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上海鸿凯投资林军:大宗商品还没到做空的时候——国泰君安春季周期专题研讨会纪要

资管网 2021-03-22 11:31:21 浏览量 : 4334

摘要:18字的交易真理:第一,行情要“看得透”,第二,一旦错了要“砍得快”,第一时间处理亏损。第三要“输得起”,要“吃得下”“睡得着”,最后一个是“放得下”。


全文实录:



鲍雁辛:刚才是两位讲股票的大咖,下半场是讲商品,大家也都知道做商品对于人性、对于市场的感觉比做股票的更敏感。我跟我们期货公司的研究员交流,发现做商品的人对于数据比我们要获取的更加早,更加敏感,因为杠杆会更高,所以商品界在过去走出很多传奇的人物。比如今天我们请到了商品界的大佬,上海鸿凯投资的林军总,是商品界过去非常有名的传奇。今天我们就请林总给我们讲讲怎么去看商品,当然我觉得和做周期很多的思路是相同的,有请林总。


林军:大家上午好,我对刚刚高杉总、凌老师讲的东西非常有同感,也很有感悟。我是70年代的人,比在座的都要大很多,只是看上去不太老。


我老爸是个高级工程师,我就记得我小时候回到家里床上都是电子元器件,那时候我爸组装一个黑白电视机,整个都是他自己装起来的。那个年代家里比较穷,什么都要自己动手,家里杀的鸡,毛拔下来做毽子,杀的鸭,鸭毛拔下来晒晒干,也能卖钱,牙膏壳也能卖钱,旧报纸、路上的废铜烂铁捡回来都能卖钱,那时候做最大的动力就是赚钱。


后来我们四年级有集邮课,马上我就来了兴趣,特别是我跟同学去了南京东路的邮票公司,发现那里有两种价,一个是邮票公司挂牌的零售价,但买不到,还有一个是门口黄牛卖的一个高价格,我一看邮票很有机会。当时就发现,黄牛手里还有外国邮票,花花绿绿的,比我们的邮票好看,更有吸引力,但是价格非常便宜,我就拿自己的邮票跟他们换了几张。拿到学校里,当时是周五,同学们一看非常喜欢,我拿外国邮票跟他们换中国的稀缺邮票。我拿到好的邮票跟黄牛一张又能换几张外国邮票,后来发现这个东西还能卖钱。我后来在新邮票发行日天没亮就到邮局门口排队买新邮票,8分钱买到,1毛2拿到邮票公司门口卖了,能赚4分钱,利润很高。


1989年发生了一件很大的历史事件,那时候邮票跌得一塌糊涂,我因为集邮已经参与了好几次起起落落,观察了蛮多年。我自己没有钱,只能找我老爸,我的第一个投资人,花了几天时间,说服了他,借给我1100元,我当时早就看好了有一个牡丹亭小型张,很有投资价值,就买100张一整,几年都沒动。


后来读大学了忙着考试,没有空搞邮票。我快毕业的时候人家跟我说邮票现在又火起来了,那时候91年底了,我到市场上看看真的这样,这个东西涨到5500,我去的时候已经掉了下来,最后4500卖掉了,赚了3000元,这是我人生赚了第一桶金。等股票认购证发行时拿着3000元的钱买了100张认购证,为什么买100张,当时计算了下,股票发行每年大概有4个左右的股票,我一算前面4个,当年又发4个,可能那一年8个股票要发行,如果买50张有可能中签率低,所以必须买100张连号中奖机率是最高的,基本上有可能中到6-8个,所以就一次性买了100张。后面炒股起起落落,赚了赔,赔了赚,一直不稳定,直到2007年9月18号把股票清盘,第一次完美地躲过熊市。


到了2015年,应该是2015年的6月2日,我到了北京,当时巳经把股票都卖了。为什么卖,是因为已经经历了4轮牛熊,明白了股市最基本的原则就是风险收益比,因为以前对我们股市的这些老人来说,16年我基本已经在股市里滚了26年了,起起落落5次了,我不是说能预测牛熊,我只是经历了太多,什么时候股市疯狂到了严重偏离的时候,跟港股、美股比比就看出来了,这时候肯定要提起12分的小心。


这跟打德州一样,你手里摸了2和7,总觉得底牌能配上,其实现实就是一手烂牌,你还是要搏最后一下,结果可想而知。有人说鱼要从头吃到尾才爽,我做了20几年,这几年我终于悟通了,我说鱼头鱼尾都不要吃,让给别人吃,这时候才能有效规避风险,这是右侧交易的核心,革命太早的都成了烈士,贪过头也可能最后什么也沒有。


