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徐书楠:从IMC到自立门户,学霸归来

资管网 2016-10-26 03:10:00 浏览量 : 826

摘要:因诺(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对冲基金(备案编号:P1006164)。公司专注于量化投资,策略包括但不限于:套利策略、选股策略、Alpha策略、CTA策略等。

 

人物介绍:因诺资产创始人。从事证券及期货业务8年,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本科学分绩第一名,麻省理工学院(MIT)交通科学硕士。曾任对冲基金International Marketmakers Combinations (IMC)和北京中信建投证券基金经理,深圳博普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首席投资总监(CIO)。擅长量化策略构建、产品运作及系统设计。

公司介绍:因诺(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基金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对冲基金(备案编号:P1006164)。公司专注于量化投资,策略包括但不限于:套利策略、选股策略、Alpha策略、CTA策略等。


从小就是优等生,热爱哲学与宗教

 认识徐书楠的人,对他的印象都是“思维逻辑清晰,表达能力优秀,不愧是学霸。”在与徐书楠的采访交流中,也处处可见他深厚的学术基础、思辨的逻辑能力,和独到的对行业的见解。从金融圈门外汉,到如今专业的基金经理,是什么影响徐书楠一步步的走到今天?我们从他的学生时代聊起。

学生时代,徐书楠一直是班上的优等生。那时,由教育部组织的理科实验班每年从全国各地选拔80余名尖子生,分别安排在北京和上海的4所重点高中就读,徐书楠被选为其中之一,只身一人从老家河南来到北京清华附中读高中。高中就独自离家住校的徐书楠并没有因此感到孤单,他回忆说:“因为班上同学都是从不同省份来的,高中时候也必须住校,所以大家在一起边学边玩,挺开心的”,印象深刻的是:“高中第一个国庆,大家都第一时间回老家了,但到了高一下学期放五一假的时候,回家的同学就比较少了,再后来,慢慢的大家都不回家了,利用假期在北京可以独立的做很多事情。”

成绩优异的徐书楠,在任何一个班级都是学霸般的存在,大家都好奇,是因为他的家庭环境影响或是家人在学习方面管教比较严吗?徐书楠回答,并不是,在学习上,父母并没有给他压力,全凭主动和自觉,外加一些天赋。

在清华附中结束高中学业之后,徐书楠被顺利保送进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四年之后,又以年级学分绩第一的成绩成功申请到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

“在您过去的求学生涯中,您认为哪一段对您影响最大?”

“从高中进入理科班、上清华、到麻省理工、到现在工作,回头看每一段都是非常重要的阶段”,徐书楠回答,“清华对逻辑思维培养的注重、行胜于言的作风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这样的教育背景非常适合从事量化投资。而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年多求学时间,我更多的接触到了金融这个行业,在职业上有了对自己比较清晰的一个规划。”

徐书楠介绍,在赴美留学之前,自己对金融行业没有一丝的了解,连最出名的几家金融机构的名字都不知道,反倒是对哲学、宗教感兴趣。高考前,别人都在埋头刷题,徐书楠却写起了哲学论文,这篇论文占用了不少徐书楠的复习时间,但“这也是一种学习,而且自己对这方面特别感兴趣”。最后,这篇论文获得了北京市论文大赛的一等奖。

诗歌、围棋、哲学、宗教,都是徐书楠兴趣所在,看似文科的理论,被徐书楠读出了一种理科生的感觉:“我觉得近体诗和词对于格律的严格要求,其实很符合我这样的理科生的思维方式。”他在校参加了许多相关的社团,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深入交流,学习之余的生活过的丰富多彩。

一个热爱哲学和宗教的人,必定是热衷于思考的人,“对哲学和宗教的学习对您现在的交易有启发和影响吗?”记者问道。

“影响肯定是有的,但在我的投资理念里,哲学和交易还是分开的。我做的是量化交易,更多的是基于数理统计,而不是主观判断。量化交易的基础是统计学,是人类数百年数学精英的贡献,是完全客观的、量化的。而哲学谈论更多、影响更大的是主观交易这样的流派,比如索罗斯,依靠主观判断来做出重大的投资决策,这样的交易模式很难从概率统计中分析出来,个人色彩很浓。”徐书楠说。


因为一顿免费的午餐进入对冲基金行业

直到赴美在麻省理工学院留学,徐书楠才接触到金融行业、对冲基金和量化投资,并以此锁定为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

