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陈世彬:活在市场上等每次机会的出现

2014-04-11 10:52:03 浏览量 : 1356

摘要: ↵ 1、陈先生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您在2002年已经进入香港的期货市场,而正式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则是2010年6月份,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 陈世彬:原先以股票投资为主,真正将重心转移到期货上是在2008年,那年金融危机导致全球的股票市场都大跌,我所投资的股票也把大部分利润回吐了。在那时就想寻找能够在任何经济周期内都有机会赚钱的投资标的,发现期货是个不错的标的,其中以金融期货为首选。在2008年已经有系统的交易方式,并且在恒生指数期货的实盘交易中一直有稳定的获利。2010年大陆期货市场迎来了沪深300股指期货,所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 期货中国2、您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后只操作股指期货,请问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陈世彬:股指期货和其所对应的沪深300指数现货,量都非常大,流动性非常好,因此可以容纳的资金比较大,价格跳动也够随机性,更适合我们的程序。因此股指期货是我们交易的首选标的物。当然我们也有测试过一些交易量比较大的商品,也有盈利的机会,在合适的时机会开展部分的商品期货交易。 期货中国3、股指上市初期,您就参与了交易,如今有不少程序化交易者认为股指期货越来越难做了,通过对这几年的比较,您是否也有同感? 陈世彬:在现阶段,对我们而言不应该说难做与不难做,准确的说应该是市场给的机会多与少!我们程序盈利的来源在于市场的动力(或者说市场的波动性),像2013年市场没什么太大的方向时,指数的波动幅度都很小,对我们而言就是机会比以往少很多。这样的市况是股市里面一定会经历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会持续多长时间,我们无法去预测,但是中国的股市不可能未来永远都是处在这个阶段。所以我们对程序的要求就是在这样沉闷的阶段都能有盈利,至少不会出现让人难以忍受的亏损。在2013年我们做到了!主要是我们在设计程序时已经考虑过了市场不同阶段会出现的情况,并且测试了恒生指数期货2003年至今的数据,也表明了我们程序的可行性。 期货中国4、到目前为止,您操作大陆的期货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而香港的期货市场发展比较成熟,您觉得香港的期货市场有哪些经验是内地期货市场可以借鉴的? 陈世彬:我们的程序设计来自于对数据的统计分析,数据主要是恒生指数2003年至今的每一笔交易。在成熟的市场,参与者众多,成熟机构投资者也较多,市场价格可以比较客观反应价值和投资者心理。这样的市场是未来大陆市场发展的方向,通过成熟市场总结出来的方法,对目前还在发展阶段的市场的可行性更高,因为考虑到了成熟市场之前发展经历的一些市场情况以及市场后面发展的一些因素。 期货中国5、您曾经在香港地产公司任职总裁助理,负责房地产投资以及股票投资,虽然投资领域不同,但从您的角度看,您觉得这两种投资是否有相通之处? 陈世彬:投资对心理素质的要求很高,特别是在管理的资金越大的时候!之前的工作锻炼出了较好的心理素质以及对自身严格的纪律。另外之前工作时所处的位置也锻炼出了一套思维方式和对数据的分析方法。这两点对现在投资期货有非常大的作用。 期货中国6、对于一般的交易者而言,扩大资金的管理规模可能会经历几个坎,只有突破之后才会越来越顺,而您一进入期货市场就管理比较大的资金,这是否与您之前的投资经历有关? 陈世彬:确实有一些关系。在设计的初期就考虑到可能管理大规模资金的情况,因此设计程序时在投资标的,交易频率,不同策略的对冲,下单方式等都有比较系统的考虑。目前看来管理的资金规模都还在原来的设计框架内,并且随着沪深300指数期货的交易量增大和新的上证50以及中正500指数期货的加入,可容纳的资金规模还有非常大的空间。 期货中国7、2008年10月开始您把重心转移到期货投资,主要投资恒生指数期货,2008年回报137.28%,2009年回报375.70%,2010年回报106.64%,为什么2009年的业绩会如此突出?