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付鹏:失衡的全球化:做好最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准备

2019-07-23 14:24:12 浏览量 : 9772

摘要:付鹏,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经理、十余年大类资产研究和交易经验。旅居英国11年,曾就职于英国伦敦金融城所罗门国际投资集团旗下的事件驱动型策略基金,担任国际金融市场全球宏观对冲策略设计主管,对资本市场之间的轮动及全球宏观经济的把握有着深刻的理解。

由扑克财经、扑克百家研究院主办的“2019下半年 扑克投资策略论坛”于7.13-14在深圳福朋喜来登酒店顺利召开,本届策略会由凯丰投资支持,香港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无锡不锈钢交易所、厦门国贸期货、东证衍生品研究院赞助。会上冲和投资董事&宏观策略总监的付鹏先生分享了大宗商品投资策略与交易逻辑。

本文为7月13日付鹏在扑克财经主办的“见龙在田”2019年下半年策略会上的分享发言。

付鹏,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经理、十余年大类资产研究和交易经验。旅居英国11年,曾就职于英国伦敦金融城所罗门国际投资集团旗下的事件驱动型策略基金,担任国际金融市场全球宏观对冲策略设计主管,对资本市场之间的轮动及全球宏观经济的把握有着深刻的理解,曾对08年金融危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并参与了2008年全球著名基金对冲狙击英镑的全过程。也曾任职于时为全球第四大投资银行的雷曼兄弟。2008年底回国后,先后在中国中期集团、银河期货担任首席宏观经济顾问,后期主要管理自己的全球对冲投资基金,并同时担任国内多家券商、期货公司、大中型企业的宏观金融投资顾问。付鹏先生毕业于英国雷丁大学ISMA/ICMA(国际资本市场协会)中心,主修国际证券、投资与银行学。

付鹏:首先非常感谢,今天下午我演讲的这个话题比较细,我们做大类资产配置还是绕不开宏观。在国内,原则上大类资产全球有声誉的是我们的谢老师,所以我今天也来听了他的言论,我大概都Get到了他讲的点,我们的思路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因为我选择资产的话也是债券或者类债券,谢老师说到了关键的问题,我们目前不讨论宏观经济。

原则上全球的大类资产框架上是四层,一个是国际体系,一个是下沉到宏观经济,再往下是中观,再往下就是微观的库存和架构。最后是一个投资公司要有自己的交易策略,完成自己的细化交易,我相信各位都是专业型的选手,不会根据一句纯宏观的话做一个交易。一定要细化下来。我们现在思考的核心问题都一样,我们已经跳开了当下大家讨论的宏观经济的问题,我们必须要上升到另外一个层次,就是这个东西以前是我们闲聊的,但是现在不能忽略了。金融危机已经过去10年了,有一些事情是无解的,国际体系和框架出现了一些裂痕,也影响了我们的思考。

其实今天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资产已经做出的反映,只是我们观察到并且进行讨论的时候,大部分人的思考还是按照通胀、利率、美联储降息这些思路考虑,我们一季度和去年四季度的时候也是按照宏中微观的角度来考虑。但是有人问我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创出历史性的新高,正常的话我觉得有,但是概率比较低。要参考对标2016年,根据正常的利率和政策我们做自己的交易和策划。我回去想是想我说是不是有没有什么地方我忽略了,一个很少的概率我是不是低估了。我思考了两天之后我说我可以回答,这个概率可以大幅度的调高40%以上,如果跳开现有的思维,你们会发现上面的框架更重要。

这个资产大家一点都不陌生,就是黄金。它在今年的表现大家看无数的报告都讲美联储降息这些事情,这个思维不考虑清楚,你会听不明白我后面讲的内容。

  

(PPT图示)这个是我做的一些数据,正常你们分析黄金的就是一个利率和债券,左侧会有这么一个框架图,和我们全球的实际利率是有关系的,实际利率很简单,但是它的还有一个影响变量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潜力,也可以当做生产效率,那么生产效率的提升对于黄金是有影响的,原则上不仅仅是实际利率,右侧是我做的线性分析,写报告都是这么干。我这里讲讲答案,右下角可以看到,全球实际利率转负的时候,我们的黄金都是累计的正向的收益,右侧的紫色的线是黄金的年化的增长,所以黄金和实际利率负相关,也就是上面这个线性图。

