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爱思潘:爆仓15次,他如何战胜内心魔鬼?

资管网 2020-07-02 15:27:20 浏览量 : 7206

摘要:

最早,爱思潘还是一家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的小老板,一般教育培训机构的上班时间是在工作日的晚上以及周六、周日。2008年前后,培训机构达到了一定规模,他手里有了一些资金,白天闲暇的时间也多了,也是在这个时期,他无意中接触到了金融市场。如今看来,当时的无意,也许是个必然。


初涉股市,问学诸方终无果

进入股票市场初期,爱思潘和很多新手一样懵懵懂懂。面对和社会生活环境完全不同的交易领域,头一年里并非一帆风顺。“犹记得,当年在郑州绿城广场旁边的一家证券营业部开了户,投入1万元到股票市场,最后亏到只剩下两千块钱。没有办法,只能把钱取出来,开始学习。”他坦诚地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其实亏的钱不算多,亏损时内心也不怎么痛苦,但或许是出于做教育行业的习惯,觉得不能让这笔钱稀里糊涂就亏掉了,一定要找出个所以然来。

自那时起,爱思潘就开始学习各种与市场、与交易相关的知识。从基础的K线、波浪理论、RSI、MACD等各种指标,到各种交易方法、交易理论等,他阅读了大量书籍。“当时,股市的股票数量有一千五六百只。我每天也会把这1000多只股票从头到尾全部看一遍,每次看一遍需要近一个小时。最初的那台联想电脑,被我用到油漆斑驳,由于看股票时不停地按上下键翻页,按键都被我按坏了两三个,手指也起了茧子。”回忆起那段时光,他觉得单纯而快乐,研究这些就像一个爱好,没有什么压力,但这一番广泛涉猎,实际成效却甚微。

“看完书上的很多内容,也向各方面的专家咨询,感觉好像懂了许多,说起来也都一套一套的,可真正到市场中去交易,还是会出问题。”当时的爱思潘还没有想过能在交易中稳定盈利,只是想能够偶尔赚点钱就好,可惜他连这个目标都没有达到。问学诸方,却终无所获。到最后,脑子也越发凌乱,整个人都感觉很迷茫。

不过,努力和辛苦终不是白费。2009年,事情开始有了变化。


触类旁通,快慢节奏试牛刀

2009年夏天,国内股市已经出现了大幅上涨,爱思潘的交易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一个晚上,他翻看完所有的股票后,仍然难以入睡。“电脑屏幕停留在000024这只股票的页面,显示的时间是2009年6月21日的周一,这只股票我已经研究了很久。”他回忆说,当时身旁电热水壶里的水沸腾后,热蒸汽自壶嘴快速喷出,热气腾腾的。望着热水壶的蒸汽,他突然想到了能量的积累和释放,联系到市场与交易,竟豁然开朗。

“水不断加热,就是能量的积累阶段。在标准大气压之下,把水加热到100摄氏度,再继续给它能量,水就会从液体变成气体,在空气中凝结形成小水珠。”爱思潘解释说,这其实和市场运行规律一样,能量积累期间,市场横向运行,反反复复地进行交错。在一定的条件下,能量积累到某个程度后,开始向上突破,就进入了释放状态。市场在能量积累的时候,多空双方都赚不到钱,而当市场激烈地释放时,能量被打破,财富重新配置。能量积累之后必然释放,释放之后必然积累,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目前来看,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也是最稳定的交易规律。”爱思潘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自此以后再观察入场时机,想法就与以往不一样了——哪个点是能量积累,哪个点是能量释放,找到了这些规律,就能更明白、更清楚地看市场。

“那天夜里,我全神贯注地将所有股票重新翻看了一遍。次日开盘,果断买入000024这只股票,一周时间里,差不多盈利了15%。从能量角度看待市场的观点得到了印证,我的内心充满了获胜的兴奋和激动。”他说,这次交易,成为他交易历程的一个新开端。

2010年,他经过大量地检验复盘,进一步验证并完善自己的交易方式,股票交易盈利愈加稳定。这期间,他将此前吸收的知识碎片按照自己的逻辑梳理,总结提炼出两个不同节奏的交易方法,慢节奏的叫作“趋势为王”,快节奏的就是“涨停之后”。

据他介绍,“涨停之后”是研究股票涨停之后应该怎样去介入,即数K线,类似于《期货日内波段课程》里面的K线控制;“趋势为王”最初是从单方向角度,通过均线来测量能量积累的状态,把均线按照一定的参数排列,就会发现其中的一些规律。“当能量积累的时候,均线上下穿梭,缠绕在一起的是均线收敛;当能量释放的时候,均线开始变得发散,按照顺序进行排列,参数小一点的,距离这个价格近一些;参数大一点的,距离这个价格远一些。”提起这些交易方法,爱思潘如数家珍。