是因为行情、策略还是其它原因? 陈世彬:主要是行情原因,我们的程序基本很少做调整,赚多赚少主要看市场所给的机会,2009年的机会比较多。2008年的机会也很好,但是那个收益是2008年最后几个月的,并不能代表全年的收益。另外那阶段所投资的资金主要是自有资金,对资金利用率会更高也是产生高收益的一个原因。 期货中国8、刚开始做沪深300指数期货时,并没有过往数据进行追朔,公司就用程序化来交易,您是如何确保这个策略能适应股指期货并投入使用的? 陈世彬:现在所使用的程序是通过统计分析总结出来的,统计分析的数据是香港恒生指数期货的每一笔数据。程序成形后我们测试了香港2003年至今的数据,每年都可以盈利。我们所使用的统计数据量足够大的,而且是成熟市场的的真实数据,价格跳动足够随机,因此统计出来的结果在任何市场应该都适用,也就是通用性够好。所以在程序成型的时候我们也测试了美国道指期货和台湾指数期货的数据,都可以盈利。不同的地方就是在不同市场的盈利能力。通过不同市场的测试,印证了我们这个程序设计的通用性。在实盘交易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 沪深300指数期货是在2010年才推出的,但是沪深300指数在2005年就发布,我们依据现货的走势及波动能量来分析程序的可行性。大致情况是沪深300指数波动的幅度都比较大,大过恒生指数,而我们的程序适应波动大的市场,由此推断大陆市场应该会比香港或者其他成熟市场更容易盈利。通过3年的实盘数据,也印证了当时分析结果。 期货中国9、公司的程序化交易是使用单个交易策略还是用策略组合?如果采用的是多策略组合,请问主要用哪些类型的策略? 陈世彬:我们的程序化是一个完整的策略组合或者叫做交易系统。我们通过系统自身的多策略互相对冲来起到降低风险的功能。我们的交易系统有若干大类策略,大类里面还有细分的指标。我们系统的主要分类以时间为标准,从几分钟到一个小时以上。短周期的指标会根据价格每几分钟反应一次,而长周期的指标会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才反应一次。通过长短周期的配合,来对冲风险。 期货中国10、随着程序化交易应用的广泛,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寻求多周期多品种多策略的组合,对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陈世彬:这正是我们现在使用的程序的重要理念。其实最终要的是不同策略怎么组合可以成为一个系统。所谓的系统是应该考虑到风险和收益平衡的一个理想组合,即在系统内可以有效对冲风险,同时机会出现的时候又不会错过利润。 期货中国11、您的策略在市场中一直捕捉机会,直到最佳机会的出现,请问这个“最佳机会”在系统中评判的依据是什么? 陈世彬:概率是我们整个交易系统的核心。我们通过大量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得出了一些存在于市场的概率。但是这些概率并不是在任何时间区间里都是维持在一个固定的数值上,它会围绕一个平均数来回上下波动。对我们来说,市场只要交易量还在一定的程度上,价格跳动符合足够的随机性,那么这个概率长期的平均数应该是不会变的。当某段时间概率偏离我们原本统计出的平均数时,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应该是向着平均数修正,这个就是我们系统的最佳机会。 期货中国12、您所设计的程序化依据大量数据的统计而得出来的,针对那些加入个人主观判断的程序化,您是如何看待的? 陈世彬:我们的交易完全按照程序来进行,不进行人为主观的干预。我们认为这个市场适合我们做的条件是,市场的交投足够活跃,价格的跳动更接近随机性的。目前股指期货这特性非常明显。那么我们之前统计得出的一些概率一直存在于这个市场的,我们只要严格按照设定的程序交易,就不会错过这些概率。我们寻找的是市场存在的概率,因此我们所研究的对象是尽可能长的交易数据,也就是尽可能的涵盖所有的市场行为和不同市场形态。因此我们的程序理论上应该可以适应不同的经济周期和市场形态。 就我认知的一些加入主观判断的程序化(不能涵盖所有),我个人认为这类的程序化,程序的设计都是存在一些“假设”。“假设”市场的未来情况或者市场处在什么形态下,我应该用什么样的程序。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观判断的“准确率”就是这类程序化成功的关键了。 期货中国13、您所设计的程序化交易策略,是否需要定期进行优化、调整? 