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张忆东:风格切换的最快时间节点是11月

资管网 2020-09-11 14:05:27 浏览量 : 637

摘要:

  9月7日,兴业证券张忆东在华泰柏瑞基金举办的高端对话上,就核心资产的趋势与机遇这一话题,分享了最新精彩观点,现整理如下。

 1、全球进入“新平庸”时代

从业绩的角度来说,全球都缺乏增长点,所谓的“新平庸”时代。

经济低增长、零利率是常态,负利率资产、垃圾资产很多,但有效资产反而是少的。

核心资产就像巴菲特所说的有护城河的。

从产业的角度来说,最好的核心资产是能够反映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比如说有科技创新性,能够立足于中国内需,并且能够抓住海外全球的市场,从而在全球竞争中竞而胜之。

我所看好的产业叫 To B、To GTo C

To B,比如说一些计算机、或者叫帮助制造业升级的大数据、智能制造、物联网这些,能够让中国从现在大而有点不强,变成了又大又强。

所以中国传统领域里边的一些龙头公司,刚才讲的化工、建材、机械,好像以前的印象就是傻大笨粗,觉得谁当董事长,这个企业也大差不差,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经过过去4年的供给侧改革,它是赢家通吃,剩者为王。

To G这一块就是政府采购的,无论是军工安防以及民生工程,这些领域里边最优秀的公司,它的需求是稳定的,这里边是有机会的。

To C今年反映的就比较明显,无论是TMT还是消费医药,主要是民众的需求,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所带来的需求,这些的赛道很好,所以这些领域里边的好公司是很多的,甚至好公司还会有自我更新。

最典型的比如说像科技巨头,科网巨头,它又有科技属性,又有消费属性,就像苹果、特斯拉、亚马逊。

我们的阿里巴巴、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小米为代表的这一群,有互联网属性又有大数据,未来可能是人工智能方向的发展。

中国有巨大的内需市场,人均GDP超过了1万美金,14亿人口巨大的内需市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机会。

因此,在全球缺乏有效需求的环境下,中国经常还能有高成长的公司,而且品类多,故而中概股依然是被全球追捧。

另一方面,我提到核心资产,只是告诉大家哪些领域有好东西,但是真正的来选择什么时机、买多少、什么时候该重仓,真的是术业有专攻。

有金刚钻才能揽这瓷器活,我现在一般不建议个人投资者、在从众心态下,去买那些特别贵的。

比如你如果在2000年,纳斯达克泡沫破灭前去买了英特尔,今年刚刚解套,20年了。


 2、跟欧美相比,我们估值更便宜

我们来讨论一下估值,估值可以说从2004年之后,很多人想着估值就会觉得就是一个 PE。

比如说互联网新能源车,特别是像特斯拉为代表的智能化的,未来可能变成智能终端的这种的。

还有像生物医药,像一些香港上市的生物医药,它压根没有盈利,甚至都没有收入,这些他可能就有管线的价值。

所以估值的贵,我觉得真的不能够只是以静态的TTM的PE来衡量,否则中学生都可以做基金经理了 。

恰恰我觉得是需要关注什么?他的动态、未来。

因为我们投资就是投资未来。

比如说最起码未来现金流的折现,他现在是没有现金流的公司,但是5年以后他爆发了,可能增长是超几何基数的增长,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比如亚马逊专注长期目标)

我前些年一直跟大家讲的一个理念,核心资产不怕跌、跌不怕、怕不跌。

怕不跌就是说太贵了,全面泡沫化了,好东西也很难受,它的确是很好,但是你在高位去买就会很煎熬。

而且最怕的什么?就是个人投资者,他低位不买,都是高位去追高,然后跌下来割肉,这就很麻烦。

相比之下,资深基金经理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一是经验,二是对于产业的理解和认知远高于一般投资者。还不只是说行业之间,而是说行业里面的公司与公司的差异都更加了解。

跟欧美相比,我们估值更便宜,无论是金融地产、周期,我们的生产性、业绩可靠性比他们强。消费和一些科技股,我们的成长空间也会更强

中国这样子的一个沃土,既是新经济的沃土,也是传统经济的估值洼地,所以以一个中期的角度,三五年的维度,现在在全球配置中间,中国的性价比依然是非常好的。

比如A股和港股的。

我们要把港股作为中国资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为它里边绝大多数优质资产是内地的,传统行业像金融地产,比A股更便宜, AH股溢价现在是38%,也就是A股比港股贵了38%,这是2014年11月互联互通之后的历史高位。

很多人说这些东西便宜可能会是个陷阱。

我不这样看,一旦经济复苏的预期在海外开始发酵,特别是11月,随着美国的疫情和美国大选能够明朗化,疫苗能够有三期临床,开始量产,美国大选也尘埃落定,那个时候整个的中国资产,特别是更便宜的港股里边的这些优质资产,会享受到复苏的红利以及人民币升值的红利,所以便宜的标的在港股更有爆发性。

也有些不便宜的,比如说科技、消费、医药。

在科技领域,港股跟A股是一个完美的互补,因为 A股科技偏硬件,而且品类更多,而港股的科技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互联网,而互联网又有消费属性,又有科技属性。

未来中概股的回归,以及更多代表国内新经济的企业同时在A股和港股上市,所以港股的互联网的巨头们在香港市场相聚了——阿里巴巴、腾讯、美团、小米、拼多多、京东这些为代表的科技互联网巨头,它们成长的天花板还远远没有看到,所以它的成长性足以消化现在的高估值。

新兴经济领域里面,港股还有几块,一是特色的新消费。

比如说物业、教育,还有像一些品牌的食品饮料、纺织服装,都是在全球有竞争力的,现在的性价比也还是很好,属于高增长、高估值。

第三类就是生物医药,现在也是跟A股形成比较好的互补。

不过,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大家对复苏的信心并不是很足,所以如果说有风格的切换,最快的时间节点是11月,还不是现在。

如果说今年11月美国大选尘埃落地以后,又看到了海外复苏的迹象了,到了年底很可能全球的成长风格和价值风格有一个收敛。

带来A股、港股周期价值股逆袭,我称为格雷厄姆的烟蒂也有发光的那一刻,但是这种的切换要注意,可能是很猛烈,但是短暂,如果要做,坦率说不要做右侧,而是做左侧。

真正所说的那种风格的切换,今年是很有可能的,年底乱拳打死老师傅。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