把这个讲完了之后我们必须仔细了解这个里面的每一个参数,我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和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面临的情况一样,有人跟我说当年是大幅度加息,我们现在是通缩,通缩环境下黄金是没有希望的。所以不认同黄金会大涨,我说你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黄金这个框架它是两个变量,说通缩和通胀都是其中的物价水平,我们现在的实际利率是全球现在只剩下一个地方,也是主要的发达经济体中间我们的实际利率已经是全面为负,只有美国例外。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大的国际制度层面和体系和当时是非常像的。但是微观层面上我们和当年不一样,说实话我们不如当年,我们面临的风险要比当年大。当然谢老师不会表达这个意见,因为我看到的情况让我比较担忧。

这个是我后面发到微博的图片,大家可以看到为什么对标是1975年,当时的美国的年化实际利率低于1以后,我们的全球框架体系出了大问题。也就是1975年以后,经过越战,美国滞涨已经非常明显,美国无力维持自己的信用和黄金的挂钩,全球的央行和货币政策体系的信用度已经大幅度降低了。这个实际利率出问题是出在物价上,所以保罗沃克尔的回忆录上说解决这个框架的问题只要干掉物价水平就可以,当时货币政策仍然有空间,通过大幅加息的方式。之后进入里根的改革减税,我们有一些人分析的时候包括给全球的药方都一样,就是减税和财政赤字,但是你看美国当年的历史你会发现单纯的货币政策和减税都是无用的,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你不刺破通胀背后的东西,就不会有改革的空间。

如果你们从股权投资和一级市场的角度看问题你们可能会更清楚的看到当下资本市场的情况。为什么当时黄金不涨?因为右侧的投资回报在增加,所有的钱都是往创业和新科技,黄金的效率就下降了。之后我们2000年也就是说美国开始全球化转移的时候,我们进入了现在的阶段,2004年之前我们实际利率还是下降的更快。美国实际利率下降的更快的原因和全球化有关系,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也在这里,实际利率出了问题。我们表面上讲实际利率降到1和0,这个是年化。当年是因为物价,我们现在是什么问题?也就是说整个的框架物价不是一回事,不管物价怎么波动你不用担心全球通胀,因为任何的物价都是经济的问题,经济的背后会出现一个重要的结论,就是你经济结构的严重失衡,这个失衡最简单的表现是我们已经没有增长率可以获得收入,但是我们前面累计了巨额的债务。这些债务和分配的问题可以直接导致我们全球陷入到结构性的矛盾中间,不仅仅是国家和国家,包括各个国家内部。

这种情况下凯恩斯主义会走到极致,然后你们会发现没用。所以我不知道谁居然迷信的说货币是万能的,这个东西都是有极限的,问题是我们是否现在该考虑这个事情。也就是说我们是不是已经陷入这个陷阱走不出来了,所以这个时候不要考虑全球的物价,你的核心的问题是名义利率是否会永久的类似日本或者日本化,可能将来面临的是全球日本化的结果。这个答案我们可以看到,只是说过去的2—3年里面我们曾经充满了希望。

每一次大家都憧憬通胀会来,但是每一次都失望。其实就是我们在2016年之前,准确是2017年年底之前我们还有一丝丝希望,但是这个希望在2017年破裂了,黄金现在反映不仅是对名义利率和美债降息的影响,已经反映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失望。现在我们说什么东西可以解决这个困境?我们靠什么东西拉回来实际利率?我们不可能通过大幅度加息的方法,唯一解决这种结构的方法就是提高右侧生产率隐含的投资回报。我们想要重新回到好日子和大宗商品的牛市,我们就要完成生产力的提高。我们希望是这样,但是黄金为什么是反的?因为没有希望。如果未来一年半看到黄金的价格创出了历史新高,你们就要知道它恐怕反映的就是我现在和大家讲的这个内容。现在和2016年为什么有巨大的差异,表面上看都一样。究竟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这个图是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的时候,我们和大家讲黄金价格后面的抬升,我们当时对标的就是2016年的黄金价格。我们知道道理很简单,就是美债收益率的下行,这个图上大家可以看到中间美债收益率的下行。这张图上面是美国花旗通胀意外指数,中间美债10年期收益率,下面OIS的指数掉期以及美联储基准利率。2016年大量的资金涌入黄金市场,对标美债从2.1、2.2走到1.5。但是通胀预期没有变,实际、名义利率下行,那个时候的美债下行是不是美国的衰落?全球的政策不同步我们彼此会造成较大的影响,专业的术语讲就是各国债券之前的套息。所以我写了一个文章就是全球撕裂的时候,就会带来大量的套息。