陈世彬:整个程序有过两次大的改动和几次小修整,但是改动和修正都是在原来设计的大框架内,调整的只是一些参数。我们没有所谓的定期优化和调整,我们的每次修改和调整的目标都是让整套系统适应能力更强。每次调整后都会回测10年的历史数据,看看总体上是否会比之前更好。我们的优化并不是针对之后市场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对未来的预测,我们没有100%的把握。 期货中国14、您觉得大部分人发现不了现象变化的规律,因此可能错过很多的投资机会,是否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您是如何发现规律并且抓住投资机会的? 陈世彬:其实我们程序的本质是通过统计和分析长期且大量的真实交易数据来发现市场上存在的一些概率。概率是我们程序盈利的一个重要核心。我们不为特定规律而设定一些指标,因为市场一直都在变化。只有普遍存在的概率一直都在那里,我们抓住的是概率而非规律。概率是我们统计的核心,概率就是我们的机会,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出现,只要时间够长,交易数量够多,它就会出现。我们要做的就是活在这个市场上等它每次出现。 期货中国15、您曾表示“我们最重视的是风险,只要本金还在,市场的机会总会被我们抓住”,请问您对收益和风险是如何理解的? 陈世彬:风险管理是管理资金最根本的工作,一切行为以风险管理为重。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我们尽可能多得发现市场的机会,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 期货市场一直都开放着,市场每天都有成交,只是有时活跃有时平淡,只要期货市场在运行,就会有价格波动,期货是个可以双向交易的投资标的,所以就会存在我们赚钱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怕没有,就怕机会来的时候没有资金。 期货中国16、做好风控是很多专业投资公司的重中之重,他们有的会选择轻仓,有的会选择及时止损,有的会选择缩减杠杆的使用等方式来控制风险,请问贵公司的风控是如何体现的? 陈世彬:1、系统自身的多策略对冲,可以有效地避免出现大幅的亏损 2、不做隔夜仓。隔夜的跳空无法估计,也无法做到有效的风控,因为跳空开盘后,那部分亏损(如果持仓方向相反的话)在一开盘就已经形成,我们无能为力。 3、我们对杠杆的使用有严格的客观的评测标准,对不同资金规模以及不同的风险偏好都有一套计算方式,来确定所使用的杠杆(或者是仓位)。 期货中国17、贵公司在七禾网-期货中国的私募排行榜中http://simu.7hcn.com/注册展示了龙恩一号和龙恩二号的账户,以龙恩二号为例,我们发现这个账户的净值波动幅度比较大,请问这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 陈世彬:龙恩一号由于客户自身原因,中间资金提取停了一段时间,不具备我们程序的代表性。龙恩二号并非按照标准杠杆进行交易的。简单的说可以理解为,账户的实际本金300万,我们所使用的策略是对应500万资金规模的。这样对资金的利用率会更高。 期货中国18、同时每一次大赚之后会有一波小赚小亏的走势,请问形成这种走势的原因是什么? 陈世彬:这样的情况在2013年会比较明显,在市场活跃的年份可能明显度会降低。形成这样的走势,成因还是市场价格波动的动能。当市场波动的动能很大,波动幅度很大,我们就能大赚,但是这样的动能没有持续的话,程序就没办法再大赚,就会随着小幅震荡的市场小赚小亏。 期货中国19、有人认为套利模式更适合大资金的运作,而大资金追求的就是低风险稳健收益,您作为公司的投资总监,是否有考虑过做套利? 陈世彬:公司未来可能会做一些套利的尝试,但目前主力不在这个方向。个人认为,在一些大众比较认可的“无风险套利”模式上,其实已经很难有可观的利润了。如果套利模式能产生比较可观的利润,可能其中还有一部分的投机因素在里面,才能实现加大的盈利。 期货中国20、贵公司是在2007年成立的,到目前为止,整个团队有多少人员?各自具体是怎么分工的? 陈世彬:公司目前有5个核心成员。 本人陈世彬,主要负责投资策略开发和交易。 Louis Chen 合伙人,大陆运营总监,负责公司全面运营工作以及战略发展。目前正在筹备国内公司。 施镇涛先生(龙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创始人) 本公司合伙人,财富管理总监,负责拓展高净值客户群体,指导高净值客户的资产配置。 