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沈军:把时间用在缓慢赚钱上,同样是暴利!

资管网 2017-09-15 14:44:26 浏览量 : 1116

摘要:我们把低风险的小收益积累起来,时间一长,同样是暴利,那样就能实现低风险,高收益了,关键是时间,我们把时间用在缓慢赚钱上,并不用在追回前期回撤上,实际上就是快。

人物介绍:

沈军,2010年进入期货市场,本着对大宗商品价值投资的独特情缘,多年来一直坚守在交易第一线,具有自己独特的交易手法,并取得不俗的成绩。其交易方法以深入的基本面分析为主要交易依据,凭借其多年来对市场的敏感嗅觉和对基本面深刻理解,始终践行价值投资的基本理念。沈军总结:在这个血雨腥风的市场中,要明白唯一的不变就是变化,其高收益高风险的特性决定了要放弃暴利的思想,而分散投资,降低仓位,降低盈利目标又有效的规避了极端风险,使得账户能实现稳定的增长。

资管网:沈总您好!感谢您于百忙之中接受资管网的采访。您在资管网展示的“白糖1号”近三个月获得累计收益146.00%,请介绍一下主要是做到了哪几波行情?

沈军:操作的品种比较多,小波段也做了一些,比如棉花、豆粕的小波段,但主要是抓住了7、8月份镍和橡胶的上涨行情。

资管网:您2010年进入期货市场,到现在也已经有8年之久,做交易之前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您是如何接触到期货的?

沈军:我以前主要是做实业,食品公司、养殖企业、房地产开发投资公司等。2004年开始接触股票、基金,也经历了08年金融危机,体会了那种巨大的市场风险后,股指期货推出时我主动去做了学习和了解,也是从那时起开始接触到期货市场。

资管网:您去年深入产业链不断调研白糖基本面,在白糖这个品种上斩获颇丰,请您回顾一下当时是如何判断并把握到白糖行情的?

沈军:我本身是做实业的,食品企业就会用到白糖、食用油这些东西,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是这块产业链上的,了解现货市场。去年3月开始做多白糖的主要逻辑是,14/15年度甘蔗收购价降到400元一吨,那时候不论是蔗农还是糖厂都亏得很厉害,那年开始我们国内就大幅减产了,去年是减产的第二年,甘蔗收购价格从最低400元升到480元一吨,糖厂的生产成本在5700以上,产量在900万吨左右,消费接近1500万吨左右,缺口很大,进口是唯一填补这一缺口的变量。但因为高利润,走私糖客观存在,在云南糖会上,我们看到国家相关部门对于打击走私工作的重视,其他机构看到的可能是走私猖獗,参与做多的部分机构这时却平仓了,而我们坚定持有。5500以下我们就是坚定买入,在5800以上开始止盈,直到6200左右全部出场。

资管网:您觉得实地调研对做交易有没有用?农产品的实地调研应关注哪些方面?工业品的实地调研应关注哪些方面?

沈军:对于以基本面分析为交易依据的交易风格,调研肯定是有用的,理论和实际任何时候都是有出入的,调研就是一个深入了解与验证的过程,同时也能对交易信心起到强大的支撑作用。

农产品需求的弹性较小,而农产品的供给通常是以作物年度为度量时间的,在一个作物年度内,即便价格上涨,也无法此刺激出更多的供给量,调研的时候就需要去验证这个主要矛盾。而工业品多是连续化生产的,生产能力利用充分或不充分,直接导致供给弹性是很大的,在调研中主要考察这一块。市场会发挥作用,产业政策也会发挥很大作用,就像今年国家深化去产能,清理地条钢,剩余的在产钢厂生产利用率大幅提高,利润已经无法刺激出更多的产量,结果就是价格飙涨。当然这些都是一些侧面,并不是基本面分析的全部,其涉及到的内容是非常多的。

资管网:有些交易者只关注价格指标,也有观点认为“做好期货的关键是深入基本面分析”,对此您怎么看?

沈军:我个人的交易风格是以基本面为交易依据的中长线波段操作,而不是以技术图标为依据做些短线买卖,因而主要是深入研究基本面方面的问题。但我不否定其他交易方式,期货分析方式很多,基本面分析、技术图表分析、基于数理方式的概率统计分析,以及衍生出的量化交易方式甚至高频交易等,其中各有利弊。关键在于认识自己,认识市场,找到适合自己个性、现实状况以及各方面条件都能相互配合的正期望值模式,就是好的。

资管网:从整个收益曲线来看,账户在今年上半年回撤较大,请问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个回撤的?您又是如何调整心态的?