市场认为目前欧洲的问题和日本的问题以及全球其他国家的问题会拖累美国,但是不会导致美联储不再加息,而是导致美联储再停一下等等看。会导致OIS曲线扁平的结果。OIS曲线大幅度的倒挂,是在告诉你,美国也要沉了。所以这两段我们的美债收益率是不一样的,2018年四季度从3.2到现在2.0,这一段是各种因素导致的结果:全球货币政策差异的套息,经济放缓,全球的恐慌和担忧。但是2016年不是这样,更多的是因为欧洲和日本,所以说那段时间黄金价格干到1400后面是有转折的,是因为2016年6月的中旬大家的希望来了。2016年年中的时候,我在成都开了一个峰会,我跟一些基金经理说准备拆仓,当时央行行长们达成了共识,第一个以后的负利率无效,解决当下的问题是我们合作协同,我们要积极的采用财政政策。好,这个是一个好事情,如果全球可以合作协同解决当下的全球经济问题,并且还都可以解决好自己的结构性问题,以财政政策为替代,对于未来所有对未来有希望的假设成立的话,我们正常应该交易什么?我们会开始交易资产价格上涨,我们开始交易通胀的出现,我们开始交易大宗商品的牛市。所以2016年的下半年我们按照这个思维开始交易,美债的收益率迅速走高,华尔街开始说了两个最重要的交易,一个是未来美债未来收益率到5—6%,第二个是德债是你一辈子一次的交易机会。大家的逻辑很简单,全球合作协同的话,我们都可以走出泥潭,美国的收益率的上行最终我们全球都可以收益。欧洲的负利率和日本的负利率都可以出来,我们会进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时代。那么黄金可以收益吗?当然不能。全球的名义利率的大幅度提升对于黄金就是垂压的。如果我们的全球真的合作协同大家一起努力,为了人类共同的目标的话,我们的黄金目标现在有可能已经跌破了1000。但是它现在是奔向了1400和1500甚至1600。

那么你们想想哪里有问题,我终于想明白了,事实上我们全球2017年中旬前后,刚才我讲了,我们想解决全球当下的问题很简单,和我们中方提出来的全球治理的答案是一样的,不要闹,不要内斗,有事情说事情,有事情我们坐下来谈,有事情我们一起聊。一起为了人类的命运共同体努力,但是17年发生了什么?2016年美国的大选出来了之后,2017年很多的人还没有反映过来,2017年的美债从3往3.2推的时候,所有人认为如果特郎普实行大规模基建的话,我们全球通胀幅度上升会很大,你好我好大家好会马上实现。但是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当华尔街开始意识到原来美国的这场政治大选使美国走向了一个对于这场全球分工分配失衡的游戏做了一个极端的选择的时候,我们全球进入了一个担忧状态。索罗斯几十年之前讲全球化的时候说全球化发展到最后会造成严重的收入和分配的失衡,最后会使我们推向逆全球化,民粹主义大幅度升温,会使我们推向孤立主义和冲突以及战争。这个是根据人性做出的判断,你如果相信人之初不是善良的话,你就明白当面临问题的时候,我们很难做到大家坐下来协商。

当川普的选举落地的一刻,美国的政治精英已经达成了了共识:全球化再分配的手段是极端的,美国开始走向孤立主义,全球化的撕裂被证实——无解,大家发现为什么英国要闹脱欧?所有的失衡包括欧洲内部的差异和地缘性冲突会全部在欧洲呈现,一战二战在欧洲打不是没有原因的,欧洲是无解的。事实上2016年下半年大家想做空德债,结果欧洲是烂泥扶不上墙。现在德国的债券收益率又创了新低。