IT工程师两名,负责交易系统的开发,将策略编译成电脑程序,以及交易系统日常的维护。 期货中国21、公司成立至今,目前的运作情况如何?同时请您介绍一下公司的资金管理规模以及投资回报如何? 陈世彬:公司成立初期主要管理自有资金,投资标的以香港股票和恒生指数期货为主。真正规模化运作是在2010年大陆股指期货上市之后,从这时起开始对外管理客户资金。现在公司主要管理大陆客户资金为主,投资方向以大陆股指期货为主。香港市场也有管理一部分资金但是规模不大。 目前公司管理的资金已经超过1亿人民币。 2010年6月-12月,收益77%,2011年收益50%,2012年收益62%,2013年收益33%。 期货中国22、与大陆或者香港的专业投资机构相比较,您觉得自己整个团队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陈世彬:与大陆投资机构相比,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来自与成熟市场,有更丰富的市场经验,所经历的市场状况更多,特别是在股指期货上更为明显。我们所用的方法在不同的成熟市场也验证过,在大陆实际交易中我们的适应性以及生存能力也更为明显。 还要重要的一点是对收益的预期,在大陆很多投资者或者投资机构对期货的预期都比较高,动不动都是要1倍以上的年化收益才算好。对我们程序化交易而言,期货不过就是一个目前在大陆市场上更好用的工具,跟收益(或者风险)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对收益的预期都是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关心的是在市场的存活率和存活时间。在没有很高的收益预期的情况下,我们就不会做出大冒风险的行为,我们可以存活在市场上的时间就会比别人长。 期货中国23、目前公司的大陆运营总监陈先生正在筹办内地的公司,能否简单说说具体的规划? 陈世彬:我们的发展是立足于香港原有的成熟技术,运用在大陆的金融市场,重点发展大陆市场。中国大陆是一个机会非常多的大市场,重点发展中国大陆市场的可持续性以及前景都非常好。 内地公司的建立是我们事业发展的一个新台阶。内地公司是连接香港技术团队和大陆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平台,也是我们走向阳光化的重要一步。 目前内地公司正在积极接触一些金融机构以及一些优质资金方,争取在合适的时机推出我们自己的阳光化产品。 阳光化产品只是我们内地公司的第一步,在之后合适的时候,会逐步将香港成熟市场的一些技术和经营方式放进内地公司,所涉及的方面会更多一些,但是前提是我们每个方面都会做到精。我们追求的是精湛的技术给投资者带来精细化的有稳定回报的服务。 期货中国24、内地的公司成立之后,业务会分成两块,一块在香港,一块在大陆,那么具体的决策是否还是由您把关?或者您直接将权利下放给大陆的负责人? 陈世彬:重要决策需要重要合伙人的一致认可方可通过。 期货中国25、整个公司目前的投资范围包括哪些? 陈世彬:目前公司帮客户管理的资金主要投资两个方向,一个是恒生指数期货,一个是沪深300指数期货。 期货中国26、期货行业已经进入了资产管理时代,期货市场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有人说这个市场已经不再是狼吃羊的时代,而是狼和狼的决斗,对此您是否认同? 陈世彬:对于我们现在使用的交易系统而言,“狼和狼决斗”的说法比较不适用。前面提到了我们的交易系统是来自于大量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得出的一些结果。我们交易系统盈利能力不是看对手的能力,而是看市场的情况。市场的交投够活跃,价格跳动够随机,那么我们的系统都有赚钱的机会。就股指期货上市的3年时间里,成交量增长非常迅猛,交投相当活跃。现在的成交量和市场容量都比股指刚上市时的成交量和市场容量大很多,也比香港恒生指数大很多,也就是我们的交易系统所需要的生态系统较之前更完善了,理论上我们的交易系统应该是可以更好的生存。现在,特别是经过2013年这么沉闷的市场,我们对我们交易系统的信心比刚开始做的时候大很多,实际的交易数据是我们信心的来源。但是我们不会盲目的信心膨胀,因为我们永远把风险放在第一位,我们对收益有合理的预期,我们的目标是能够在市场上长久的存活。 期货中国27、如今越来越多的专业投资机构以投顾的身份运作公募基金专户产品,请问贵公司近期在产品上有何计划? 陈世彬:如第23个问题中所提到了,阳光化产品是我们目前主要关注的重点,现在正在进行中。

