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碳达峰,螺纹疯

资管网 2021-04-29 11:12:23 浏览量 : 6350

摘要:截至2020年底,全球已经有30个国家、经济体和地区正式宣布了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国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任务目标是中国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重要战略决策,是一场对生产、消费、技术、经济、能源体系的历史性革命。



截至2020年底,全球已经有30个国家、经济体和地区正式宣布了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国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任务目标是中国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重要战略决策,是一场对生产、消费、技术、经济、能源体系的历史性革命。


4月8日,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姜晓东,围绕中国钢铁产业低碳发展路径进行了探讨。

钢铁企业碳达峰面临三大挑战

“中国达峰看工业,工业达峰看钢铁。”


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10.65亿吨,占全国总排放的16%。正因此,钢铁业要率先达峰。


中国的碳排放结构,第一是工业,总排放约51亿吨,其次分别是电力、建筑、交通行业。在工业中,钢铁行业的碳排放量居第一位。  在姜晓东看来,作为落实碳达峰的最终责任主体,钢铁企业面临的挑战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


一是生存权。“在碳排放压力大的地区,如位于京津冀、汾渭平原等产业结构较重、布局集中、环境质量压力大的区域的企业,面临关停、转型或搬迁的巨大压力,生存权将受到巨大挑战。”姜晓东指出,“另外,位于经济发达、推进产业升级腾笼换鸟区域的企业压力也较大。”


二是发展权。钢铁行业新项目、新投资、新技术的实施,需要获取碳指标,而碳指标将比产能指标、能耗指标等更加严格和稀缺,这将对钢铁企业的发展形成一定约束。


三是竞争力。“即使企业没有生存权压力,也会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姜晓东指出。


第一是与碳排放挂钩后,钢铁企业的产量将面临“天花板”。


第二是产品结构有待优化。姜晓东举例道,比如宝马已经要求汽车供应商必须出具产品的全生命周期评价结果,即从运输物流、使用到回收全过程的碳足迹,还要委托相关机构进行评价,不满足要求就不能成为供应商。


这一要求将来可能扩展到建筑、装备、能源领域。钢铁企业也要相应调整自己的产品结构,多发展全生命周期绿色产品。


第三是企业面临碳关税的征收。“例如,钢材产品出口欧盟要求生产1吨钢只能排放1吨二氧化碳,而我们生产1吨钢排了2吨二氧化碳,这就意味着产品进入欧盟需要付出多排1吨二氧化碳的费用。这样的话,以出口为导向的企业可能面临一些难题。”他说。


第四是企业的组织结构、管理流程、经营模式等将面临调整。


碳达峰四大认识误区亟待破除


“我们在对钢铁行业开展碳达峰及降碳行动方案研究的过程中,发现大家对碳达峰、低碳绿色发展的认识千差万别,还需要加强学习。”姜晓东表示。


较为普遍的4条认识误区如下:


第一,碳达峰不是一个时点、一项数据,而是一个过程、一种行动。其本质是将经济发展和化石能源消耗、碳排放同向增长的现象脱钩。“碳达峰、碳中和不是不发展,而是高质量发展,是将发展与低碳相结合。”姜晓东指出。


第二,碳达峰主要是指地区达峰、行业达峰,并不是每家企业都达峰。低碳既是目标也是手段,是一场涉及生产生活的革命,要通过“碳”来匹配发展资源,促进企业优胜劣汰,让更具优势的企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而微观企业则要平衡好外部压力(包括国家要求、地方要求、行业要求)、内生动力(包括企业能效水平、未来发展需求和成本竞争力),在多个变量因素之间寻找最优的解决方案。


第三,碳达峰不是攀高峰。“中国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时间只有30年,全世界平均是40年,因此,我们绝对不能盲目攀高峰。”姜晓东强调。


