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谁来干活?农民工增量去年减少近300万,工业机器人负增长

2019-05-08 14:00:14 浏览量 : 888

摘要:农民工去年的增速十年来首次跌破1%,作为劳动力替代的工业机器人今年一季度增速-11.7%。

作者:杜弘禹,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近年,随着人口红利消逝,我国加速推进工业机器人应用,以解决劳动力问题。

4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简称:《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农民工总量为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

这一增量比上年减少了297万人,增速也比上年回落1.1个百分点,这也是我国农民工总量增速自2015年以来的首度回落,0.6%的增速更是近10年来首次跌破1%。

在机器换人潮之下,作为替代,工业机器人的产量应该会保持较高增速,但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走出了持续多年的“高增长”并迅速转为负增长。这一趋势甚至延续至2019年,一季度产量累计同比为-11.70%。

农民工增长出现颓势,工业机器人负增长,谁来干活?

农民工增速10年首次跌破1%

不仅农民工总量增长少了,农民工进城和跨省流动也在减弱。

《报告》显示, 2018年的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农民工为13506万人,比上年减少204万人,下降1.5%。

外出农民工中,到省外就业农民工为7594万人,比上年减少81万人,下降1.1%;在省内就业的农民工9672万人,比上年增加162万人,增长1.7%。省内就业的农民工占外出农民工的比重已达56%,占比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

农民工总量增长不上来,流动性也在减弱,从输入地来看,一些地区的农民工就业人数正在减少。

2018年在东部就业的农民工为15808万人,比上年减少185万人,下降1.2%,占农民工总量54.8%。其中,在京津冀就业农民工2188万人,比上年减少27万人,下降1.2%;在珠三角就业的农民工4536万人,比上年减少186万人,下降3.9%。

不过,在长三角就业的农民工5452万人,仍比上年增加65万人,增长1.2%。

而在东北就业的农民工905万人,比上年减少9万人,下降1.0%,占农民工总量3.1%。

2018年在中西部就业的农民工继续增加,中部增加139万人,增长2.4%,占农民工总量21.0%;西部增加239万人,增长4.2%,占农民工总量20.8%。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随着人口增长放缓和老龄化加速,难再支撑农民工群体明显扩大。在近年城镇化快速推进之下,许多农民工在城市落户,逐渐稳定,不愿流动。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好的趋势,尤其从农民工获得更优质城市公共服务的角度看。而且数据表明,我国农民工增量下降已过高峰期,整体将趋于稳定。”胡刚说。

珠三角掀起机器换人潮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珠三角成为东部地区农民工就业数量减少的“主力”。

作为经济发达地区和制造业重镇,珠三角一直是许多农民工务工首选之地。目前,广东约有2500万产业工人,约占全国八分之一,其中农民工占七成以上,超过九成产业工人集中在第二产业,大量集中在珠三角制造业。

近年随着人口红利消逝、产业转型升级和区域经济格局演化,珠三角劳动力逐渐减少,企业深受“招工难”困扰,随之而来的人工成本攀升迫使部分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被淘汰,也有部分产业加速向自动化转型升级,由此逐步减弱了整体的用人需求。

轰轰烈烈的“机器换人”行动,便是变革的产物。2014年,“世界工厂”东莞开始大力推动“机器换人”,以抵消劳动力减少的影响,2014-2016年共帮助企业节约用工达20万。

广东从2015年开始大规模推动“机器换人”,珠三角迅速成为全国最大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这与其农民工数量的减少几乎同步。2016年,广东新增应用机器人2.2万台,总量超6万台,约占全国五分之一,数以万计的企业参与其中。

胡刚认为,珠三角制造业逐步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转变,降低农民工需求。此外,部分未能转型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则陆续往中西部转移,就业岗位也直接牵动农民工就业转移。

今年4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珠三角某全国知名的服装企业生产车间看到,一套自动化传输系统正在改变生产。尽管车间里仍有许多工人,但生产已实现服装部件自动传输和智能派件,机器将生产流程有效串联起来,人围着机器转。

“这套系统虽然只是直接替代两三名工人,但整体效率提升了20%。换句话说,我们能在不增加人手的基础上,扩大生产效能。”该企业负责人说,改造将在多个生产基地推开。

东莞森玛仕格里菲电路有限公司也有类似场景,一个全自动生产单元高速运转,与周边人工生产对比鲜明,效率可达数倍。该企业的厂长杨志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2011年开始,工人越来越难招,倒逼该企业每年投入数百万元进行“机器换人”。

机器人产量增速为何下滑

过去几年,“机器换人”立竿见影的效果,促使诸多企业投入改造升级。

2013年,我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之后,至今保持这一地位。同时,在强大的“供需法则”作用下,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激增。

国家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长21.7%,2016年增长34.3%,2017年增长68.1%,呈现逐年递增、高速增长态势。

然而,这一趋势在2018年迎来转折。2018年一季度,我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长29.6%,上半年降为23.9%,前三季度进一步降至9.3%,全年收于4.6%,与往年形成鲜明对比。

逐月来看,拐点出现在9月份,当月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速突然降为-16.4%,随后每月均为负增长。并且,这一下行趋势延续至2019年,今年一季度为-11.7%。

如果农民工数量和作为劳动力替代品的工业机器人都在减少,谁来干活?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这一现象受多重因素影响,但最终均指向一个现实,即需求端发生了变化。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2018年工业机器人产量跌落,与当前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制造业企业对机器人需求下降有直接关系。

“过去几年,确实随着劳动力减少,大量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刺激工业机器人产能激增,但这是建立在需求端企业日子过得还行的前提下,离开这个前提,逻辑就不成立。”东莞市机器人产业协会秘书长陈永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开始不少制造企业出现订单减少或资金紧张等情况,对“机器换人”也转为保守或持观望态度。

陈永刚在调研中发现,即便有的企业经营尚可,但考虑到经济形势不明朗,也不敢轻易加大工业机器人应用投资。

“其实,不仅是工业机器人,去年以来,只要是新增大额固定资产投资,很多企业都会犹豫再三,按兵不动。”陈永刚说。

更贴近市场的销售数据也有直观反映。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统计显示,2017年国内工业机器人销量增长60%,创下新高,然而2018年仅增长14.9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多家工业机器人上市公司2018年报也发现,营收增速下降几乎是普遍情况,比如埃斯顿2018年营收增长35.72%,上年为58.69%;拓斯达2018年营收增长56.73%,上年为76.51%;华中数控更从2017年的21.21%降为2018年的-16.81%。

2018年底,一位东莞机器人供应商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受国际经济形势变化的影响,该企业一家大客户取消了当年初制定的自动化改造计划,“一个大单没了”。

今年开年,陈永刚接连走访了几家工业机器人企业,不少老板私下表示,今年目标就是与2018年持平,守住不下跌底线,不敢奢望能增长多少。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指总量经济活动,即国民经济的总体活动。是指整个国民经济或国民经济总体及其经济活动和运行状态,如总供给与总需求;国民经济的总值及其增长速度;国民经济中的主要比例关系;物价的总水平;劳动就业的总水平与失业率;货币发行的总规模与增长速度;进出口贸易的总规模及其变动等。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