欧洲10月的时候欧洲央行会换人,明年马克龙下台默克尔滚蛋,美国从特郎普上台之后。美国的政治精英是非常清楚的,但是方案都一样。当然我们按照我们的儒家思想思考的话,儒家思想告诉我们不要打不要闹,我们要好好的谈。但是我们另外一个思想会告诉大家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人类的历史是战争当中推进的。有没有这个可能?实际上到现在这个概率也不能放得太低,全球的债券市场已经做了正确的反映,就是买买买,干掉一切的正收益。所以特郎普上来之后我们看到全球的负利率和债券规模不断的扩大,到今天已经创出了新高。

我们还有几个国家的实际利率没有转负的?这个背后难道只是因为大家觉得经济不好我们就寄希望于货币政策?前几年我会说你说得对,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把能用的政策都用了,能刺激的刺激,能降息的降息,能用的政策全部用,惯性思维就是经济不行了就用刺激,但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它是有底线的。全球的实际利率大幅度转负的时候,危机就是你要思考的问题。这个危机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一样,不是一个概念。我们的状态上对比,原则上来讲,这个时候你们可以发现,表面上非常像当年国际秩序的震荡,但是解决方法和空间上比当年更小。

就是说我们不能先干掉实际利率,我们现在只能靠熬过这段漫长的结构重塑。这就是黄金现在它真正有40%甚至到50%隐含的已经超越了大家讲的那些宏观的框架。(PPT图示)这个是这10年的实际利率图,把我刚才讲的都涵盖了,很有意思,2008年那个时候环境对黄金是不利的,很多人不知道金融危机,黄金为什么会跌,是因为通胀下行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所以那个时候黄金是不可能涨的。金融危机下要承担流动性的职责,你当然要跌,但是随后就是我们把名义利率干到地板上,导致我们的全球后面出现了实际利率的迅速转负。黄金最牛的行情到了1920,但是你们看这里有一个红线,这个红线就是欧洲。也就是说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你们看到欧洲其实是不错的,跟现在的状态是完全反的。

这个线掉下去是欧债危机的时候,所以欧洲人是点儿比较背,2012年之后开始证明我们经历了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一些情况都是表象,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已经面临全球经济的严重失衡,它将在各个领域被点爆。欧债危机之后大家才有意识,所以上午我们讲对于欧洲大家还有没有什么分析的新鲜的地方,其实我觉得没有。当年又有几个人可以看透,欧债危机爆发的时候有没有人写日记说欧洲的问题是无解的,有,金融时报的主编马丁把欧洲失衡的本质讲得非常的透——欧洲的核心是德国,之后我们才意识到是这么一回事,有解吗?没有。美国的名义利率降低了之后,到了2012年之后生产率开始恢复,债务压力去掉了之后美国的恢复程度有了,但是重点来了。这种恢复只叫恢复,绝谈不上活蹦乱跳,美国的实际利率回升,但是黄金不会跌回特别多,从1800大概到了1200,为什么?因为虽然美国下去了,其他人家补上来了,我们全球的撕裂是继续的。美国的利率抬升了之后其他的国家还是在地板上,全球开始出现全球化叫做你好我好大家好,逆全球化叫做我好是我好,你差是你差,后面的叫做如果我变差,你会变更差。

什么意思呢?如果我沉下去你会沉得比我更惨,大家回顾一句话,这次美国的加息就是为下一次危机腾出货币政策的空间。就是说美国不想像其他的国家那样的话,就必须保证自己的名利利率不能低于0,如果大家研究了美国长短端利差以及美联储的货币行动,就可以知道,美国的利差一定要保证250个bp,才能使它的货币政策传导到实体经济。基于这个假设,美国不想让自己的名利利率低与0,这次加息的末端不能低于2.5。所以明明他们的核心通胀压力一直低于市场压力,但是美联储还是坚决加息。当时我看了这个言论我说耶伦退休了就开始讲实话了,美国为什么会走到孤立主义,因为等它康复过来会发现现行的框架和体系美国人怎么折腾都不可能健康起来,他们的失衡问题是外部因素造成的。你以为美国人不想打中美贸易战,你们去美国看一下我们真的是以我们的视角看美国,你采访一下美国的底层的女性,你说川普这么搞你买的鞋子贵了,她会无所谓,我已经这样了,我支持。他干坏了我不可能更差,如果干好了呢?他们说我知道川普很二,万一干好了我是受益的,我已经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美国谁不同意?全球化带来的利益的分配没有进到美国底层老百姓的口袋,跨国的CEO拿几千万的工资和奖金以及股权激励,你们富裕了,但是美国的底层人民是失去的。这个是美国的结构问题,也是触发它民粹主义的结果。这两天山东大学的事情闹得比较凶,我们大家为什么有意见,就是因为分配不均衡。分配的失衡会导致民粹主义的升温这句话早就写在索罗斯的回忆录里了。