“以前压根没太多考虑过自己的职业发展,本科期间我在校以学术类的活动居多,毕业前我就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要到美国看看,于是申请了麻省理工的硕士留学,也很幸运的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徐书楠回忆说。

在麻省理工学院,徐书楠的研究方向是交通科学及运筹学,虽然主修专业与量化投资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徐书楠认为专业中许多统计原理是和量化投资有共通之处的,另外,徐书楠还随同学的大潮选修了一些金融类的课程。

有趣的是,了解对冲基金的动机,是因为某次金融机构的校园宣讲会提供免费食物。“当时身边好多同学都会去参加这些知名金融机构的宣讲会,我听说宣讲会里还有提供免费食物,就想着挺好玩的,去看看”,徐书楠笑着说。就这样,他开始接触金融行业,了解到对冲基金和量化投资的方向。

当时正值06、07年美国对冲基金最火的两年,大到高盛、摩根,小到不足10人的对冲基金都去麻省理工做宣讲。徐书楠跑了一场又一场的宣讲会,由此激发了自己对对冲基金的兴趣,和渴望向量化投资领域发展的愿望。

IMC是徐书楠的第一份全职工作。这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对冲基金,总部位于荷兰,共6个分部,出于对国内市场的兴趣,徐书楠选择了IMC香港分部,负责亚太区市场的投资交易。当时的徐书楠,在IMC担任投资组合经理,集研究员与基金经理于一身,从策略研究到策略交易都是自己实现,他说,这种复合型人才在国际先进对冲基金中非常常见。

回忆起在IMC的工作,徐书楠说:“在IMC主要是做全球对冲套利,涉及的市场、策略和品种非常丰富。”他总结:“这份工作对我影响很大,我的很多交易习惯都是那时形成的。现在因诺的组织形式和策略研发很多地方都借鉴了IMC,主要的两条产品线也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IMC的影响。”

2010年,国内股指期货放开,徐书楠选择回国发展。当时的他加入了中信建投证券自营部,独立设计搭建量化交易系统,并进行套利交易,短短半年时间管理规模就超过了10亿元。从国外到国内,有许多发展机遇,也面临着许多的挑战,如何将策略有效本土化?这是徐书楠要考虑的问题。

“本土化过程中的困难和挑战不仅仅来自于策略层面。实际上,策略研发中,很多原理是相通的,但如何根据国内特殊的市场环境进行改良,并最终真正做起来,更加关键。”徐书楠介绍。在中信建投,刚开始运行策略时,市场的无效性非常强,所以能取得不错的收益。2010年,国内还基本没有程序化交易系统。“我们的系统开始时都是与恒生一起定制化开发的,我来设计整体架构,他们负责底层接口对接,我负责策略层。”徐书楠说。另外,国内市场的机制与国外市场也完全不同。拿最简单的期现套利举例:在成熟市场,保证金计算方式是投资组合保证金,把所有品种放在一起计算,因此不会出现期货单独爆仓。而在国内,股票和期货账户资金是独立计算的,利用效率会低很多,而且还存在期货爆仓这一特殊风险,所以在交易操作上也要针对性的进行特殊处理。“所有这些,都是挑战,但很有趣。”徐书楠说。


自立门户,一切才刚刚开始

熟悉了国内的投资环境之后,徐书楠想实现自己做一个对冲基金的愿望,在2012年时机成熟的时候,与其他几名合伙人一起创办了博普科技。“博普是我参与创办的第一家对冲基金,倾注了很大的心血,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果。我2014年下半年离开公司的时候,公司管理规模已经达到了15亿元。”徐书楠介绍道。

有了博普的创业经验后,徐书楠从海滨城市深圳回到北京,创办了因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在公司成立初期,是相当困难的。我虽然有相当丰富的行业经验,但毕竟万事从头,没有团队,也缺乏资金来源。我最早的同事都是我的同学,基于对我的信任一起来做这番事业。在2015年初,我们一度租用了我家附近的一间民居进行办公,直到5月份才搬到了国贸的办公室。因此,我特别感谢在因诺成立初期就与我一起奋战的同事,也特别感谢在那时给予我们信任和帮助的朋友们。”徐书楠抱着感恩的心态看待公司创办初始的一切困难,有了一次的创业经验,二次创业相对更顺利。

在博普的时候,徐书楠担任的职位是首席投资总监,而创办因诺,徐书楠成为了公司最重要的管理人。“团队搭建、组织形式、投研安排、发展方向……很大程度上是我来决定”,徐书楠说,“我自己的性格也比较适合对冲基金,人际关系相对简单,评价标准比较客观,更多的精力可以花在公司的业务上。”

