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杜军:来自邱少云连队的实盘交易冠军

资管网 2018-01-16 00:20:12 浏览量 : 1085

摘要:交易本身就是一场看不见血的战斗,事先谋划越精细,在一个不确定的市场才能做到进可攻退可守,交易的胜率就越高。

杜军简介

1995年开始在兰州军区邱少云连队服役三年,练就纪律严明、 坚忍不拔之志。退役后南下深圳,2000年至2007年于著名外资和民营企业任职业经理人,先后获沙井镇十佳青工、沙井镇优秀共产党员、盐田区十佳青工、第二届深圳市优秀外地来深建设者,其经历被编入第二届深圳优秀外地来深建设者汇编。

2008年自主创业,成立电子厂与贸易公司,成为深圳较大的电脑配件主要批发商之一,四年间获利过千万。2012年开始专职期货交易,连续三年亏损千万。但坚忍不拔的毅力使其坚持下来,并不断学习实践和突破。2015年创立深圳市前海君盛创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涉足金融业;在团队共同努力下从2015年开始持续盈利,在2017年整体商品市场行情并不太好,大部份CTA策略处于亏损情况下,旗下管理的产品“君盛创富成长七号”一年获4246%收益。

正文:

2017年,杜军个人账户实现十一倍收益,其管理的大小账户盈利过千万。这位二十多年前曾在兰州军区邱少云连队服役的军人、后在深圳从事以电脑配件贸易赚取千万利润的贸易商,如何转型为一个成功的期货操盘冠军?

军旅生涯历练的坚忍性格

1994年底,十八岁的杜军进入兰州军区,受训于邱少云生前所在连队,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军队生涯。

因为连队荣誉关系,连队纪律严格,军事训练可用残酷形容,在大西北地上除了黄土就是石子,匍匐训练时手臂被石子划伤,带着流血的伤口继续带枪匍匐都是常有的事,连队经常因个人违反纪律全连战士受罚。

正是在这些严酷的训练,练就了杜军坚守纪律、快速果断的执行力和勇敢的军事作风。

部队每年七月都要进行实战模拟训练。期间经历从战争规划、物资运输、敌情和战场地形侦察、战前动员;红方和蓝方战前沙盘模型推演、实际战斗演练、战斗总结。一场战役过程如同投资,这些经历也为日后杜军先谋后定的军事投资理念埋下了伏笔。

离开部队后,杜军进入了一家台资背景的电子厂。因为部队生活的影响,杜军对公司的安排都当做军事命令一般去执行,由于工作突出。他也从储备干部,提升至中层管理干部。

2002年杜军进入一家大型外资企业任公司经理层,因杰出的工作能力受单位推荐,被盐田区评为“十佳青工”。

2004年被一家深圳民企聘请为公司职业经理人,负责公司全面工作,积累了企业管理实战经验。

2008年初期经济危机,效益不好,工厂开始转型。因为熟悉了业务,杜军开始创业,开工厂做贸易。从事电脑周边半成品、配件和电子材料贸易生意。当时主板、显卡最多时一月卖出五万多张,三十多岁赚了千万身家。

也正是2008年金融危机中,让他看到了金融领域在中国未来的发展。此后他慢慢接触关注股票与期货,开始从人生巅峰走上人生低谷。

交易是一场看不见血的战斗

接触期货后,杜军开始陆续亏损,2012年开始全职操盘股票和期货,多的时候一天亏去数十万。此后看了几本书,自以为可以出师,频繁出现大幅亏损。

而最大的亏损出现在2014年的11月的股指IF。杜军当时对大盘的研判是多头方向,事后复盘发现交易方向判断正确,但在经过一个迅速拉升后,技术面呈现后一个高点比前一个高点低的形态。杜军就想做个短空,且仓位比较重,建仓没两天,大盘一直上行没回头,本想补仓,降低成本,回调出局。结果越亏越多。本看好的坚定多头,因为想赚点小钱,越套越深。直到无法回头。也是在这次亏损中,杜军得到两个教训:一个品种,只做一个方向,如果明显确定回调行情就先出场休息,等止跌回升再入场,其二是亏损绝不补仓。