我说我前面20年一直没有做好股票,就是因为我老想买到最低点,抛到最顶点,我一直追求完美的交易,甚至好多次我真的抓到了,包括有些股票期货的低点、顶点都是我做出来的,但是有用吗?我发现前面20年一直没挣到钱,因为我太追求完美的交易了,这个是有害的。


后来年龄上去经验多了以后我总结出来了,因为我要带团队了,我跟他们分享,我开始反省自己,开始总结了。我发觉原来鱼尾巴要让着的,鱼头上的风险太大了,骨头也没什么肉,最肥的是当中那一段。所以我算下来风险收益比严重不符,你为了1元去冒9元的风险不值得,第一我1元损失的钱,然后赚2元、3元以上的钱,这才合算。我觉得德州很像做交易,能快速淘汰出或者检验出适合这个市场生存的人。


我不是从研究出身的,我一直做交易,包括现在研究水平也不高。我很少跟大家具体的讲我的研究方法,其实我的研究方法非常简单。我就觉得从德州扑克里面能看出关系,第一,交易是需要计算能力,逻辑推理能力。如果你自己的牌处于什么样的赔率,底池大小自己都算不出来,你计算能力是有缺陷的人,你不能快速的计算出来,自己的牌处于什么优势或者劣势的时候,这时候长期来做是会赔的。


第二,需要一定的想象力,但是不能想象过头,最好还是要尊重现实,要看手里的牌。我碰到一个德州的高手,他说他是世界排名第27位,我就问他我看你打德州那么好,有什么经验?他说我经验太多了,但是可以简单地给你讲,基本85%的牌都要弃掉,其实放弃才是最重要的。


他说完我立马就明白了,我想想我投资生涯那么多年,我错过的机会非常非常多。有个小故事,2000年那天晚上我一晚上没睡,我在计算,算一件很好笑的事情。我在想从90年开始正儿八经的投资股票,到2000年差不多投资10年了,这里面大大小小的股票、期货行情经历了非常多,包括当时认购证、土地证我都去做,包括原始股、法人股我都参与过,为什么我最后没有什么钱。


我想我经历了这么多的时间、机会,如果这些机会我从头到尾,用我老爸给我的1100元开始投资,到了2000年我应该有多少钱,我算下来自己吓了一跳,有500兆。我算到晚上一点多的时候已经算出来了,但是被自己吓了一跳,一晚上没睡,太兴奋了。我如果原来老老实实把每把行情都做好,或者吃中间这段理论上我早就是世界首富了。


我们有十年交易经历人,你参与过的行情,你把这个行情从你投资最早的一笔钱,每一把行情,如果参与过的,甚至今天买的明天卖的,这个行情也算参与,把这个行情从头到尾按时间点去算,叠加起来,也是天文数字。我在想为什么这十年没赚钱,2000年口袋里还是没有几个铜板,一个是我没有好好对待投资的事情,我没有做好准备。以前有句话“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行情匆匆忙忙的人,我匆匆忙忙上马,每天忙忙碌碌,打了几仗下来,赚了点小钱,很多人说你骑了黑马,拔了两根马毛就下来了。所以我觉得有准备是非常重要。


后来我就开始特别注重研究,我做了十几年交易一直在交易中,一直在行情中,但是始终没有反思,也没确定自己的研究方法论、理论基础,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做数据库,2000年以后我重点放在自己的研究上,把很多东西详细的做,开始写点文章,才开始收集数据,然后得出逻辑。


行情我们认为是无常的,这世界没有不变的东西,一定会变,变的时候怎么办。我们交易非常重要的是什么?因为研究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做数据库,数据库所有的东西都反映是过去和当下,但是你赌注下去的时候不知道未来发生什么,唯一的牌是手上看得到的牌,所以需要下注的时候算一个风险收益比,我这里投资如果错了以后能亏多少,如果亏的起,就把这笔钱根据你的想象力下注下去。如果没有一点点想象力,对未来不去展望的话你一分钱都不敢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投资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去砸一个你损失得起的牌,下一个损失得起的赌注,这个非常重要。


