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泓信投资董事长尹克: 投资,在已知中寻找未知

资管网 2016-10-20 09:11:20 浏览量 : 665

摘要:两年前,他满怀对中国量化投资蓬勃发展的憧憬创立泓信投资,致力于在中国打造一家可以对标海外对冲基金的、全球一流的投资公司。两年后,泓信投资已成长为一个拥有40人团队、管理资产规模超过40亿元的私募机构。

来源:期货日报

尹克,一个他人眼中的学霸,但却不算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其职业生涯的每一次转折,多少都藏着一些小叛逆。比如,毕业时,面对Google和华尔街同时抛来的橄榄枝,他毅然选择了后者,开启了自己的投资生涯;又比如,在事业蒸蒸日上时,他放弃已经轻松实现财富自由的工作,踏上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新征程。

两年前,他满怀对中国量化投资蓬勃发展的憧憬创立泓信投资,致力于在中国打造一家可以对标海外对冲基金的、全球一流的投资公司。两年后,泓信投资已成长为一个拥有40人团队、管理资产规模超过40亿元的私募机构。  

华尔街投资“老兵”的新征程

10月10日,在上海初见尹克,他与想象中的华尔街精英有些不同,衣着休闲,面带微笑,随性之外又增加了一份亲切感。在期货日报记者与他的交谈中,思维敏捷、专业严谨、成熟自信、理性睿智……这些词汇在这位有着十多年国内外投资经验的投资人身上一一浮现。

据尹克介绍,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后,他曾先后任职RBS苏格兰皇家银行固定收益部助理总裁、UBS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行部副总裁、高盛集团FICC部门量化策略分析总监,具有丰富的利用量化手段跨市场寻找套利机会的经验。

2010年,他被华尔街著名对冲基金Pine River Capital Management(下称PRCM)重金聘请,担任公司的全球量化策略总监,后从纽约派遣回国,担任中国分公司总经理。他从无到有组建了一支超过50人的团队,负责PRCM美元资产的全球交易策略和量化模型开发工作,同时负责亚洲量化股票交易,并取得了优异的业绩。

2014年,他回国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现任上海泓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泓信投资)董事长、投资总监,同时兼任上海财经大学—沣泛科技FOF学院特邀受聘讲师。

回顾尹克的人生经历,让人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学霸这个词,但是这位学霸并不算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回看其职业生涯的每一次转折,多少都藏着一些小叛逆。比如,毕业时,面对Google和华尔街同时抛来的橄榄枝,他毅然选择了后者,开启了自己的投资生涯;又比如,在事业蒸蒸日上时,他放弃已经轻松实现财富自由的工作,踏上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新征程。

尹克称,当初选择重新出发,是因为心中的创业梦想被2013年我国的资本市场所激发。他仍清晰记得当时的市场环境:大盘约在2000点;银行股的PE估值不到4倍;可转债相对正股的溢价几乎是零;受钱荒的影响,很多债券的到期收益率在15%以上,可以说是一个绝佳的投资环境。

此外,我们对当时的行业有一个美好预期,即我国的私募行业将逐步告别野蛮生长,开始走向正规化发展。伴随着2014年私募基金备案制度实施,这一美好预期也确实成为现实,我国的量化投资市场显然孕育着巨大的机会。”于是,尹克与其他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放弃原有的事业,成立了泓信投资。

“泓信两个字有着特殊的含义,泓指代深而广的水,信则是诚信。泓信投资也一直努力在投资和策略上做到深而广,并与投资者有着充分的信任关系。”尹克充满信心地说,他们的目标是在中国打造一家可以对标海外对冲基金的、全球一流的投资公司,目前公司已经成长为一个拥有40人团队、管理资金规模超过40亿元的私募机构。

当被问及“全球一流的投资公司”这一目标实现程度时,尹克回答说:“我觉得永远有提升的空间,因为目标是动态的,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你会根据实际情况对其进行提高,不断突破自我,挑战极限。目前我们正朝着这一既定的目标稳步前进,总体来说还比较顺利。”