结合“趋势为王”和“涨停之后”,他创建了自己的交易系统,将交易动作,例如,分时市场的方式、入场、立场等都稳定下来,固化交易动作,简明交易纪律,形成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交易世界。“那时候的股票市场,技术上也相对简单一些。”他说,当时盈利稳定后,他和朋友成立了股票私募基金,运作资金规模一度接近500万元。


屡败屡战,山重水复疑无路

爱思潘并没有安于股票盈利。2011年,他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了外盘黄金衍生品的投资。“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年。在这之前,从未想过自己内心里也藏着一个‘魔鬼’。”他说。

据记者了解,最初进入黄金衍生品市场的时候,股票市场的成功助长了他妄自尊大的脾气,虽然也有人提醒他衍生品市场的杠杆和多空机制,但当时他觉得做空和做多能有多大差别呢。于是,生搬硬套地把股票的资金管理挪用到黄金交易上。

“第一次交易就半仓入场,仅仅两个小时后,就亏损到保证金不足,被系统强行平仓。”被市场迎头痛击的爱思潘又惊又气,简直不能相信事实,但也明白这是他妄自尊大的结果。于是,他从黄金交易的基础知识起步,再次进入了日夜不停的学习模式。

同时,他还寄希望于小仓位操作,解决资金管理问题。“不过,每次下了空单市场就上涨,下了多单市场就下跌。有时候,早上入金1万美元,晚上就亏损到爆仓;有时候,逐渐地加一个小仓位,最终也是慢慢地完全亏损。”爱思潘想,既然做多做空都不行,那就频繁一点,总有做对的时候。

当时,他一天将近有十五六个小时用来交易。据爱思潘描述:“早上7点准时开始下单,死死地盯着1分钟周期的K线波动。因为害怕错失机会,中午也不敢休息。下午欧洲交易时间开始,又开始盯着K线。草草地吃完饭,晚上7点又坐在屏幕前,直到次日凌晨1点。”然而,频繁交易的结果却是频繁亏损。两个月时间,1万美元的账户逐渐被蚕食殆尽,只是这一次爆仓走得慢一些而已,并且频繁的亏损令他的心理发生了很大变化,交易操作也开始变得情绪化。

交易上受挫败,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家人开始抱怨,朋友开始冷落。这个辛卯年,爱思潘的头上冒出了白发。然而,市场从不手软,他很快迎来了第三次爆仓。当时,他意识到第二次爆仓的原因主要是频繁交易,为了不被打倒止损离场,他索性不设置止损。他说:“2011年9月21日,我下的多单很快小幅亏损,但因为之前一直是上涨趋势,我认为之后会继续保持涨势,所以并不担心。当天中午我还去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家再看,盘面已经亏损了600多美元。”

“我开始意识到有危险,但又不甘心,幻想着这只是暂时的下跌,之后一定会再涨上去。然而,市场并没有如期上涨,而是在美盘时间继续猛跌。”那一会儿,爱思潘着了魔似的盯着波动的K线图,从1分钟图调整到月线图,再从月线图调整到1分钟图,不停地切换,反复寻找上涨理由。可是,行情依旧是下跌。“看1分钟图太难受,我就看小时图,因为小时图的波动慢一些,但依旧阻止不了下跌趋势。”他说,当晚亏了近1200美元,但他却依然不肯放弃希望。

第二日,黄金延续跌势。“我整个人都蒙了。”他说,当时亏损资金很快到了3000多美元,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虽然行情每下跌一个点,就如同往心口上插上一刀子,但他却偏执地抱着行情会上涨的幻想不撒手。午夜,他几次三番地打开电脑看金价走势,感觉既痛苦又绝望,但依然割舍不下。第三日,黄金开盘大跌。他的内心开始失控,极度无助。第四日,他连行情都没看,一心渴望能有各路神仙把黄金行情“拉起来”。第五日,被系统强行平仓后,他的账户里只剩下100多美元。

“这次扛单,与市场对抗,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爆仓。第一次亏损时,会觉得这有什么,很快就会赚回来。第二次亏损时,会想什么时候能赚回来。之后继续亏损,就开始不知所措,绝望和痛苦接踵而至。”他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资金大幅缩水,却什么办法也没有的时候,感觉真的是闷绝。他认真算了算,到2012年,前前后后近两年时间里,他连续爆仓15次,亏损了13万美元。以至于现在不管其他交易员聊什么样的爆仓经历,他都感同身受。