今天参会的都很年轻,年轻是非常好,但也有缺点,就像我年轻的时候没有钱,想快速赚钱。按照传统的说法,人生有7次重大机遇,这个重大机遇来的时候前面有2次可能年龄太小,我们都在读书,就像我那个年代,第一个机会就是价格双轨制,计划内、计划外,有批文就能发财,就闭着眼睛做。第二个是创业,之前拜见曹德旺,他就是看到水表玻璃8元一片,他觉得这个很挣钱,他自己找了几个工人买来玻璃划一划,卖水表玻璃就大赚了。所以那时候你要去创业就能成功,后来有一次朋友借汽车给他,人家讲汽车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坏,就是玻璃窗不能弄坏,因为玻璃窗太贵了,修不起了,他从此发现汽车玻璃是暴利的东西,所以当年的机会非常多。曹德旺创业的时候我们还没毕业呢,当时还在高中,这2次机会只能浪费。


后面还有2次机会,但我们七老八十了,跟社会脱节了,也可能我们功成名就了,生活比较美满了。后面2次机会一个你太老了,也没什么机会追求了,浪费了。


但是当中有3次有可能你忽略过一次,还有你可能错误的判断过一次,你真正抓住的机会可能也有一次。


有些朋友说我既做宏观,又做市场研究,所有的商品、股票都研究,怎么会有错过?后来我跟他讲,这是三年前,我看到比特币发到大财上亿的都是95后,没看到一个70后。我说你一直跟我们70后玩肯定错过,甚至80后都错过了。这个世界日新月异,有很多大的机会我们都没有去把握,或者它发生在我们认知,包括我们朋友圈以外的事情,会让你人生轨道发生重大改变的,但是不在你认知圈,你朋友圈里发生的,你就错过了,没有了。


唯一的1次机会非常大,这次机会来了以后你不但要拼命地拥抱它,而且最好想办法用杠杆。关于杠杆我以前跟朋友深入讨论过,但今天时间有限,就在这里不展开了。我觉得你一旦认为是重大机会的时候,人生不会有太多的你能意识到,或者能把握住机会的时候,杠杆是快速改变你命运的,成为逆袭的重要工具。


刚刚讲到2015年6月2日到了北京,那时候我巳把股票清盘清掉了,我就想去读读书。我做股票分析研究的工作,我发现里面有个核心的东西我不懂,我们跟大部分的研究员、产业人交流,我们交流的都是对价格的预测,对企业的发展方向或者对企业的盈利目标,甚至它的财务报表,包括其他的能看到的数据的验证。但是我们发现很少有人去研究企业管理,因为我发现好的企业管理都非常棒,好企业给我们第一个直观的感受,包括企业文化、企业精神都搞得好,员工的精神面貌、制服各方面都比较好。把时间拉长来看,总有一部分企业越做越大,一旦行业上升周期来的时候他会高速地发展,最终就在于管理。


同样一个行业周期来的时候不同的企业为什么有巨大的不同?我相信企业经营管理有些细节东西一定是我们需要学的,所以我当时主要是学企业经营管理。我们自己有个贸易公司,还有个电商平台,有150多个人,总共300人需要我管理,我不去读书的话放鸭子就会乱套。所以我现在跟企业交流的时候,我们研究员对他的财务预测、预警、企业经营周期研究,我跟这些老总交流都是企业经营的心得。我觉得一个企业家对企业的管理水平好与不好,对企业后面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2018年的时候我们的生猪研究员当时还没研究生猪,跟我们的股票研究员开了讨论会,生猪研究员觉得猪肉肯定要大涨,因为非洲的猪瘟已经蔓延开来,出现大量的死亡,而且根本没有疫苗,3、4天就死了。后来我也参与了,我觉得讨论符合周期理论。符合在哪呢?


第一,产业巨大的变局。当时我们觉得投资养猪行不行?发现难度巨大,而且我们也没有好的管理经验和技术,这个我们进不去。囤猪肉,发现保质期不是很长,而且仓库里如果有一片猪肉染了猪瘟,整个仓库的猪肉都会被国家销毁,也损失不起。后来我们觉得既然猪周期来了,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机会,它一定会把中小养殖场,甚至散户养猪全部调整一遍,最终像欧洲或者美国一样形成工场厂集约化的养猪模式,只有这种养猪模式才能抗住病害的侵袭,它的管理、食品卫生;包括猪的饲料卫生情况才会有比较大的改善;集采集销才能让经营上有个巨大的优势形成。