通过多策略投资攫取超额收益

去年股市大跌以来,每个投资者都会有一个明显的感受:各大类资产的预期收益率不断下降,这是投资环境所呈现的新常态,而在新常态下,投资逻辑是轻贝塔、重阿尔法,以此在严控风险的前提下赚取超额收益。

“当然,超额收益是很难发现和攫取的,如果只盯住一个市场,收益来源相对会比较有限。”尹克向期货日报记者坦言,他们的解决之道是,通过多策略、多品种配置,在增加收益来源的同时,降低整个产品的风险。

如今,多策略已成为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但多策略并非简单地把几个策略堆在一起,或者以某一个策略为主其他策略为辅。”尹克分析说,真正的多策略是要拥有多个独立的策略,然后把风险比较平均地分散在这些策略里,因为风险和收益比较平均地来自于不同的策略,产品才能获得更好的收益风险比,而通过配置众多相关性较低的投资策略,可以大幅平滑产品的收益率曲线,实现更高的收益风险比。

据了解,泓信投资的所有策略都以量化为基础,主要包括股票量化、债券增强、商品期货CTA、期权套利、港股深蓝五大策略,自下而上寻找收益和风险比较好(或夏普率较高)的投资机会。比如,2014年,可转债的到期收益率在5%左右,若正股上涨,潜在收益可以达100%,甚至更高;若股市下跌,投资者也会获得5%左右的年化收益。又比如,2015年6月,股市大跌之前,分级基金A的隐含到期收益率在7%左右,即使投资者购买分级基金A最差也能获得年化7%的收益,这在央行几次降息之后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当然还有一种更好的情况,就是股市一旦下跌20%,可以一次性获得15%的收益,甚至获得更高的收益。“以上两类就是我们所强调的收益和风险比较好的策略。”尹克解释说。

值得一提的是,多策略对整个投研团队的要求较高,每一个策略都要有专门的团队负责,而泓信投资的投研团队则经过多年磨合,投资风格和理念相投,成熟市场经验丰富,目前已有包括债券团队、量化团队、衍生品团队、CTA团队、港股团队、金融工程团队在内的6个投研团队,全面覆盖二级市场。

两年多来,公司的投研团队用事实证明着自己的实力,“我为整个团队感到骄傲,他们一直不断探索,在各自所擅长的领域争取做到足够深入和专业。”尹克骄傲地说,目前投研人员已经超过20人,占公司总人数的一半,以理工科背景的硕士、博士为主。其中,核心团队成员来自海外对冲基金PRCM。同时,每个投资经理既有海外投资经验,又有国内投资经验,并且每个人都一直专注于自己所研究的领域,都能独当一面。此外,伴随着更多新生力量的加入,投研团队的年龄结构也在不断年轻化。

抓住市场已知和碎片式的规律

财富管理行业最大的魅力在于其不确定性,事实上,投资带给投资者的最大痛苦也正是这种不确定性。然而,量化投资的逻辑在于,从海量的已知历史数据中,寻找能够带来超额收益的多种“大概率”策略,并严格按照这些策略所构建的量化模型来投资,以获得稳定、可持续的超额回报。

作为一家专业的量化投资机构,尹克对量化模型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据他介绍,公司的核心股票量化模型是基于华尔街多年的成熟股票量化模型进一步在中国A股市场优化的结果,模型对多个因子群进行量化配比,通过优化因子群内部因子比重和因子群之间的比重,以达到最高的阿尔法绝对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已将多重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加入到量化模型中。“相比线性模型,这种多重的神经网络可以捕捉到很多更为复杂、比较模糊的概念,进一步提升投资回报。”尹克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去年股指期货受限后,不断钻研、提高模型的表现,似乎成为多数优秀量化投资私募的共识。

“只要模型的超额收益够高,即使在股指期货受限之后仍能获利。比如,目前中证500ETF的贴水在13%左右,如果模型的超额收益是23%,经过对冲之后,仍然可以获得10%的超额收益,由于期货头寸占到40%,所以最后能实现的收益仅有6%左右。不过,如果模型的超额收益为43%,那么减去13%之后,则会有30%的超额收益,乘以0.6的系数,最终可以获得18%的收益。”尹克举例说。

