的发展趋势?
 
施振星: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以后的期货公司和现在的期货公司会越来越不像,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以后的业务范围会非常广泛,盈利模式会更加多样化,涉及到的资产管理类别更加多元,境内境外的市场会更加融通,跟其它金融机构的融合会非常紧密,以至于期货公司是否会独立成为一个商业机构也是变化的可能性之一。期货作为投资工具在整个资本市场扮演的角色就会更加普及和必要,期货行业一定会越来越发达,但是期货公司会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还充满着变数。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