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李栋:复杂的策略盈利的本质也应该是简单的

2018-12-03 10:54:19 浏览量 : 299

摘要:大道至简,简单和复杂也是辩证的,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复杂的策略盈利的本质也应该是简单的,过度拟合过分迭代,不确定性就会指数级放大,过程中一点误差映射到最终结果可能就是失之千里。

人物介绍:

李栋,芷瀚资产执行董事/投资总监,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控制及信息技术专业,在私募基金投资管理岗位从业多年,十年量化CTA交易经验,熟悉国内及全球衍生品市场交易规则及品种特性,擅长交易策略开发和投资组合优化,具有亿元规模基金管理经验,保持长期稳定盈利记录。

访谈全文:

资管网: 首先恭喜贵公司管理的账户【芷瀚进取6号】参加资管网第二届交易大师比赛,荣获巡洋舰组第八名。7月份至今累计收益9.30%,最大回撤4.51%,您认为保持稳定的连续的盈利关键要素是什么?

李栋: 风控和资金管理是基石,优秀的交易策略是保障,缺一不可,专业机构CTA策略的趋同决定了最终的差距体现在细节上,策略的参数调整,风控体系的与时俱进,都是稳定盈利的重要保障。衍生品市场的二八定律决定了最终少部分交易者一定能够稳定盈利,这不是股权或者地产等边际定价市场,而是一个零和考虑到交易成本是负和的市场,博弈的结果取决于如何超越交易对手,而在市场中长期的磨炼和洗礼至关重要,持续检验并不断进行反思总结提炼和否定之否定,最终才能走上稳定盈利之路。

资管网:贵公司目前有多少套策略?用的最多的策略是哪个?各个策略之间如何搭配使用?资金容纳量有多少?

李栋: 策略体系比较丰富,CTA策略有十套左右,主要配置在CTA动量策略,辅助性策略包括回归、网格、套利、期权等策略,与动量策略相辅相成,在保护性止盈止损及仓位管理中起着重要作用。目前我司以多策略全品种多频段及动态杠杆为交易体系的核心,应该说是主流容量最大的Beta型策略体系,从历史管理经验及单品种单策略资金容量倒推,总资金容量是二十亿级别以上的。

资管网:有些人认为简单的策略普适性高,复杂的策略普适性低,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您比较倾向于哪种策略?

李栋: 大道至简,简单和复杂也是辩证的,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复杂的策略盈利的本质也应该是简单的,过度拟合过分迭代,不确定性就会指数级放大,过程中一点误差映射到最终结果可能就是失之千里。所以,不管是简单还是复杂,策略的开发者都必须能够清晰地理解策略盈利的本质逻辑。但我们也并没有使用简单的策略,专业机构管理者不太可能使用简单的策略获得理想的资金曲线,即使盈利的逻辑很简单,数据统计、参数设置、风控管理、仓位管理、信号处理等等环节叠加也不会是简单的策略,最根本的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对交易体系的每一个环节都要有深刻的理解,对极端风险的可能性要有精确的评估,在此基础之上,我们也在不断追求更加复杂但相关性更低的正向收益策略。

资管网:从账户的整体运行来看,回撤5%左右,控制极好,您控制回撤的方法简单介绍一下?怎样在控制好回撤的同时提高账户的收益率?

李栋: 历史表现来看,芷瀚资产核心交易团队内盘交易记录10年至14年盈亏比都保持在3:1之上,15年17年波动率下降后也保持在2:1之上,10-18年内盘交易记录都是保持盈利。

回撤控制方法具体体现在风控体系和资金管理上,微观层面讲,单策略因子最大亏损一定要设置在一个合理的数值,对于品种历史波动率特性的统计决定了仓位管理的精确性,宏观层面讲,在大幅盈利及较大回撤时整体杠杆的调整也至关重要,宏观微观结合才能达到一个较好的回撤控制效果。控制回撤提高收益率的核心在策略本身的夏普,对于同样的策略体系提高杠杆就可以提高收益但回撤也同时增加,所以要提高盈亏比,还是在策略开发的环节多做功课,我们的核心策略都是保持稳定的,但根据市场的整体环境,适当调整交易体系的频段和风控参数,即使盈利逻辑相同,也能改进策略的表现。

资管网:从展示账户可以看到账户仓位在20%左右控制较好,您是怎么考虑的?在什么情况下,您会考虑加减仓?

李栋: 不同账户的杠杆使用率不同,源于不同产品和客户的风险收益期望不同,我们在交易开始前,都会严格按照风控细则设计杠杆率,展示账户为进取型,年化期望收益15%,最大回撤7%以内,相应的稳健型期望收益10%,最大回撤5%以内,激进型期望收益20%,最大回撤10%以内,稳健型最大仓位都保持在15%以内。在水位以上有利润垫之后,就会有杠杆调整,但我们很重视本金安全,在本金阶段都会适当降低杠杆,在水位以下如果有一定回撤,都会有减仓的操作,这样的仓位管理策略保证了我们历史上没有触及清盘风控线的先例。

资管网:贵公司的交易策略是全品种多周期组合,【芷瀚进取6号】这个账户涉猎37个品种,在PTA、棉花、天胶、锰硅和苹果上胜率颇高,您所交易的品种是根据历史回测效果来选择,还是通过其它方法来选择?