这种失衡关系是无解的,必然要寻求再分配,所以状况就是黄金震荡的时间,全球都下来了,各个国家都开始沦陷,2016、2017年很多人梦想我们会走出来,当时有一个人和我非常的有反向的意见,他说我们会走出来,当时我们2012年开始一直大规模做空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2016年有一个奇葩的现象,到现在也是,你的铁矿石涨价和澳大利亚一点关系都没有,澳大利亚已经把名义利率干到1,实际利率是负了,他们一直都是降息,按照大家正常的理解,正常的反馈应该是需求的增长带给澳大利亚的好处,同时修复澳大利亚的资产负债表和带来澳大利亚的通胀以及澳大利亚的央行的加息。正常的情况是之这样的,但是你们看到的是螺纹涨螺纹的,铁矿涨铁矿的,澳大利亚死它的。为什么?因为你的商品价格是你自己的结构性调整带来的供给因素,而不是总需求的因素。我说的总需求不是指钢铁产业链,我说的是全球总需求。也就是说我们没有进入正反馈阶段。你们让我给一个统一的结论就是我们现在很多的商品行情看什么?就看供给!谁供给有毛病就玩两三年,谁供给没有毛病就不能碰。

就这样简单,中国的黑色链条这个供给还不是市场决定的,所以你要把供给侧吃透就OK了。原则上讲我们两年的供给侧政策的好处,你搞供给侧我也搞供给侧,谁搞供给侧利润归谁。最后就是这个利润怎么分的问题,全球都是一样的。所以这就把我们商品的核心矛盾讲出来了——供给,炒供给很容易出现问题的那些东西,我们传统商品中间总是考虑供应需求,但是你按照全球的宏观格局来讲,我会告诉你需求不是没有影响,核心的变量是供给端。现在的情况是大家都在下面爬着起不来,我们会进入发达经济体实际利率全面转负。所有发达经济体的实际利率为负是什么情况?小心黄金会有异常的表现,这个就是说正常的思维中间要再加一层,原来很小的概率现在要放大一些。换句话说策略上我可能保留着30—40%的仓位不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原来极端的情况已经不幅度不极端了。美债的收益率也很有意思,你们没有看到问题吗?目前债券和美股的共振很像我们中国经历的——我们永远会预期的放水,但是美国的证券市场不是以这个来衡量是否是高温或者低估的,这种现象告诉你如果叠加两个变量,美股泡沫化的状态就出现了。

这个图上还有一个问题,这一轮加息的时候我们现在大概是2点多,在我们2012年美债最低是1.5,2016年的时候是1.5,现在美联储没有降息的情况下美债降到了2,后面怎么走?很多人说一旦美联储真的降息了,就说明我们前面压住美联储降息就兑付了,黄金就涨不动了。正常逻辑是这样的,但是其实美联储真的降息就说明完蛋了,我们的美债会干什么?收益率一回,大家就会买买买干到更低,这产生的不是什么预期兑付,在金融市场会产生恐慌。没降息大家把美债拉到2.0,降息了之后干过1.5的话,年化的实际利率将是创下仅次于1975年的低点。也就是说会低于1,上次2012年我们年化实际利率低于1的时候黄金的价格是1920,也就是那个高点。所以必须要考虑债券市场这个大的问题的所在。

其实就是负利率和债券的规模,背后隐含着巨大的风险和问题,我要陈述的其实就是这个东西,并且我可以告诉你无解,通胀是不存在的,我们现在大幅度的通胀很难,原因是没有生产率和没有解决结构性的失衡。因此全球不解决这个东西就是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难了。这个核心的内容和大家分享一下,也就是涉及到宏观和宏观的看法,之后我们往下延伸就好了。

