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柳传志今日辞任董事长!他“传志”后来人:“今天,轮到你们血脉贲张!

2019-12-18 22:06:05 浏览量 : 23071

摘要:

“今天,轮到你们血脉贲张!”

4个月前,在天津举行的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上,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在开幕式上的演讲,为今日他的退休,早早埋下了注脚。

12月18日下午,柳传志正式宣布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将交接棒递给接任者,再一次退居幕后。


“老了不退休就像酒驾”

退休,应该是柳传志今年年中就规划好的事情。

早前,柳传志接受了《70年70企70人》节目采访,他说,时代一浪接一浪地往前走,人老了,脑子反应迟钝了。老了不退休就像酒驾,身体跟不上却自我感觉良好,何必一直要在董事长这个位置上。

至于退休后的理想状态,柳传志说,最好是担任联想的名誉董事长,负责一下联想公益方面的事情,在战略上提供一下咨询建议,同时,看看年轻人最后做的结果,这才是一个老头该做的事情。

8个月前,柳传志度过了自己75周岁的生日。

回顾过去,柳传志说“我觉得迄今为止我的人生可以打98分。”

向来很严格的柳传志,对自己的过往满意度非常高,他心目中最好的电影是《罗马假日》,也才90分。

之所以打了这样超乎寻常的高分,一是因为柳传志经过了比较大的人生跨度,对改革开放前后有充分的体会和认识;

二是有幸赶上改革开放,可以自己选道路做自己想做的事,有机会为国家建设、公司建设做些有意义的事,而且得到了很多认可。联想为中国的信息化建设做出了贡献,也为之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也让柳传志觉得非常满意;

三是他格外看重人的关系,看重家庭、朋友、同事等,这里有很多关心他的人,也有很多他非常关心的人,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特别好。

人生旅途漫漫。在75岁生日之际,柳传志说,未来还有几十年,他真的不在意,更在意的是它的质量好坏。他觉得,还是应该为社会多做点事。中国更好了,大家才能更好地发展。

至于该做点什么?柳传志说,第一别炫富,别去瞎嘚瑟。第二为社会做一些好事。联想长期以来,坚持对贫困地区的学生给予支持、对创业者给予支持、对见义勇为人士给予支持,做得还是很不错。不做则已,一做就坚持下去。


“教父”和“叛徒”

1984年,被称为“中国企业家元年”。

这一年的10月17日,北京中关村科学院南路2号计算所的传达室里,只有石灰墙壁、水泥地面、两个长板凳、三张抽屉桌,以及时年40岁的柳传志和他的10个同事。

从这一天开始,柳传志接下来的35年时光,就在梦想与现实中不断激荡,联想的故事也从此出发。

在柳传志的带领下,联想从当初中科院计算所提供的20万元起步,发展到如今已成为一家年收入超过3500亿人民币的全球化高科技公司,业务遍及全球180个市场,拥有5.7万名员工。联想不仅取得了全球个人电脑第一、全球超算第一的地位,还建立了包括智能设备、数据中心在内的多元化业务。今年7月,联想集团连续9年跻身世界500强榜单,排名第212位。

在联想不断壮大之际,柳传志也功成名就,戴上了“企业教父”的头衔。

曾几何时,柳传志提出了著名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在企业界无人不知,并被许多民营企业家奉为圭皋。在管理思想方面有过输出、且对企业界影响巨大的企业人物,柳传志是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马云曾说:“中国有柳传志,我们的柳传志和联想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任何一个企业界的教父,他就是我们中国企业界的财富。”

2013年5月10日,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的马云为太极禅院揭牌。柳传志到场祝贺。 


任正非评价道:“我也没有研究过联想,只是与柳传志个人交往,柳传志太值得我尊重了。”

雷军说:“联想是我们中关村的传奇,是我们中关村的一面旗帜。柳总在我们每一个中关村人的心里,都是中关村的教父。我们每一个中关村人,都是在联想,在柳传志的感召、激励、指导下,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