第四,钢铁业的低碳发展不等于氢冶金,更不能豪赌氢冶金。“氢冶金发挥作用有一个时间窗口,即在碳达峰阶段发挥不了太大作用,在碳中和阶段后期则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姜晓东指出,“氢冶金大规模发展需要前提条件,必须是有比较成熟的技术、能够实现大量低成本制造的时候。”他强调,氢冶金的发展是阶段性的,氢冶金替代碳冶金的进程需要逐步推进。


钢铁业低碳发展需统筹布局


对应于国家层面碳达峰、碳减排的时间节点,姜晓东指出,钢铁行业也应循序渐进,沿着4个阶段路径前进:


第一阶段是2025年,钢铁行业碳排放达峰;

第二阶段是2030年前,钢铁行业碳排放稳步下降;

第三阶段是2035年,碳排放要实现较大幅度下降;

第四阶段是2060年前实现深度脱碳。


“钢铁行业总的减排路径还是比较清晰的。”姜晓东认为,要实现碳达峰、碳减排目标,钢铁行业需统筹布局,多管齐下。


一是推动绿色布局。钢铁工业要着力科学优化生产力布局,切实改变“北钢南运”的现象;重点在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等长流程工艺集中且生态环境重点地区,合理布局发展短流程炼钢;继续严格执行禁止新增钢铁产能有关规定,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推广全生命周期绿色产品,大力发展高强高韧、轻量化、长寿命、耐腐耐磨、耐疲劳、耐候等钢材产品。


二是节能及能效提升。钢铁行业应推广先进适用节能低碳技术;重视钢铁能源转换功能,促进高能效转化工艺、装备、管理技术创新开发,提高煤气发电、高炉煤气干式余压发电TRT(含BPRT,即高炉煤气余压透平装置)、干熄焦发电、烧结等余热发电等设施发电效率;进一步推广实施能源管控中心,开展碳排放信息管控平台建设,利用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实现生产装备智能化管控等。


三是优化用能及流程结构。钢铁工业原燃料结构有待优化;鼓励短流程电炉钢发展,加强废钢资源回收利用,提高转炉废钢比是降低中国钢铁行业碳排放的重要途径;提高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利用水平,实现多能互补,是钢铁工业推动低碳发展的必要补充手段。


四是构建循环经济产业链。钢铁工业要构建以钢铁生产为核心的能源产业链,与周边相关产业实现煤气、蒸汽、氧氮氩气、水等能源及资源互供,实现区域能源、环境资源协同优化。降低固废产生量,提升固体废弃物资源综合利用规模,提升资源化利用水平和产品附加值。鼓励实施钢化联产,打造钢铁、焦化间循环经济产业链,依托钢铁企业副产的焦炉煤气、转炉煤气、高炉煤气富含大量的氢气和一氧化碳资源,生产高附加值化工产品。


五是应用突破性低碳技术。钢铁行业实现深度脱碳的途径有氢能冶炼、电解还原、氧气高炉及非高炉冶炼、生物质能利用、CCS(二氧化碳的捕集与封存)/CCUS(二氧化碳的捕集、利用与封存)。“现阶段,生物质能不具备大规模利用的条件,电解技术仍处于实验基础研究阶段。因此,氢能冶炼、氧气高炉及非高炉冶炼、CCS/CCUS是重点。”姜晓东说。


六是有制度建设和政策体系做保障。姜晓东提出,钢铁工业低碳发展需要建设1个目标体系(C+4E)和8个支撑体系。C+4E目标体系即以提高碳生产率(Carbon Productivity)为核心,实现节约能源(Energy Saving),提高经济效益(Economic Efficiency),环境协同治理(Environment Friendship),构建形成钢铁生态产业链(Eco-industrial chain);8个支撑体系即技术、碳交易、低碳经济、数字化、标准、竞争力、能力建设、绿色金融支撑体系。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黑色系
    黑色系

    期货上黑色系品种主要指螺纹钢,铁矿石,焦煤,焦炭,因为色泽原因加之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统称黑色系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