我讲一个微观的资产就是原油,这个东西很关键,但是对于通胀没有影响,结构性的矛盾已经远远大于能源价格对于通胀的冲击。现在通胀怎么都不起来的原因就是体内的毒瘤才是最大的问题,所以说各国现在提的口号都一样,我们也都知道,我们2010年提的口号都知道怎么解决问题。温家宝总理说房地产不能搞了,万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改革创新和技术进步,各国高层都可以看到,但是历史有自己发展的轨迹,不刺破泡沫没有人做创业创新,因为太辛苦,炒房和资产来得快,干金融赚钱多。

我们全球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个时候你大幅度减税也没有用,和美国一样,会拉动投资吗?美债掉到2.0绝对没有反映错,美国的经济是放缓了,但是为什么美股在高位?也就是说川普的减税就是增厚了跨国企业的利润,所以股价上涨了,这些钱回去是投资和扩张吗?没有,投资和扩张的话你的债券收益率早就不是这样了,美国的整个的产能会非常的紧,你的通胀会迅速的上升,但是没有。原因就是因为减掉的税回购股票了。所以美国经济出现了一个奇葩的现象就是现在这个情况,和中国一样,我们很多人给国家领导人提的口号都是减税减税减税,减了对我们的经济就有好处。在座的各位你们干实体企业的我可以告诉你们,尤其是你们民企,真的给你们减税了你们要干吗?你们会投入到研发吗?会扩张产能吗?你们自己都笑了,很简单我要是企业家,你给我减税了我好不容易喘气了,我赶紧不干实体了,赶紧转型干金融和房地产,所以你看里根的整个改革不是简单的减税带来的,没有前面干掉那个东西,后面是没有希望的。

就像日本,你们发现了干掉了都不一定有希望,因为它的深层次结构在那次冲击当中严重的受损,什么东西?人没有了。日本的泡沫非常惨重的代价就是人没有了,导致年轻人不生育。就像我们现在90后的年轻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女朋友不考虑了,也找不起,孩子也生不起。日本就是严重的结构性失衡。

油价现在波动第一不要考虑需求,第二个油价还是看供给,但是正在发生质变。我们当时去美国做了原油,我们不看国内的分析,我们和美国人聊,这场能源定价美国人说了算的。美国的能源革命使美国的能源独立了。以后美国不是以前我们分析的框架,我们经历了这些之后你知道我们正在期待什么。

   第一个2008年之后美国的技术推动革命,但是页岩油产出不影响原油全球分配的格局,全球的总诉求稳定了之后油价回到稳定中枢,第二个阶段是美国建立自己的内网管,这个时候不是油价而是相对价格。2012年在北京的时候,成都有一家投资公司通过微博找我说看我聊过原油,我们国内也没有找到谁特别了解,想来找我请教,我说可以。10万块钱,我当时真的是胡开的,我是你付钱就过来,我就给你讲。对方就付了,我说我给你讲讲。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两油的价差,正常做交易的兄弟们很多就被干死在那个地方,如果按照统计学套利做的话,你不可能活着回来。为什么会产生这个现象?就是美国的管道,全球的供应和需求从原来的联动关系开始分割成两个市场,WTI和布伦特的定价是分化的,布伦特大部分时间是100,但是实际上价差是非常大的,也就是你100我70多,它还造成了我们的宏观现象就是中国的通胀压力大,美国一点通胀都没有,所以美国不加息,中国4万亿投下去,越加息越升,之后推高资产价格,这个就是索罗斯讲的正向反馈。

这个就是我们的油价第二个阶段,到了2014年年初,那个时候华尔街所有人都知道油价一定要崩,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都知道原因就是管道,什么时候,管道通,大家逻辑分析的很清楚,就是等管道。所以我写了这一段,管道来了油价就崩,我划的线是2015年,没有划2016年,这个时候你对中观和微观不了解的话就没有办法做了。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们的价格到了30美金的时候,油价本身不会低于40美金,但是从40美金往30的过程当中出现了一个情况,当时就是因为沙特。沙特人民当时想明白了这个东西,那个时候我们也不太明白,因为刚刚出生的婴儿你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子。你不能说小时候丑我就不投资,长大了可能漂亮,原油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情况,沙特的反映就是我增产,把油价打低,我要把这个婴儿掐死在襁褓中。