期间他参加各种交易培训班,请教行业大佬。不算亏损这类间接学费,直接交的学费不下二十万。在早期交易中,交易频率高,看到一些诱惑总是忍不住出手建仓。第二天又选择性的忘记昨日的亏损,经不住诱惑再度建仓,结果频频亏损,一天交易费用就几万。直到多年下来,杜军对过去的交易数据进行研究,发现低频交易要比高频亏损的少,方才逐步从过往失败中建立适合自己的交易系统。亏损后,回过头来,再将读过的书看一遍,有所顿悟。只有有过亲身经历,才会对各类理论有切身体会。

杜军办公室的小书架上,摆着120多本已经被翻得老旧的金融相关书籍,还有他记录的三大本笔记,茶几上放着一本桥水基金掌门人雷•达里奥的作品《原则》。杜军凭借着军人勇敢,坚毅的性格,与通过对过去多年失败交易的总结,以及各种方式的学习,加上先谋后定融汇军事加哲学思想的交易体系,从2015年开始终于盈多于亏,并在2016年走向稳定盈利。

军事交易思想的形成

2014年,杜军读到一本关于将军事思想运用到交易中的书籍,这才想起自己二十年前也在兰州军区的邱少云连队从军三年,为何就没有将军事思想融入到交易中。他放下交易,出去旅游,思索着如何将自己在部队学习到的军事思想融入到交易中。同时回想自己曾经从事电子商品贸易时以0.4元买1元的生意理念。

他发现贸易和期货有共同点,无非是低价拿货高价卖出。过去他从厂家低价拿到积压的存货,再以高价卖给零售商。做期货也一样,如果能以接近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的价格买入,未来价格必定会回归正常,然后再以高价出售,则可获利。

另一方面,过去在部队他参加过各种战斗演习,每次演习前的沙盘推演,就是完全的实景模拟,把各种战争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事先安排和考虑,包括战略规划、战斗前准备、情报收集、敌情侦察、战术运用。

而交易本身就是一场看不见血的战斗,事先谋划越精细,在一个不确定的市场才能做到进可攻退可守,交易的胜率就越高。资金管理本来上就是军事的战略应用,将资金比作士兵,交易者比作指挥官,没有组织的资金就如没有指挥的士兵一样没有任何战斗力。

此后,杜军在交易前对所要交易的标的信息进行收集,将资金管理方式如排兵打仗般分为三个梯队(侦察部队、主力部队、预备部队)。每次建仓前都会用很小的资金(侦查)买几手,观察和感知市场反应与预期是否相符。确认市场相对安全情况下会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点位迅速建立主力仓位,但一定会留有一些预备资金。一旦主力仓位进去后,在一定单位时间内必须有产生盈利,否则会减仓继续观察。

在每个价位杜军会换位思考:市场中各类交易者在市场当前价位的想法及可能产生的反应对。通过将军事思想与交易思路结合,提高了交易胜算和盈利能力。

而对索罗斯的投资思想和对哲学及王阳明心学的研究,则让他的交易水平更迈向一新的台阶。

通过研究索罗斯反身性理论和哲学,使之对投资和交易的认知上到一个新高度,之后为减少情绪对交易的影响,杜军又学习了王阳明的心学。接着开始探索基本面和技术面的关系,供需关系导致基本面改变,但价格上升到一定程度后,就需要技术面作为支撑。参与交易贸易商、短线交易、长线交易、理性投资者等人员都会相互影响。杜军尝试推测价格波动什么时候是哪些人引起,以此作出决断。

理智投资者关注基本面对价格的支撑,一旦价格涨到某个阶段,就会退场。短线投资者赚了一笔后出现短线波动技术形态也会离场。但价格的组成还受其他因素影响,普通投资者会因为情绪的影响继续看高价格,还会推高价格。当价格到高点后,有的人认为太高了,因此多空双方情绪开始分化,这时候就要特别注意,随时离场。