李栋: 首先要有流动性的保证,流动性不够充裕的品种我们不会涉及,其次波动率和品种相关性也很重要,我们会对品种特性参数进行统计,并最终设定该品种的风控参数和仓位管理策略。我们在统计上还是一个加权平均的思路,近期的品种特性参数占的权重要更高一点,而历史数据我们也很齐全,这些一手数据不是从三方平台拿的,而是十年前入市即积累的一手统计数据,期货的换月导致在主力非主力统计上还是有一些独特的地方,这些一手数据的价值还是很高的。

资管网:从您多年的程序化交易经验来看,程序化交易中会有哪些风险?哪些风险是可以控制的?哪些风险是不能控制的?

李栋: 程序化交易的风险和主观交易的风险本质的来源都是一样的,就是反向波动,当然期权策略的逻辑是另外一套体系。所以风险控制的本质是一样的,就是控制一个策略因子极端反向波动风险,墨菲定律在这么多年实际交易的经历当中一次又一次被验证,就说明了风险冗余控制的重要性。而程序化多品种多周期多策略的体系本身就是要比主观单一集中的策略因子更抗风险,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单策略因子的极端冲击对量化体系的影响较小,复杂的策略体系甚至可以有上千个因子同时在线,单个因子崩溃止损无非也就是千分级别的影响,当然这需要一定的资金规模才能实现。

交易对手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市场,而是一个个有机的交易对手,简单明了地说,交易系统风控体系比绝大多数对手更为完善,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衍生品市场不可能击败所有的玩家。而从程序化来讲,最大的风险我认为无非是两个,一个是IT的稳定性,这个是技术层面,另一个是程序化团队的实践经验,很多初创团队拿几个回测和策略模型就上实盘了,这个还都是需要时间检验的。不可控的风险对所有人都是不可控的,地震了交易所停盘,这个就是常在河边走不要高杠杆的原因,可控的风险所有人都是可控的,赚多少是市场说了算,亏多少是自己说了算,一个清晰精确的风控体系是很重要的,能够让我们清楚交易过程中的风险期望,从而稳坐钓鱼台。

资管网:有人认为程序化交易的天敌就是黑天鹅行情和策略模型失效,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李栋: 黑天鹅行情冲击最大的是主观重仓反向仓位交易者,优秀的量化交易者本身就形成了多频段多策略多品种的交易体系,任何黑天鹅行情在频段上来讲,高频都能最先发现市场转向,可能最早就形成了对冲,不同品种的波动方向也未必一定相同,而且程序化交易的速度是优于主观的。

事实证明,优秀的程序化交易体系反而能够在黑天鹅行情中能够获得超额收益,黑天鹅就意味着极高波动率,今后工具多了,包括期权品种越来越丰富,有更多的工具能够对冲风险,而优秀量化交易的根本立足点,多品种多周期多策略就是在防范单策略因子的黑天鹅事件,所有交易者的天敌都是黑天鹅,而最先被吞噬的其实是平庸的主观交易者,而最后能反噬黑天鹅的就包括优秀的量化交易者,这是一直强调的衍生品市场的零和博弈特性决定的。策略模型失效并不是程序化的特性,丧失盘感这种主观理由也常见得多了,关键的不在于程序化还是主观,而是要成为优秀的交易者,不管你是主观还是程序化,重要的工作就是不断与时俱进,提高策略的适用性,没有任何交易体系是圣杯。

资管网: 【芷瀚进取6号】这个账户,运行时间4个月,总收益9.30%,净利润62万,其中开仓额占比较大的菜粕和天胶,适应性较低,亏损较大,是什么原因没有调整相关策略呢?

李栋: 芷瀚进取6号18年初即开始运行,截止11月底目前年度总利润200多万,芷瀚的交易周期包括了丰富的频段,对于长周期的统计需要一个完整周期,4个月的统计数据不能完整显示长周期的交易特性,从历史统计来看,芷瀚的开仓和盈亏都比较均衡。芷瀚的任意品种和策略最大亏损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并没有超出我们具体的风控体系的标准。具体从菜粕品种来说,长周期动量策略不断止损是造成浮亏的原因,但长周期动量的目标行情级别应该是年度级别,因此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周期统计才能说明问题,天胶和粕类历史上来说也一直是我们的重要利润来源。

资管网: 账户贡献率最高的品种也是开仓额最大的品种,郑醇,是什么原因选择这个品种?锌和白银的上行捕获能力目前来看是最优的,您的交易策略是由基本面研究选择交易品种吗?