沈军:基本面分析交易方式,有很多时候是逆价格走势的,甚至有时候还会做抄顶摸底的操作,有些交易周期很长,有些品种甚至是以年为交易周期,但价格是波动的,期货又有杠杆效应,遇到价格折返的时候回撤就会比较大,但长期观点并不会因此而改变。比如镍,我们从去年开始认为7万一线就是镍的底部位置,去年镍从7万涨到10万块一吨,今年上半年所有商品都大幅下跌,镍也跟随下跌,又跌回7万多,于是账户就把前期盈利部分回撤了,但我们依然是最初的判断,基于这一点判断的逻辑并没有改变,所以继续持有原来的仓位,现在又把它赚回来了。

所以基本面交易必须结合资金管理,做这个事情最大的风险是多少,可以算的出来的,不能说看涨就重仓去做多,得把风险成本预留出来。在市场疯狂,资金推波助澜把价格反映过头了时候,恰好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资金管理就是去保证我们不能在黎明前倒下。因为操作的是我个人资金,所以把风险收益比放的更大一些,由于我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也知道市场就是重复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样心态是比较稳定的。

资管网:您在菜油这个品种上开仓占比是最高的,虽然近期在该品种上盈利较多,但总体来看该品种的利润贡献较低,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沈军:菜油长线是看涨,去年这个品种从6000多就开始做多,后来涨到了7500以上,但是年初资金量少,到年底赚了500%后资金量就很大了,仓位比例没有即时的调整,今年上半年市场发生整体下跌的系统性风险的时候,让我被迫在不好的位置上丢掉了一些菜油的仓位。其实6000做多,到今天7000附近,分析判断上并没有问题,但忽略了期货升贴水对于淡旺季的提前反应,出现期货远期升水的状况,长线持仓付出过多的移仓成本。对于这个问题,做了一些操作方式上面的调整,即使长期看好的东西,也尽量去规避一些季节性规律不配合的时间段,季节性较强,升贴水较高的,即使长线逻辑,也可以分段操作。

资管网:在所有开仓品种中,镍这个品种的利润贡献是最大的,您长期选择镍是看重这个品种的哪些特征?

沈军:这个就是前期说到的基本面分析,对镍的产业链,上下游,镍矿,镍铁,不锈钢都做了详细充分的研判,镍价在7万一线,它的上中下游利润全部压缩到相对极限,企业生产是为了赚钱,长期亏损或者不赚钱,是有挤出效应的,长期下来自然就会出现减产,这个是对其价值、供需关系的一个判断。当时只有镍矿成本端还有一定压缩空间,我们计算后得知镍矿最低能到380元每吨,对应的镍价底线在71000-72000元,实际镍矿最低到了410元每吨,1709镍最低到71500元,所以那时我们敢于重仓,后来镍库存的下降也验证了利润是驱动产能增减的核心动力这一逻辑。

资管网:在您看来,保持稳健盈利是做单一品种胜率高,还是同时做多个品种胜率高?请简单谈谈原因。

沈军:胜率的高低和交易的品种多寡没有直接关系,但要保持稳健盈利的目标,还是需要多品种同时持仓,并且多空平衡配置,这样能有效规避短期波动与系统性风险。根据我们的统计,商品的联动性是非常强的,虽然最终走势遵循自身基本面,但对于大资金短期波动会影响操作情绪,为了平滑资金曲线,有必要多品种,多空平衡配置。

资管网:您目前是同时交易多个品种,您是如何来选取交易品种的,又是如何调节交易中品种的配置比例的?

沈军:分产业进行研究,找出产业链上中下游最具价值和交易逻辑的品种,也分战略型交易机会和战术型交易机会。战略型的根据经济周期,从宏观到产业的研究,发掘的一些安全边际较高的,有投资价值的,会长线持有的,能移仓换月的品种的交易机会。战术型针对的是中短期有交易逻辑的机会,如季节性交易机会,某些修复基差的机会,某些套利机会等。比例配置上战略持仓和战术持仓是相互配合的。

资管网:请介绍一下您对仓位选择控制的方法,您的整体仓位是如何控制的?浮盈加减仓会选择什么样的时机?

沈军:按照战略持仓和战术持仓来划分,比如战略持仓品种3个以内,每个持仓不超过15%,战术持仓品种4-6个,每个品种持仓10%。如果某段时间很看好一个品种,它恰好长周期和短周期出现共振,那么可能这个品种持仓就会加重,占用同类型其他品种的持仓比例。整体仓位保持长中短期,多与空的相对平衡。

我一般不会浮盈加仓,假设看涨,价格从低位涨到高位,这个时候反而价格风险更高,而不是更低了,价格上涨就是反映了基本面的预期,这个时候就看预期的东西实现了多少,是否实现完了,没有实现就继续持有,达到预期目标附近,会逐步的止盈离场,而不是继续加仓。一个预期做完了,用浮盈去选择下一个交易机会。

资管网:在这个血雨腥风的市场中,不少人也实现了短期暴利,您是如何看待长期复利和短期暴利的?