所以沙特增产,这样就严重过剩,价格最后打破了30。沙特发现了这个问题,发现我怎么掐不死,那个时候大家一起去调研的时候,我们见人家第一个事情就是说成本是多少,老美就说我没有回答,因为这个成本是动态的,你说的是现金成本还是井口成本,我的所有的成本都是动态的。一个德州两个地方的成本都不一样,我只有一个大概的数据,40-45。以前我还讲讲页岩油的资本支出和现金流,这两年我根本不谈页岩油,那段证明的过程当中已经证明市场的阀门不是页岩油,因为它的弹性好,弹性很关键,沙特为什么在反抗的中间输了,油价往下一打,沙特发现这个油价低于40美金的话,这个婴儿就掐死了。但沙特回头一看这个油价低于40我要先死了。它的问题是财政收支平衡,所以沙特的国家不是看挖油而是看财政收支。沙特人抗不住的时候,历史上重演了1985年的案例,就是囚徒困境下的谈判。你们到国家图书博物馆里找一个剑桥能源在1995年写的《重温过去欧佩克成立的历史》,你们可以找到欧佩克博弈的所有的相关的很细的资料,这个书永远不可能上到图书销售榜的第一位,因为第一位一定是什么看K线擒龙大法。我们说囚徒困境下的博弈永远是一样的,当时欧佩克博弈的时候,油价已经回到了45美金上面,就是我上面画的这个,所以从谈到谈成油价已经见底了。

之后你们发现沙特不减,市场上只要有人让步,油价开始慢慢的上涨,之后全球当时达成共识,大家是按照正向的交易资金往原油开始配置。你们会发现一点,就是华尔街竟然今年没有任何资金进入原油的市场,所以我不知道大家说原油的行情在亢奋什么,它和2016年的行情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有资金进去是真的具备所有的条件,并且我们全球经济是正向反馈配置的。到了80美金川普干预,大家都去炒伊朗,其实你们没有发现我们全球的能源定价就是三个地方,一个是华盛顿,一个是芝加哥,一个是休斯敦。所以中东人怎么样不是中东人决定的,而是华盛顿决定的。伊朗所有的事情是中东人说了算吗?是美国人说了算的。所以我们在美国设立能源公司的时候我们是三地办公,原油的50%是政治。

但是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油价上去了之后18年崩得很爽,还是沙特不用考虑原油,弹性就是油价跌的时候你得紧,油价涨的时候你不能增,你只要增了就崩。所以这个市场份额40块钱其实不少了的。但是沙特的外汇储备是创新低的,就是油价怎么涨沙特是不赚钱的,沙特发现我永远的被页岩油拿走了市场份额。所以现在的游戏是要想油价不跌,沙特人就要老老实实,油价上去沙特人想增就立马崩,这样几年之后它的市场份额可以不少吗?这个阶段就是市场份额的侵蚀,这个市场份额侵蚀完了之后我们不知道页岩油会不会走这样的行情,我们的研究员当时画得非常好,我们只是走这样的一个行情,等份额侵蚀结束了之后我们等价格的波动,因为利润等于市场份额乘以价格,前面两年做原油交易的人说价格上涨对美国是有利的,其实不是,第一个事情其实是份额,第二个是价格。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我们会进入价格,市场的份额我们已经拿到了。

也就是说这个波动的末端会有一波行情出来,原因就是价格。等美国大选初选结束了之后你们要密切关注华盛顿对伊朗的表态,而不是现在。今年你们谁压伊朗华尔街都不压,五角大楼已经早都想干了,白宫现在坚决不动。不是不能动,不是不想动,是时候不到。所以明年政治大选初选一结束,不管是谁,国内博弈一结束,你们要密切留意美国人对伊朗的态度。之后就会出现大家喜欢的一些模型,当然我把整个的框架告诉你了,而且是单纯的因为供给。按照我们的利率手段推演,有一些国家就是1975年滞胀。

谢谢大家,由于时间原因,分享到此。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宏观经济 指总量经济活动,即国民经济的总体活动。是指整个国民经济或国民经济总体及其经济活动和运行状态,如总供给与总需求;国民经济的总值及其增长速度;国民经济中的主要比例关系;物价的总水平;劳动就业的总水平与失业率;货币发行的总规模与增长速度;进出口贸易的总规模及其变动等。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