 
 
期货中国1、陈先生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您在2002年已经进入香港的期货市场,而正式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则是2010年6月份,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
 
陈世彬:原先以股票投资为主,真正将重心转移到期货上是在2008年,那年金融危机导致全球的股票市场都大跌,我所投资的股票也把大部分利润回吐了。在那时就想寻找能够在任何经济周期内都有机会赚钱的投资标的,发现期货是个不错的标的,其中以金融期货为首选。在2008年已经有系统的交易方式,并且在恒生指数期货的实盘交易中一直有稳定的获利。2010年大陆期货市场迎来了沪深300股指期货,所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
 
 
期货中国2、您进入大陆的期货市场后只操作股指期货,请问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
 
陈世彬:股指期货和其所对应的沪深300指数现货,量都非常大,流动性非常好,因此可以容纳的资金比较大,价格跳动也够随机性,更适合我们的程序。因此股指期货是我们交易的首选标的物。当然我们也有测试过一些交易量比较大的商品,也有盈利的机会,在合适的时机会开展部分的商品期货交易。
 
 
期货中国3、股指上市初期,您就参与了交易,如今有不少程序化交易者认为股指期货越来越难做了,通过对这几年的比较,您是否也有同感?
 
陈世彬:在现阶段,对我们而言不应该说难做与不难做,准确的说应该是市场给的机会多与少!我们程序盈利的来源在于市场的动力(或者说市场的波动性),像2013年市场没什么太大的方向时,指数的波动幅度都很小,对我们而言就是机会比以往少很多。这样的市况是股市里面一定会经历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会持续多长时间,我们无法去预测,但是中国的股市不可能未来永远都是处在这个阶段。所以我们对程序的要求就是在这样沉闷的阶段都能有盈利,至少不会出现让人难以忍受的亏损。在2013年我们做到了!主要是我们在设计程序时已经考虑过了市场不同阶段会出现的情况,并且测试了恒生指数期货2003年至今的数据,也表明了我们程序的可行性。
 
 
期货中国4、到目前为止,您操作大陆的期货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而香港的期货市场发展比较成熟,您觉得香港的期货市场有哪些经验是内地期货市场可以借鉴的?
 
陈世彬:我们的程序设计来自于对数据的统计分析,数据主要是恒生指数2003年至今的每一笔交易。在成熟的市场,参与者众多,成熟机构投资者也较多,市场价格可以比较客观反应价值和投资者心理。这样的市场是未来大陆市场发展的方向,通过成熟市场总结出来的方法,对目前还在发展阶段的市场的可行性更高,因为考虑到了成熟市场之前发展经历的一些市场情况以及市场后面发展的一些因素。
 
 
期货中国5、您曾经在香港地产公司任职总裁助理,负责房地产投资以及股票投资,虽然投资领域不同,但从您的角度看,您觉得这两种投资是否有相通之处?
 
陈世彬:投资对心理素质的要求很高,特别是在管理的资金越大的时候!之前的工作锻炼出了较好的心理素质以及对自身严格的纪律。另外之前工作时所处的位置也锻炼出了一套思维方式和对数据的分析方法。这两点对现在投资期货有非常大的作用。
 
 
期货中国6、对于一般的交易者而言,扩大资金的管理规模可能会经历几个坎,只有突破之后才会越来越顺,而您一进入期货市场就管理比较大的资金,这是否与您之前的投资经历有关?
 
陈世彬:确实有一些关系。在设计的初期就考虑到可能管理大规模资金的情况,因此设计程序时在投资标的,交易频率,不同策略的对冲,下单方式等都有比较系统的考虑。目前看来管理的资金规模都还在原来的设计框架内,并且随着沪深300指数期货的交易量增大和新的上证50以及中正500指数期货的加入,可容纳的资金规模还有非常大的空间。
 
 
期货中国7、2008年10月开始您把重心转移到期货投资,主要投资恒生指数期货,2008年回报137.28%,2009年回报375.70%,2010年回报106.64%,为什么2009年的业绩会如此突出?是因为行情、策略还是其它原因?
 
陈世彬:主要是行情原因,我们的程序基本很少做调整,赚多赚少主要看市场所给的机会,2009年的机会比较多。2008年的机会也很好,但是那个收益是2008年最后几个月的,并不能代表全年的收益。另外那阶段所投资的资金主要是自有资金,对资金利用率会更高也是产生高收益的一个原因。
期货中国8、刚开始做沪深300指数期货时,并没有过往数据进行追朔,公司就用程序化来交易,您是如何确保这个策略能适应股指期货并投入使用的?
 