这段岁月,就像扎在爱思潘人生里的一颗锈钉子,钉得尤为疼,尤其苦。


反躬内省,守得云开见月明

2012年,爱思潘突然觉得身体麻痹,不得不按照医嘱住院调养。这一个月里不做交易,他可以静下心细细思考,想想自己是如何亏损的。“亏损时的第一个特征是面无表情,很麻木;第二个是内心慌乱,虽急不可耐,却不知自己究竟要做什么;第个三是整个人身体僵硬,不敢动,生怕错过行情。”他回想说,很多时候连洗手间都不敢去,有一次就因为去洗手间错失了一波行情,冲动之下把家里的马桶都砸坏了,被家人埋怨了好一阵子。

这时候,他开始明白,自己是太过于急切想在黄金衍生品市场复制股市上的成功,心理急躁,早已忘记最根本的能量规律——积累释放往复循环;市场波动终无方向;共振平衡只管交易;稳定盈利自然现前。

“实际上,市场价格波动是由多空双方合力造成的,交易者不要从多空双方的角度选择,而是要研究双方的合力。这就像马太效应,突破的时候,谁强我们就加入谁,强的一方也是最容易赚钱的地方。”爱思潘解释说。

“此外,交易有一个关键是控制节奏,就是有交易机会的时候就做,没机会的时候就等待,如果机会很多,就挑着去做。”爱思潘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交易情绪失控,心里的“魔鬼”就会出来打乱交易节奏。明明知道该下多单,却没有把多单下进去;明明知道该止损,却迟迟下不去手,这不是交易方法或交易系统的问题,而是内心的“魔鬼”扰乱了规则,交易就会因情绪波动而失控。这时候,就必须把“魔鬼”降服。

“其实,很多人已经制定好了交易系统,包括什么时候入场、怎样入场、入场之后怎么做、如何离场、用什么样的仓位,等等,如果能够按照‘标准动作’做交易,那么‘标准结果’就会呈现在你眼前。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却因为害怕浮盈和浮亏,最终不能严格执行。”他总结说,由于对市场有了很好的了解,交易规则清晰,执行严格,2012年10月,他在黄金衍生品交易上开始盈利。2013年4月,金价下跌时,他果断做了空单,这波行情的交易顺利完成,此前在黄金上亏损的十几万美元也都赚了回来。


运筹帷幄,吹尽狂沙始到金

盈利情况稳定,爱思潘的精神状态也变得越来越好。2013年,他开始固定时间分析行情。由于当时黄金在亚洲交易时间段的交易机会较少,盘面波动幅度也较小,所以他每天9点把所有的行情看一遍,然后把对行情的分析记录在本子上。

因为此前做过辅导老师,他也尝试着把自己的分析录成视频发到网上。他说:“一方面是对自己的监督;另一方面是想让自己对行情有更清晰的认识。”2013年5月13日,他录制的第一个视频上传到互联网,随后在没有任何推广和宣传的情况下,这些视频给爱思潘“圈了”第一波“铁粉”。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的交易理念。同年10月,他还在交易领域开拓了“老本行”市场——讲课做分享。“其实,这些经验来之不易,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他介绍说,最初他做的是网络分享课,结合自己的交易经历,介绍自己的交易逻辑和交易系统。

进入2014年后,由于交易事业发展迅速,他卖掉了培训机构,专心致志做交易。“这期间资金增长很快,但在交易操作上开始觉得有压力了。”爱思潘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这其实也是交易者在成长阶段必然遇到的情况,即短期内,资金量与操作能力不匹配,尤其是在心理方面。比如,有人操作50万元的账户,赚钱很顺利,但操作100万元的账户,却不赚钱,这就是因为“内心”与“外在”不匹配。

“操作资金出现大的变化,交易者在内心感受上也会有很大差异。”爱思潘谈了自己的交易经验,一个人的操作能力与资金之间的平衡点,需要一点一点耐心地进行微调。他举例说:“比如,操作资金从50万元调整到100万元,交易者可能需要半年或者更长时间来适应100万元资金的盈亏幅度,才能理智平静地应对交易中出现的各种情况。很多交易员在迅速成长的过程中会突然遇到瓶颈,甚至出现很大问题,原因就在于此。”

2014年,在盈利的基础上,他决定着手组建交易团队,同时开始探索进入国内期货市场。2015年,他成立了三家公司,交易团队的资金规模持续增加。由于在交易外盘黄金衍生品时总结出了交易方法、磨砺了心智,所以在进入国内期货市场后并没有遇到大的挫折。

“我从100万元开始交易,适应了一段时间后,操作越来越顺利。整个2015年,交易上的进步比较大,团队操作资金开始超过1亿元。”爱思潘说,此后,他一边专心于自己的交易,一边优化自己的课程体系,希望可以帮助交易员成长,加快团队建设,逐步扩大总体资金规模。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投顾访谈
    投顾访谈

    全方位呈现盘手的投资理念、交易方法、交易策略、风险控制、业绩表现。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