李栋: 品种的选择是交易系统决定的,具体是由交易信号和仓位管理决定的,能化类品种波动率上升,最终形成的交易结果就是MA的利润贡献较高,但开仓额度并不是特别大,还是在一个均衡的状态,我们会根据波动率和相关性设置品种的仓位管理参数。基本面在我们的交易体系中很少,配置比例很低,但是基本面确实和量化的相关性较少,如果有好的基本面因子,我们也会通过完善的风控体系进行整合,最终配置进去,与量化因子同等对待,因此基本面因子的配置比例也决定了其不会是我们的主要利润来源。锌、白银和甲醇的核心交易逻辑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区别,最终结果无非是该统计周期MA的波动幅度更大而已。

资管网:您做交易已经十几年了,能不能谈谈您的交易经历?期间有哪些感悟?

李栋: 准确说是08-09年正式入市吧,应该说从08年的历史行情至今经历了一个完整周期的考验还存活了下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开始没有人能告诉我,但既然有人走通了选择了就不放弃,就算爬珠峰每天爬一米八千多天也能到顶,就是这么个信念支持一直走到了现在。

交易这个行当,应该说压力是巨大的,从一开始我就交易全球内外盘,基本是全年全天候无休,出去度个假都要找个有信号的海岛蹲着看盘,在别人看来还是很辛苦的,自己适应了反而没什么感觉。交易经历也确实比较丰富,内外盘公开二级市场的品种都做过,各种交易方法都尝试过,早些年手动炒单一天下个几百笔单子也正常,渐渐过渡到现在的全频段全品种多策略的量化交易体系,还是得益于在长期市场搏杀过程中体悟到了追求规模和稳定复利的重要性,时间沉淀的交易经验是蛮重要的,市场不是抽象的交易对手,不是纯粹的统计数据,而是由一个个鲜活的交易对手组成的。交易考验的不仅仅是能力,还有人性,最终是格局。

私募机构具备了稳定盈利的能力,还需要一定的道德品质才能走得更远,看过很多的沉浮其本质还是道德的问题,是否能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否能够诚实地面对投资人,长期信誉才是最大的无形财富。而格局决定了未来的方向,选择往往比努力更重要,走不走弯路走什么样的路决定了最终的结果。

资产管理行业这些年很浮躁,超越管理能力的超募,没有管理能力的照样募,八仙过海众生相,最后往往是最光鲜的管理人伤害最多的投资人。交易不是个光鲜的行当,其背后的汗水、艰辛和残酷远不是光鲜的表象所能承载的,但正因为如此也是公平的,无论有多好的履历多强的背景,大浪淘沙,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没有创造价值的核心交易能力就会被市场无情的淘汰,无非早晚而已,所以沉下心来做好存量和曲线是很重要的,而不是一味追求市场规模。

资管网:期货在您的生命中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您自己在期货市场又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

李栋: 说到这个就是讲情怀了,很多大佬爱讲情怀,但经常对别人讲难免就落入了务虚的俗套。其实情怀主要是用来自言自语的,很虚但也不能不给自己画画大饼,画着画着就有了积极的心理暗示和动力储备,最后说不定就真成了。

从很多人的理解来看,交易是不创造价值的,这个行当是没有意义的,很多一开始就抱着赚大钱的心态入市的人也早早被淘汰了,没有心理价值的建设很难在交易的困境中坚持下去,甚至于最后剑走偏锋赌博爆仓家破人亡。资产管理本质上也是一种服务业,对拥有剩余财富的人来说是一种刚需,无非就是风险偏好不同,投资标的不同,有需求就有人从事这个行业,用专业能力为他人财富增值保值本身也是一种价值。

我的理解,一个国家在高速发展的历史阶段,货币流动性充裕就决定了在自由竞争市场上通过价格波动进行的大额财富分配不会停止,包括房产、股票、衍生品甚至收藏品,价格波动决定了很多人的财富命运。金融分配权力的获取最终都要通过金融市场来实现,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不断提升专业能力,这和任何行业都一样,做到顶尖都是永无止境的过程,也是充满挑战、考验人性、经历越丰富就越有价值的过程,最终也能够逐步掌控自己的命运。

价值本身不在交易里,而在能力的不断提高、人性的不断完善和格局的不断扩展里,占据了分配的优势就有能力把胜利的果实再分配到合理的领域里,这也是一些卓越的对冲基金经理一直在做的事情,达则在慈善、教育、医疗和科技领域进行投入,实现人生价值。所以说资源的意义取决于掌握资源的人,做一个能力卓越、品格高尚和格局远大的人才能走得更远。

资管网: 请简单介绍一下您的核心交易团队

李栋: 芷瀚的核心交易团队拥有十年的全球市场交易经验,重点理工科背景出身,在一个完整的市场周期考验中完善了交易体系,形成了精细的风控体系、资金管理和交易系统,在不断的实践检验中,理论结合实际,实现了长期稳定盈利。芷瀚的交易团队致力于成为优秀的全球量化交易团队,芷兰同心,瀚宇同行,立志为投资人的财富增值保驾护航。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