陈世彬:现在所使用的程序是通过统计分析总结出来的,统计分析的数据是香港恒生指数期货的每一笔数据。程序成形后我们测试了香港2003年至今的数据,每年都可以盈利。我们所使用的统计数据量足够大的,而且是成熟市场的的真实数据,价格跳动足够随机,因此统计出来的结果在任何市场应该都适用,也就是通用性够好。所以在程序成型的时候我们也测试了美国道指期货和台湾指数期货的数据,都可以盈利。不同的地方就是在不同市场的盈利能力。通过不同市场的测试,印证了我们这个程序设计的通用性。在实盘交易也显示了同样的结果。
 
沪深300指数期货是在2010年才推出的,但是沪深300指数在2005年就发布,我们依据现货的走势及波动能量来分析程序的可行性。大致情况是沪深300指数波动的幅度都比较大,大过恒生指数,而我们的程序适应波动大的市场,由此推断大陆市场应该会比香港或者其他成熟市场更容易盈利。通过3年的实盘数据,也印证了当时分析结果。
 
 
期货中国9、公司的程序化交易是使用单个交易策略还是用策略组合?如果采用的是多策略组合,请问主要用哪些类型的策略?
 
陈世彬:我们的程序化是一个完整的策略组合或者叫做交易系统。我们通过系统自身的多策略互相对冲来起到降低风险的功能。我们的交易系统有若干大类策略,大类里面还有细分的指标。我们系统的主要分类以时间为标准,从几分钟到一个小时以上。短周期的指标会根据价格每几分钟反应一次,而长周期的指标会一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才反应一次。通过长短周期的配合,来对冲风险。
 
 
期货中国10、随着程序化交易应用的广泛,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寻求多周期多品种多策略的组合,对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陈世彬:这正是我们现在使用的程序的重要理念。其实最终要的是不同策略怎么组合可以成为一个系统。所谓的系统是应该考虑到风险和收益平衡的一个理想组合,即在系统内可以有效对冲风险,同时机会出现的时候又不会错过利润。
 
 
期货中国11、您的策略在市场中一直捕捉机会,直到最佳机会的出现,请问这个“最佳机会”在系统中评判的依据是什么?
 
陈世彬:概率是我们整个交易系统的核心。我们通过大量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得出了一些存在于市场的概率。但是这些概率并不是在任何时间区间里都是维持在一个固定的数值上,它会围绕一个平均数来回上下波动。对我们来说,市场只要交易量还在一定的程度上,价格跳动符合足够的随机性,那么这个概率长期的平均数应该是不会变的。当某段时间概率偏离我们原本统计出的平均数时,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应该是向着平均数修正,这个就是我们系统的最佳机会。
 
 
期货中国12、您所设计的程序化依据大量数据的统计而得出来的,针对那些加入个人主观判断的程序化,您是如何看待的?
 
陈世彬:我们的交易完全按照程序来进行,不进行人为主观的干预。我们认为这个市场适合我们做的条件是,市场的交投足够活跃,价格的跳动更接近随机性的。目前股指期货这特性非常明显。那么我们之前统计得出的一些概率一直存在于这个市场的,我们只要严格按照设定的程序交易,就不会错过这些概率。我们寻找的是市场存在的概率,因此我们所研究的对象是尽可能长的交易数据,也就是尽可能的涵盖所有的市场行为和不同市场形态。因此我们的程序理论上应该可以适应不同的经济周期和市场形态。
 
就我认知的一些加入主观判断的程序化(不能涵盖所有),我个人认为这类的程序化,程序的设计都是存在一些“假设”。“假设”市场的未来情况或者市场处在什么形态下,我应该用什么样的程序。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观判断的“准确率”就是这类程序化成功的关键了。
 
 
期货中国13、您所设计的程序化交易策略,是否需要定期进行优化、调整?
 
陈世彬:整个程序有过两次大的改动和几次小修整,但是改动和修正都是在原来设计的大框架内,调整的只是一些参数。我们没有所谓的定期优化和调整,我们的每次修改和调整的目标都是让整套系统适应能力更强。每次调整后都会回测10年的历史数据,看看总体上是否会比之前更好。我们的优化并不是针对之后市场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对未来的预测,我们没有100%的把握。
 
 
期货中国14、您觉得大部分人发现不了现象变化的规律,因此可能错过很多的投资机会,是否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您是如何发现规律并且抓住投资机会的?
 