王健林说:“柳总的确是我们中国企业家的领袖,也是我们中国企业家群体的一个榜样。我真心为我有柳董这样的兄长和朋友,感到非常骄傲。”

但人无完人。随着近年来联想在移动智能时代的“掉队”,光环渐退,以及2018年一则两年前的“5G投票门”事件,让“叛徒”的帽子一度扣在了联想和柳传志的头上。

2018年5月,在舆论发酵之际,柳传志数度发声,表示要捍卫联想的荣誉。“我们不容许有人朝我们泼脏水,绝不容忍有人打击一个民族品牌的骄傲。”年逾古稀的柳传志,不得不公开发声。

为弄清来龙去脉和事实真相,柳传志直接联系了华为和任正非。任正非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没有任何问题,并感谢联想对华为的支持。

华为也公开连续发表声明,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也愿意跟联想集团,以及产业链的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努力持续推进5G产业的健康发展。

在这场舆论危机之中,马云、李彦宏、周鸿祎等大佬也纷纷公开力挺联想和柳传志。


善人、恶人、正人


柳传志常言:“不生事,不怕事,天下无事;能善人,能恶人,方能正人。”

有人曾评价说:能善人,是所谓菩萨心肠,能恶人,是所谓霹雳手段,两者必须相辅相成。

纵观联想发展史,从当年进出口许可证难题、联想桥四通桥冠名、香港联想危机、杨元庆与阿梅里奥的冲突等种种困境,柳传志所呈现出的“能善人”与“能恶人”之法,何时该“霹雳手段”,何时又要“菩萨心肠”,几乎可以成为一部教科书。

曾经,柳传志在谈及自己的创业时说,自己不想改变谁,因为自己“连老婆都改变不了”。

不过,柳传志终究还是改变了不少人,这里面包括孙宏斌、史玉柱,甚至还包括贾跃亭。

如果不是命运使然,孙宏斌或许早已接过柳传志的接力棒。

1988年,时年25岁的孙宏斌加入联想,2年后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是联想体系内最年轻的高层,一时风光无限,势头正盛。

就在此刻,“新老”冲突也骤然升温。

1990年,孙宏斌因挪用公款案由被逮捕,在看守所度过27个月后,于29岁之际被判刑坐牢。

在很多人看来,孙宏斌是柳传志“亲手送进监狱”的。

1994年孙宏斌出狱前夕,孙宏斌和柳传志坐下恳谈,他说自己决不屑于提着刀子在街上乱转,将来也不会切入IT业,只是想在自己辉煌的未来中有柳传志的影子。

出狱后,孙宏斌主动找到了柳传志,诚恳道歉:“柳总,当年的我太嫩了,许多事情想得太简单,出了这些事,我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人,只怨我自己。”

柳传志问:“有的人拼命努力是求名,有的求利,你求什么?”

孙宏斌只说出两个字:“兄弟!”

柳传志继续追问:“兄弟与我选其一,或者兄弟与联想选一个,你选什么?”

孙宏斌依旧说:“兄弟!”

至此,柳孙二人一笑泯恩仇。其后,联想不仅借给孙宏斌50万元在天津开办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还为他与银行取得联系,作为他第一个开发项目的合作伙伴,并以联想的无形资产帮他圈地、融资。

2016年9月18日,融创中国与联想控股双双发布公告宣布,融创中国拟以137.8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41家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券。

在1997年史玉柱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找到了柳传志。

柳传志告诫史玉柱:“说到做到,做不到就不要说”。

就是这句“很土很实用”的话,给史玉柱后来在脑白金上的东山再起奠定了伏笔。

再到后来,柳传志又提醒史玉柱,在中国做企业还是低调一点好,低调一点麻烦事少,太高调了麻烦事多。

“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一点在我以后的企业生涯感悟最深。” 史玉柱对柳传志感激之至。

不过,识人、善人的柳传志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那就是贾跃亭。

有人说,柳传志最大的败笔是看错了贾跃亭。

2016年4月,贾跃亭加入了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而力荐贾跃亭的,正是时任俱乐部主席的柳传志。