不过,他也指出,金融市场是一个博弈的环境,每个人都在试图战胜市场,但是由于市场一直处于变化中,完全认识市场是不可能的,所以对市场的认知永远都有提高的空间。“事实上,市场是一个多变的复杂系统,比我们使用的任何一个量化模型都要复杂,所有的量化模型都只近似市场,而不能完全复制市场。”尹克认为,他们需要做的是,始终保持求学若渴的精神,永远对复杂多变的市场充满好奇,努力抓住市场已知的、碎片式的规律,以此在未知的、不确定性的市场中寻找确定性收益。

私募机构的发展将更加精细化

量化投资在海外已有三十多年的发展历史,但是在我国起步较晚,两个市场之间存在的差距毋庸置疑。不过,随着近些年进入私募行业的海归人才越来越多,中美量化交易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收窄。

“投资业和其他行业不太一样,其最重要的是人才,只有人才能将先进的技术、策略、理念等带入这个行业,才能不断推动行业整体的发展。”尹克强调说,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两个市场之间完全没有差距,美国的量化投资市场相对成熟,相关的金融衍生品和工具比较多,可以开发很多收益风险比较好的策略,目前海外对冲基金产品的策略数量可以达到50个甚至超过100个。然而,我国能够用来对冲的工具有限,已有的工具也受到了限制。据估计,国内市场目前真正独立的策略也只有10个左右。于是,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泓信投资需要做的便是将可用的几大策略做到最好。

据尹克介绍,海外投行、对冲基金最大的特点是分工细致、明确,需要专业的人才对其所从事的领域深入研究,当这些个人组成一个团队,投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公司的投研团队正是按照这一思路来划分,每个策略都有细分的团队去深入研究,通过这样的方式,尽可能地在每个领域做到最好,为投资者创造稳定、超额的回报。

公司成立之初,尹克就将其定位为一家大型私募机构,部门分设非常详细,包括投资部、金融工程部、交易部、市场部、销售部、产品部、行政部、人事部等,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如今看来,当时的设定很有远见。“实际上,未来的私募或对冲基金不再是一间屋子、两个人、三台电脑的模式,更重要的是团队之间的协同作战。因此,分工精细化、能力专业化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一大优势。”尹克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令尹克及其团队备受鼓舞的是,曾经尚属小众的量化投资正在逐步被我国市场所接受,不管是量化对冲基金的类型、数量,还是量化投资私募都在不断增加,量化投资显然已经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私募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增长点。

过,在外界看来,海归派量化私募似乎更受投资者亲睐。“这仅仅是一个采样的偏差,海外华人多以接触量化投资为主,这些团队回国后也自然进入国内量化投资领域,从而导致海归派量化私募在量化私募中的比例较高。”尹克则认为,不管海归还是本土,都有很多优秀的量化交易团队,其中不乏在两三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将规模发展到几十亿元的私募,而这也是对我国量化投资广阔发展前景的最好证明。

当然,要在我国的私募江湖生存下去并得到长远发展,并非那么容易。曾有机构做过统计,历经去年股市大幅波动后,阳光私募机构存活率仅为84.87%。其中,运行满三年的私募机构存活率更是降至为69.60%。停止运作私募机构的平均存续期为5.8年,管理规模低于10亿元的机构占比高达92.74%。

对此,尹克认为,一家私募在发展初期,由于市场知名度较低、历史业绩较短,只能依靠熟悉客户对公司的信任来成立产品,依次逐渐步入正轨,所以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资源,尤其是资金资源。在中期发展阶段,更加考验公司的是投资能力,需要私募机构通过多种策略,有效控制风险,找到预期收益风险比较高的机会,为客户带来稳定的回报,不断实现正回馈。长期来看,最重要的是人品,这个阶段的风控、投资等体系都已经非常成熟,更多需要面对的是运营和合规上的风险。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