陈世彬:其实我们程序的本质是通过统计和分析长期且大量的真实交易数据来发现市场上存在的一些概率。概率是我们程序盈利的一个重要核心。我们不为特定规律而设定一些指标,因为市场一直都在变化。只有普遍存在的概率一直都在那里,我们抓住的是概率而非规律。概率是我们统计的核心,概率就是我们的机会,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出现,只要时间够长,交易数量够多,它就会出现。我们要做的就是活在这个市场上等它每次出现。
 
 
期货中国15、您曾表示“我们最重视的是风险,只要本金还在,市场的机会总会被我们抓住”,请问您对收益和风险是如何理解的?
 
陈世彬:风险管理是管理资金最根本的工作,一切行为以风险管理为重。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我们尽可能多得发现市场的机会,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
 
期货市场一直都开放着,市场每天都有成交,只是有时活跃有时平淡,只要期货市场在运行,就会有价格波动,期货是个可以双向交易的投资标的,所以就会存在我们赚钱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怕没有,就怕机会来的时候没有资金。
 
 
期货中国16、做好风控是很多专业投资公司的重中之重,他们有的会选择轻仓,有的会选择及时止损,有的会选择缩减杠杆的使用等方式来控制风险,请问贵公司的风控是如何体现的?
 
陈世彬:1、系统自身的多策略对冲,可以有效地避免出现大幅的亏损
 
2、不做隔夜仓。隔夜的跳空无法估计,也无法做到有效的风控,因为跳空开盘后,那部分亏损(如果持仓方向相反的话)在一开盘就已经形成,我们无能为力。
 
3、我们对杠杆的使用有严格的客观的评测标准,对不同资金规模以及不同的风险偏好都有一套计算方式,来确定所使用的杠杆(或者是仓位)。
 
 
期货中国17、贵公司在七禾网-期货中国的私募排行榜中http://simu.7hcn.com/注册展示了龙恩一号和龙恩二号的账户,以龙恩二号为例,我们发现这个账户的净值波动幅度比较大,请问这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
 
陈世彬:龙恩一号由于客户自身原因,中间资金提取停了一段时间,不具备我们程序的代表性。龙恩二号并非按照标准杠杆进行交易的。简单的说可以理解为,账户的实际本金300万,我们所使用的策略是对应500万资金规模的。这样对资金的利用率会更高。
期货中国18、同时每一次大赚之后会有一波小赚小亏的走势,请问形成这种走势的原因是什么?
 
陈世彬:这样的情况在2013年会比较明显,在市场活跃的年份可能明显度会降低。形成这样的走势,成因还是市场价格波动的动能。当市场波动的动能很大,波动幅度很大,我们就能大赚,但是这样的动能没有持续的话,程序就没办法再大赚,就会随着小幅震荡的市场小赚小亏。
 
 
期货中国19、有人认为套利模式更适合大资金的运作,而大资金追求的就是低风险稳健收益,您作为公司的投资总监,是否有考虑过做套利?
 
陈世彬:公司未来可能会做一些套利的尝试,但目前主力不在这个方向。个人认为,在一些大众比较认可的“无风险套利”模式上,其实已经很难有可观的利润了。如果套利模式能产生比较可观的利润,可能其中还有一部分的投机因素在里面,才能实现加大的盈利。
 
 
期货中国20、贵公司是在2007年成立的,到目前为止,整个团队有多少人员?各自具体是怎么分工的?
 
陈世彬:公司目前有5个核心成员。
 
本人陈世彬,主要负责投资策略开发和交易。
 
Louis Chen 合伙人,大陆运营总监,负责公司全面运营工作以及战略发展。目前正在筹备国内公司。
 
施镇涛先生(龙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创始人) 本公司合伙人,财富管理总监,负责拓展高净值客户群体,指导高净值客户的资产配置。
 
IT工程师两名,负责交易系统的开发,将策略编译成电脑程序,以及交易系统日常的维护。
 
 
期货中国21、公司成立至今,目前的运作情况如何?同时请您介绍一下公司的资金管理规模以及投资回报如何?
 