沈军:任何市场都是高风险伴随高收益,风险和收益是正相关的,短期暴利伴随的就是极高的风险,而且每个人进入这个市场都不是做一次性买卖,暴利以后会选择退出市场吗?可能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点,那么用同样的方式去继续参与期货交易,也同样伴随爆亏的概率。除非把资金分成很多份,分别投入进来,并且暴利以后出金,那么这种模式还具备一定的可操作性。

我追求的是长期复利,在参与期货交易的过程中由于每一次交易都不去追求暴利,那么每次我们去交易都是低风险的,我们把低风险的小收益积累起来,时间一长,同样是暴利,那样就能实现低风险,高收益了,关键是时间,我们把时间用在缓慢赚钱上,并不用在追回前期回撤上,实际上就是快。

资管网:每个交易者在成长的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坎坷,您是否也曾有一些给自己带来深刻教训与感悟的“大亏”经历?

沈军:肯定是有的,因为以前是做实业的,刚接触金融市场开始又是炒股票,于是就喜欢做多,亏损了就拿着。那时对于期货没有很深刻的认识,认为扛得住,就用时间去换,实际期货肯定不能这样,保证金交易不说,合约是会到期的,比如我做多的那个品种远期是升水状态,那我花很长时间拿着去不断换月,即使最后目标达到了,移仓成本也把利润吃光了。

比如前些年在2600做多螺纹钢,从基本面判断,这个价格以下,钢厂盈利是困难的,长期下来,挤出效应发挥作用,就会出现减产,行业洗牌,集中度变高后定价能力变强有利于保持行业利润,也就有利于价格上涨。结果螺纹一路下跌,我还一路加仓,最终跌到了1600元一吨。这就是对于产业链分析不够详细,钢厂亏损了,可上下游行业的利润还有压缩空间,在宏观经济下行周期,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时也低估了期货的杠杆效应,最终造成大幅亏损。

所以期货市场有他的游戏规则,时效性非常强,要懂得回避一些并不配合的时间段;期货有杠杆性,资金管理非常重要,它是计划能否进行下去的保障;对于交易逻辑,如果发生改变持仓也需要改变,如果预期的东西变化了,那就必须离场,等待更好的时机,这个行业,经验一般都是靠亏损的教训买来的。

资管网:在经历过大亏大赚后,交易理念与最初相比是否发生了变化?您目前最核心的交易理念是什么?

沈军:最核心的交易理念一直没有改变,那就是坚持价值投资,逢低寻找多的机会;坚持价值回归,逢高寻找做空机会;以供需变化为价格驱动力,结合宏观大势,行业情况,寻找安全边际高的确定性机会。和前几年相比,那时经验不足,对于市场的理解不够充分,这部分一直在改进,现在走专业化,精细化的路线,力争了解到行业的方方面面,再此基础上寻找投资逻辑,为了规避资金大幅波动,多品种同时持仓,并且多空平衡配置。

资管网:您做主观趋势交易,如何来判断一段趋势行情或者震荡行情的开始和结束?如何抓取这个转折点?

沈军:趋势走势这种说法本来是属于技术图表范畴,如果基本面看涨,也到了时间范围内,技术走势又出现拐点,这样相互结合可能抓住一些拐点,但是大多时候,我们不去判断何时出现拐点,我们是属于左侧交易,更多的是找到安全边际,买入,然后等待。结束也是一样的,我们不去判断价格顶部的拐点,我们主要看现在的价格是否反映了我们对于基本面的预期,所以止盈我们也是逐步止盈,不是一次性出场。

资管网:您觉得接下来哪些板块或品种可能有较好的趋势机会?

沈军:比较看好菜油在春节前的上涨行情,橡胶的上涨行情,玻璃未来的下跌行情。选择这三个品种重点还是从季节的因素来考虑,菜油和橡胶进入11月以后属于旺季合约,这时候做多的安全边际更高,现货一般都会看涨。玻璃进入10月份以后也是由旺转淡,空单在一个比较好的位置进场的话安全边际也会更高。

资管网:很多盘手喜欢将自己的主观交易经验结合程序化,您如何看待程序化交易?未来是否有考虑变成程序化?

沈军:程序化的设计所有数据都是基于历史的,而期货交易的却是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讲觉得程序化不能解决期货交易的所有问题。但是程序化也具有其不可比拟的优点,比如统计概率的客观性,能够实现交易的标准化,规避人性弱点,突破人体生理极限等都具备优势。目前我们没有使用程序化,也还没有这方面的准备。

资管网:在交易心态与个人性格方面,时间带给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您认为一个交易员在市场中能一直存活下去最重要的是什么?

沈军:长期的交易经历让我从追求不可持续的暴利转向追求长期稳定复利,这个过程让我变得更加耐心,而耐心又造就了稳定的心态,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时间,时间带来了良性的循环。

如何在市场中长期存活,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认同犯错是客观存在的,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它涵盖在长期稳定盈利之中,并不矛盾,所以交易员需要给自己多几次犯错的机会,不要一次性透支掉自己的投资能力,在有条件的,把资产分散在其他类别的投资项目之中;没有条件的,轻仓参与每一次交易机会。

资管网:您目前是否有组建自己的团队?各自的分工是怎样的?

沈军:有组建团队,主要是做基本面数据收集和研究的,根据期货上市品种的分类进行划分,如农产品版块,能源化工版块,有色版块,黑色建材版块这样分类,交给相关研究员进行行业数据收集以及研究。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