目前,因诺资产的管理规模约10亿,产品大部分是混合策略。徐书楠介绍,在股指期货受限的情况下,套利和Alpha这两类策略受影响很大,因诺目前以CTA和选股策略为主,这两类策略的资金容量大概分别在5-10亿的量级。

“如果不考虑套利和Alpha,我个人判断我们团队目前的管理能力大概在20多亿,利润贡献主要来自于CTA和选股策略。”徐书楠说。“当然,如果股指期货放开,加上套利和Alpha这两大类低风险策略,我们可以轻松地管理50-100亿的资产。”

在因诺,几乎所有同事都毕业于清华、北大等著名学府,投研团队是清一色的理工科背景,与国际顶尖对冲基金的团队构成非常相似。“数理统计与计算机编程,是我们量化投资最看重的两点素质,这一点与成熟市场是一样的。”徐书楠表示。

未来,徐书楠非常看好量化投资在国内的发展。他认为,随着国内金融衍生品的进一步发展,不同金融标的的关系会越来越复杂,非常需要对冲基金来平滑市场波动,提供更加合理和公允的定价。另外,随着国内的资产收益率进一步下降,优质资产越来越稀缺,量化投资的绝对收益属性,也会显得更加珍贵,并在大类资产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


部分访谈内容

资管网:公司是什么时候成立的?成立的契机是什么?

徐书楠:因诺成立于2014年下半年。主要发展是从2015年开始的。

资管网:公司的创始背景和理念是怎么样的?为什么秉承这样的理念?

徐书楠:因诺是以量化投资为主导的,我们相信统计的力量。

因诺之所以走这条路与我本人的经历是分不开的。第一,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对冲基金,一直延续到现在,因此这样的投资方式是我本人进行的时间最久的,也是最擅长的。第二,我从小就对理工科非常擅长,对于数学的逻辑有很深的理解,因此,我特别能体会“统计学”这样一种集人类数百年精华于一身的科学的威力。基于统计学的挖掘一定能够取得非常好的成果。第三,因诺的目标是成为一家持久的、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对冲基金,这样的长期目标一定需要业绩的稳定性,而不能出现大起大落、暴涨暴跌,而量化投资非常适合这样的目标。

资管网:怎么看待量化交易与主观交易的区别和发展?

徐书楠:相对于主观交易,量化投资在国内属于比较新的领域。相比于主观投资,量化投资更加擅长处理大数据量、多投资品种、复杂投资标的。由于国内在2010年以前没有能够大规模做空的股票市场相关工具,因此量化投资缺乏大规模发展的基础,这也是很多人将2010年股指期货开启的一年定义为对冲基金元年的原因。随着国内市场的发展,金融投资标的的丰富,量化投资能够更大的发挥其优势,因此前途不可限量。

资管网:您认为量化交易的局限性在哪里?如何更好的克服这些局限?

徐书楠:量化投资的门槛比较高,需要对统计、投资都有很深的理解,很多依赖于自动化交易系统,因此对计算机编程又有很高的要求。如果没有很好的把握,量化投资很容易陷入数字游戏的陷阱,弄出一些看起来很美的模型,但实际上并没有用处。所以,量化投资对逻辑思维能力有很高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量化投资从业者都是名校理工科的原因。

资管网:在量化策略同质化的趋势下,您认为量化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徐书楠:由于国内可供投资的标的类型比较少,因此能够运用的投资策略和探索的投资方向不如成熟市场丰富,造成一些同质化的现象。但是,即使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也能够做出非常不一样的策略来。我认为量化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能否提供有区分度的优秀的投资业绩。因诺非常注重这一点,我们的产品在市场上是有着相当的独特性的。

资管网:怎么看待量化交易的发展趋势?未来量化交易在资产管理中所占的比例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为什么?

徐书楠:我个人非常看好量化交易在国内的发展,这也是当年我毫不犹豫的回国的主要原因。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波折,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量化投资的优势在成熟市场已经有了充分的证明。未来,国内的资产收益率会进一步下降,优质资产越来越稀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量化投资一定能够充分的发挥所长,在大类资产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zg15000495568 评论于2017-03-02 16:42 关注
    你好,我是上海普上金融的卢翼鹤,我们专业做内外盘期货配资、内外盘套利(跨市、跨期、跨品种,两市场自动同步建平仓)项目,提供最高1:10倍免息配资,有需要欢迎电话沟通,电话、微信:15000495568.
    回复 0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