陈世彬:公司成立初期主要管理自有资金,投资标的以香港股票和恒生指数期货为主。真正规模化运作是在2010年大陆股指期货上市之后,从这时起开始对外管理客户资金。现在公司主要管理大陆客户资金为主,投资方向以大陆股指期货为主。香港市场也有管理一部分资金但是规模不大。
 
目前公司管理的资金已经超过1亿人民币。
 
2010年6月-12月,收益77%,2011年收益50%,2012年收益62%,2013年收益33%。
 
 
期货中国22、与大陆或者香港的专业投资机构相比较,您觉得自己整个团队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陈世彬:与大陆投资机构相比,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来自与成熟市场,有更丰富的市场经验,所经历的市场状况更多,特别是在股指期货上更为明显。我们所用的方法在不同的成熟市场也验证过,在大陆实际交易中我们的适应性以及生存能力也更为明显。
 
还要重要的一点是对收益的预期,在大陆很多投资者或者投资机构对期货的预期都比较高,动不动都是要1倍以上的年化收益才算好。对我们程序化交易而言,期货不过就是一个目前在大陆市场上更好用的工具,跟收益(或者风险)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对收益的预期都是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关心的是在市场的存活率和存活时间。在没有很高的收益预期的情况下,我们就不会做出大冒风险的行为,我们可以存活在市场上的时间就会比别人长。
 
 
期货中国23、目前公司的大陆运营总监陈先生正在筹办内地的公司,能否简单说说具体的规划?
 
陈世彬:我们的发展是立足于香港原有的成熟技术,运用在大陆的金融市场,重点发展大陆市场。中国大陆是一个机会非常多的大市场,重点发展中国大陆市场的可持续性以及前景都非常好。
 
内地公司的建立是我们事业发展的一个新台阶。内地公司是连接香港技术团队和大陆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平台,也是我们走向阳光化的重要一步。
 
目前内地公司正在积极接触一些金融机构以及一些优质资金方,争取在合适的时机推出我们自己的阳光化产品。
 
阳光化产品只是我们内地公司的第一步,在之后合适的时候,会逐步将香港成熟市场的一些技术和经营方式放进内地公司,所涉及的方面会更多一些,但是前提是我们每个方面都会做到精。我们追求的是精湛的技术给投资者带来精细化的有稳定回报的服务。
 
 
期货中国24、内地的公司成立之后,业务会分成两块,一块在香港,一块在大陆,那么具体的决策是否还是由您把关?或者您直接将权利下放给大陆的负责人?
 
陈世彬:重要决策需要重要合伙人的一致认可方可通过。
 
 
 
期货中国25、整个公司目前的投资范围包括哪些?
 
陈世彬:目前公司帮客户管理的资金主要投资两个方向,一个是恒生指数期货,一个是沪深300指数期货。
 
 
期货中国26、期货行业已经进入了资产管理时代,期货市场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有人说这个市场已经不再是狼吃羊的时代,而是狼和狼的决斗,对此您是否认同?
 
陈世彬:对于我们现在使用的交易系统而言,“狼和狼决斗”的说法比较不适用。前面提到了我们的交易系统是来自于大量的数据统计和分析得出的一些结果。我们交易系统盈利能力不是看对手的能力,而是看市场的情况。市场的交投够活跃,价格跳动够随机,那么我们的系统都有赚钱的机会。就股指期货上市的3年时间里,成交量增长非常迅猛,交投相当活跃。现在的成交量和市场容量都比股指刚上市时的成交量和市场容量大很多,也比香港恒生指数大很多,也就是我们的交易系统所需要的生态系统较之前更完善了,理论上我们的交易系统应该是可以更好的生存。现在,特别是经过2013年这么沉闷的市场,我们对我们交易系统的信心比刚开始做的时候大很多,实际的交易数据是我们信心的来源。但是我们不会盲目的信心膨胀,因为我们永远把风险放在第一位,我们对收益有合理的预期,我们的目标是能够在市场上长久的存活。
 
 
期货中国27、如今越来越多的专业投资机构以投顾的身份运作公募基金专户产品,请问贵公司近期在产品上有何计划?
 
陈世彬:如第23个问题中所提到了,阳光化产品是我们目前主要关注的重点,现在正在进行中。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