推荐完贾跃亭之后,柳传志将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席的接力棒交给了马云,因此,贾跃亭被看作是柳传志在该俱乐部的封笔之作。联想控股也一度参与了乐视汽车的首轮融资。


实业和投资


在柳传志的办公室中,挂着这样一幅书法:“以产业报国为己任,致力于成为一家值得信赖并受人尊重,在多个行业拥有领先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化投资控股公司。”

而对于联想来说,到底是实业为主,还是投资为主,看起来,这的确是个问题。

在联想的发展史上,路线之争一直是很大的主题。

1994年,联想在港交所上市。与此同时,“柳倪之争”爆发。

彼时,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主张走技术路线,选择芯片为主攻方向;而总裁柳传志主张发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加大自主品牌产品的打造。

二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这场“柳倪之争”后来被认为是代表了中国企业“贸工技”和“技工贸”两条路线的争斗。

当年,柳传志坚定地带着联想选择了一条贸工技路线,理由是联想当时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投在研发里。

“不创新会死,但创新可能死得更快。”柳传志认为,发展联想的核心是:不死。

而事后回忆时,柳传志说,当时是没有这个条件,联想如果有了条件,会先从产品技术入手,然后向核心技术逼近。“如果真的有了能力不往前迈进的话,那是错误的。联想犯过这样的错误,值得反省。”柳传志在一定程度承认了当时存在路线错误。

在1995年6月的最后一天,倪光南黯然出局,而柳传志也在当天的会议上罕见落泪,发言时数度哽咽。

倪光南指责柳传志:联想宁可投资金融、地产等板块,也不愿意拿出利润出来做技术研发。

的确,柳传志不仅是个实业家,也是个投资家。在联想控股旗下的5家公司中,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仍然专注于IT领域,而另外3家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和联想之星,则有着浓厚的投资烙印。

联想控股2018年年报披露,去年,公司收入为3589.20亿元,同比增长13%。在这其中,尽管联想集团PC全球市场份额稳居世界第一,份额达到24.6%,IT板块收入达到3307.80亿元,但贡献的利润仅有10.85亿元。

与此同时,联想控股战略投资业务五大板块则首次全面盈利。年报显示,战略投资业务给联想控股净利润的贡献达到了52.23亿元,较2017年大增了186%。

同期,金融服务板块收入69.62亿元,同比增长91%;归母净利润25.67亿元,同比增长56%。此外,联想还完成收购卢森堡国际银行89.936%股份,2018年7月至12月的6个月,实现收入为21.65亿元,净利润为5.1亿元。

尽管在投资方面很出色,但柳传志依旧留有遗憾。其最大的遗憾莫过于错过了互联网时代三巨头BAT。据柳传志透露称,这三家公司在创立早期都曾找联想融资,但联想当时财务紧张,且当时并不看好互联网业务,最终没有投资。

这或许是柳传志终身的心结之一。


还会不会联想?


8月17日,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在天津举行。开幕式上,柳传志以《今天,我们血脉贲张》为题发表主题演讲。

柳传志说,人们常说“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我想说“机会只会给有实力的人”。现在的世界有火药味,有刀光剑影,现在的中国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毕竟我们还是属于发展中国家,未来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未来的中国又是怎么样的?如实说我不知道,但我肯定知道有一点,就是中国的企业家,特别是青年企业家们的表现对中国的未来、对世界的未来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年轻的企业家们守初心、担使命,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一棒你们将接下去。

“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中国的历史在看着你们!中国的后代儿孙在看着你们!今天,轮到你们血脉贲张!”柳传志表示。

“联想就是我的命。”柳传志曾表示:“只要联想确实有危险存在,不管危险多大,我就出来。”

在过往的35年中,柳传志创办了联想、挽救了联想、成就了联想,曾一度退居幕后,又再度出山,如今,他将“血脉贲张”的交接棒递给了更年轻的人。

商业的波澜永不停止,这是否是柳传志的最后一次退隐,或许将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新联想。


本文来源:朱文彬  上海证券报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