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对话传奇投资人冯柳:投资观与是非心

资管网 2018-08-14 00:47:22 浏览量 : 1450

摘要:冯柳的投资体系自成一脉,投资风格以长期投资、价值投资、逆向投资以及高仓位操作见长,是实至名归的基本面价值投资者。

本文来自上海证券报近日对冯柳的独家专访

资管网编辑整理

冯柳是国内最早在互联网上为人所知的价值投资者之一。从2003年起,专注于二级市场投资,对市场及投资方法有较多独到见解和创造性认识。2014年受邀加入高毅资产,成为合伙人及董事总经理。

冯柳的投资体系自成一脉,投资风格以长期投资、价值投资、逆向投资以及高仓位操作见长,是实至名归的基本面价值投资者。

在过去十多年的投资生涯中,冯柳成了一道传奇。在投资方法、理论建设方面颇有建树,启迪影响了很多人。

用赔率抵御风险,用常识增加确定性

我的投资风格是不择时、不对冲、不用杠杆、不做空、不做复杂的衍生品,始终保持高仓位单边做多,赔率优先情况下的分散潜伏,以及在概率与赔率统一时的重点突破。

我把市场分为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两种,强者是要深度研究,让盲区消失,所有方面都要看见,弱者是只要不呈现就看不见。

我根据自身情况构建了一个“弱者体系”,就是假定对这个市场上的大部分东西,我都看不穿,所以我要等它简单地呈现在我面前,强调的是“简单”与“呈现”两个词。

收益看不见没关系,得到了会更欢喜,风险看不见是不行的,所以就要等它呈现出来,变成风险可见,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大幅下跌过的股票的原因。

很多东西事后看虽是必然,事前看全是偶然;也有很多东西事后看全是偶然,事前看其实是必然。其中的关键就是赔率与常识,用赔率抵御风险,用常识增加确定性。

我的逆向并非真正的逆向,真正的逆向是在观点激荡时勇于交换观点的人。我的逆向只是形式上的,内心其实是承认对方观点的。

选择做哪个股票是由机会决定的

我最喜欢的是企业基本面没问题,但因为风格原因被市场杀估值。再就是企业有点问题被市场怀疑,就像是人生了病,没发作时容易被忽视,到严重的时候又会很担忧。我就只找那些虽然不是很强壮,但至少是个年轻人,你在他病得最严重的时候去关爱他。

如果对某个行业不熟悉,我就只守正不出奇,只选择大家有共识,并且都相对认可的标的,不会去挑选自己觉得好的标的。而在我熟悉的领域就会去出奇,可能会挑选一些市场有分歧的标的。但是做哪个股票不是由熟悉与不熟悉决定的,是由机会决定的。

我比较喜欢没有演绎过的品种,演绎过的品种我可能会持有但不会去开仓,哪怕后面还有很大的空间,我也不会去买。我不会因为一个股票后面还有大机会就会去做,我更多的去想会不会吃亏。

我在选择标的的时候会比较多地从博弈的角度去思考,但是我持有的时候是没有博弈心态的,就是纯投资角度的持有。

投资中最重要的是“是非心”

尽可能多地思考但也别老态龙钟,不要介意犯错,冲动未必是坏事。是怎样就怎样,该做的事情哪怕有再大的损失、再大的慌乱也要去做,哪怕这样非常难以接受。

淡化得失叫平常心,而我们面对的得失太大了,硬要淡化那是自我欺骗和麻痹,这违背了投资中的诚实品质。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是非心”,这与得失无关。

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知其不可为就是“得失心”,而为之就是“是非心”。

思考能力比学习能力和经验都重要

孔子说“困而知之不如学而知之”。

困而知之是需要自己亲身经历,但失败的路太多,无法一一承受,所以只能祈祷自己足够幸运恰好碰到一条成功道路,然后提炼总结不断复制。

学而知之则更上一层,但也只适用于简单环境,复杂模式则无法应对,因为复杂之所以为复杂,就是因为它不太容易被识别和借鉴,哪怕事后回过头来你会感叹说如山岳般古老,但在当时,你还是会觉得这是第一次出现。