早期不断的亏损与持续不断的学习实践,以及军事思想的应用,接合索罗斯的投资和哲学思想、王阳明的心学,使杜军形成了一个从研究到执行的高胜算交易策略。使他在2015年间断盈利,2016年稳定盈利,并在2017年创造4246%收益水平,其中盈利最多的品种在于镍。

将精力聚焦有行情的品种

品种的选择受宏观经济影响甚大。2016年当供给侧改革开始影响市场走势后,杜军开始在农产品、化工、有色、黑色几大板块中寻找机会。

经过分析,当时农产品因为机械化提高了生产效能,气候稳定加之农产品直接涉及民生,出现大周期的大趋势机会不会太大。黑色系因国家供给侧改革导致价格抬至高位,而中国能源处于富煤、贫油、少气的格局,环保要求将是常态化,这限制了煤碳需求和价格上升空间,下行做空机会不成熟。

因此,杜军选择了有色。而有色金属有两个特点:其一,有一定的金融属性;其二,全球影响大于局部影响。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托住了价格底部,而美国即将实行的大规模基建将拉动需求,这将会产生持续性行情。

确定了行业再来确定品种,所有品种中,最有亮点供炒作是当下热门的新能源汽车,而其中镍有增量需求。早期镍价格在成本位徘徊,而又有预期。因此团队从基本面,技术面、资金面,情绪面对镍展开分析,建立一套相对系统的动态分析模型,这些研究使其在持仓和逢底加仓提供了足够的信心保障。结合镍这个品种的波动的一些特性,杜军专门设计一套风险小收益最大化的资金管理模式。

在杜军的电脑里,建了一个以自己交易系统为基础的交易综合分析数据库,里面的记录和统计与镍相关的所有资讯和数据,包括商品的上下游库存、资金变化、持仓量;连云港、日照港等各大港口镍的吞吐量与库存;国内及国际上镍的库存量每日变化,以及各地镍的价格变动情况等。几乎关于镍的所有信息都在这个数据库中呈现出来,而且是每日持续更新。这些基本面数据60%通过公开网络渠道搜集,核心关键数据则通过专业渠道购买。

以当前为例,杜军认为当下全球36万吨的总体库存还是过高,而镍的最大用途在不锈钢,不锈钢的需求和库存关系,确定当下不存在爆发性行情,因此选择进行动态跟踪。通过内外盘价格、持仓和基本面的信息样本为信号,动态跟踪,抓住价格的底部和顶部。

去年杜军跟踪镍的主力合约价格跌到七万三,而这已经跌破了成本价,因此他选择入场。在过程中,随着镍价格不断攀升,结合每日镍的基本面变化,分批出货以保障本金,回本后,心理压力小一些,也可以相对大胆一些。从去年六月到九月,镍的价格震荡上升,一方面是基本面的支持,另一方面则是多空的博弈。杜军表示,当价格上涨到他心中以基本面为支撑的高点时,他暂时不会完全退出。因为后面还会有市场情绪面的拉升,还能再继续获得一部分利润。当然情绪面也有可能导致下跌,一旦市场开始不理性的时候,他会选择暂时全部清仓,等待下一波机会。

对于交易,杜军表示“要做简、做精、做细,人的精力必竟有限,把有限的关注度全力聚焦在少数几个品种上,一个时期只做一个方向。”

2017杜军收获颇丰,对于2018的行情,杜军以镍为例,认为镍总体还是看多,但由于印尼不锈钢产量增加冲击到国内产量,镍全球库存减少的速度、上升过程中会有一些起伏,上升通道会比较大。1月份美国特朗普公布基建投资规模对镍是个重大利好。最大风险是2018年中旬环保限产到期,如果不锈钢产量有限,而新能源汽车不及预期的话,镍会有一个较大调整。事物总是处于动态发展中,实际交易还是需要实时动态跟踪,对自己的仓位做实时调整。

对于2017年的高收益,有人认为高收益也将带来高风险。杜军表示“我们不害怕市场所谓的高收益所带来的风险,因为我们相信只有在对的时候赚足了可以过冬的资本,才可以让我们走的更远。”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