所以,仅靠学习能力是不足以应对市场的,还得“思而知之”。所以,思考能力比学习能力和丰富经验都重要。

靠天赋、靠品质都走不远,一定是靠科学的训练、系统的学习和独立思考,最终形成恰当的是非标准和行为准则。

坚持简单的东西才是立身之本

这个世界应该是既有简单的一面,也有复杂的一面,有可被我们感知的方面,也有不可被我们感知的方面。

我倾向于找到可被感知的方面去坚守,然后放弃复杂的方面。解释复杂其实就是一种贪婪,我们要放下所有的贪婪。反过来,不敢面对简单就是恐惧,这也是需要放下的。

在市场里,方向是简单的。为什么我喜欢看一个股票的最高点最低点,因为那里代表着最单纯的思维。什么是复杂的?节奏是复杂的。简单的东西需要坚持,这是立身之本,但也要警惕被复杂所侵蚀,两种思维要并存不悖。

在投资方法上,最初就应该选择不需要经常改变的方法,它会形成思维复利,所以我更多是在自身投资框架中进化。

过去我不确定的时候就会不断地交易,目的是感受自己的内心,我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因为人有的时候会被自己的需求给迷惑,但当你得到满足后,你才知道你真正想要什么。仓位调整的过程,就是你不断地去满足自我。

在牛市中分散比集中更好

集中投资是你只有一颗子弹,要把猎物打中,对准确率的要求非常高;分散投资是有几十颗子弹,难度会低很多。一个喜欢集中的人改做分散,他面对的难度是降低的。

在牛市中,收益率是不会下降的,因为牛市的机会多,在牛市中分散比集中更好,不用担心碰到一个冷门而错过牛市;而熊市中肯定会因为机会少而降低躲藏几率,但也会减少踩雷的几率。所以,这在熊市中是对等的,从超长期来看也不影响太多。

我入行15年,遍地黄金的机会只有三次,大部分时候都应该是家常机遇,这才是市场常态。我觉得正确的做法是,处于什么样的挡位,就自动配合什么样的操作。把聪明机巧放弃掉,要确保你永远在市场里面。当不同标准下开的仓位出现了涨跌,你就能大概感知市场的估值体系是怎么变化的。

偏执的臆想与假设在高位很荒谬

在高位的时候,我们要做计算题,要定量。高位买是强者的权利,要能看清未来算明细账。为什么散户有的时候会亏大钱,因为它在高位的时候无限地想象,低位的时候又死抠细账。

这个世上很多看似荒谬的东西都有其合理性,否则荒谬不可能长期存在。表面看上去的荒谬一定是放错了位置和环境,偏执的臆想与假设在高位很荒谬,在低位却是一种智慧与常识,这就是我说的不做研究做选择的含义。

选择就是把不同阶段的市场方法与观点换个地方去匹配而已,把注意力从看得见的地方挪开,转移到看不见的地方去想象。

熊市的损失其实都是牛市中埋下的

当你知道自己不可能躲过系统风险的时候,你就会把每一天当作大崩溃前夜来做,这样反而使你避免掉了一些脆弱的机会。

投资最大的风险就是在牛市里买入了低质量的股票,熊市的损失其实都是牛市中埋下的。在牛市的时候,我只会持仓不会去开仓。我不会去逃掉牛市的顶,但我也不会在牛市中期买股票。虽然那个时候赚钱很容易很快,但它不符合我的开仓点。

开仓需要有一个绝对安全的状态,而持仓的话,只要没有更好的机会替换掉它,我就持仓。我很少关心股票会不会涨,还有多大空间,我更多的是考虑哪个更安全,有更安全的就替换掉。

总之一句话,用满仓来抵御系统上行的风险,用选股来抵御系统下行的风险。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