所以当时我们觉得可能买猪肉股票是个大机会,但是我们当时发现猪的股票有好几个,首先温氏的我们把它踢出去了,因为我们始终认为温氏的订单+农户的模式抗不住猪瘟的,而且很难进行未来工厂化、集约化的管理,所以当时选了牧原和新希望,他们的管理非常强。


第二,有管理体系能让企业快速的扩张。一个周期来了以后,行业里的所有企业,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慢慢都能看出来。但是刚起头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会涨的,涨到最后坚持在高位的,长期拥抱的,还是那些经营理念、包括技术水平高的,能拿得出手的企业才能长久的生存。一个周期来了以后,行业里的所有企业,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慢慢都能看出来。但是刚起头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会涨的,涨到最后坚持在高位的,长期拥抱的,还是那些经营理念、包括技术水平高的,能拿得出手的企业才能长久的生存。


所以当时我去读经营是有效的,我建议大家有时间也去读一些企业管理的书,哪一天你做老板的时候,发现做交易、研究的时间太多,在企业管理认知是巨大的短板,因为企业管理不是简单的制度建设,而是要管人,你面对的不是电脑和数据,不是跳动的价格,是人,人是活的,每时每刻想法都在变,你要把握他的心态,知道他的价值观,但你要试图改变他非常困难的。按照比较时髦的话来说“你既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也改变不了其他人,唯一能改变的是自己”。


如果你从一个企业家的角度设身处地的去研究这个股票的时候,你跟董事长交流的时候会发现,他很累,他要把企业管好一定有独到之处,不是简单的赛道问题,或者简单的我们表面上看的东西的好坏,他有他的经营之道,他有他的理念,他擅长会用人。他不光是制度管理好,执行也好,制度也是靠人执行的。很多企业制度规则都设计好了但发现执行不好的时候一样出问题,老板就变成救火队员了,你东也救西也救,一旦向全国扩张的时候根本忙不过来,一个两个失火可以救救,一批失火怎么救,你发现就是当初定的企业管理的法则,执行怎么样,用的人怎么样,所以企业管理更多的核心是人。


我读企业管理,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我们当时大量去做股权。老法师都跟我讲他们不看什么行业就看人,他说投资就是投人,所以我现在把这条逻辑用到股票的投资,包括我们自己企业,我觉得用人是最关键的。用错人付出的成本远远大于用对人所费的时间精力跟金钱。他职务越高破坏越大。


所以我觉得企业经营里面的门门道道太多了,我逮着一个老板就跟他聊,讨教他当年经历过什么坑,而且我一定要问他当年你是怎么从这个坑里爬出来的,我很少问他光鲜亮丽的一面。因为很多知名的企业家都有书,书里面写得非常好,偶尔也会提到一些值得写进去的坑和案例,但是非常少,真正的坑很多都不愿意说。


曾经我跟一个大公司的二股东交流,因为他跟了大老板已经将近20年了。我问他有一件事情,当年你们老板是怎么处理这个事情的?是不是像外面说的那样?后来他跟我讲说你看到的都是表面的,实际我们老板不是这样做的,是为了写故事,把很多东西进行了高大全的加工,我们看到的跟他书里宣扬的,跟他当年处理的完全不一样。他也是凡人,面临大坑也是一样,跟我们每个人想到的或者反映的情绪是一样的,最终他从这个坑里爬出来,成功了。


为什么要这样问?第一,对我自己企业管理有用。第二,我们剖析他的企业经营管理,他经历过什么坑对我们非常有用,以后可以避免掉在同样坑里面。


我们买股票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研究了这个企业的坑,你发现这个企业在慢慢往这个坑里掉,这时候如果有机会跟这个老板聊聊,如果他还不太重视的话,那时候你要小心了,这个股票你要考虑把它卖掉了,或者你就不要投资了,或者你等他从这个坑里爬出来再去投。


我也准备了一些市场的东西,也是我们研究员共同努力的报告。周期股以前是非常有机会的。在2017年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觉得大盘蓝筹有机会,包括美股对我们的影响,因为越来越多的海归回来之后,我们也越来越研究价值投资。周期股最大的矛盾是周期时间都不是特别长,是有个轮回的。我们那时候也研究了大宗商品周期的股票,肯定是存在于有很多确定性的、很多现金流的企业里面。


当时我们想,市场里面有什么东西是供不应求的?17年我们列了几个,第一个供不应求的是茅台,觉得茅台这个酒一直买不到;第二,女孩子打的HPV疫苗,当时应该是到了18年李总理才说疫苗的事情,后来才有默沙东九价疫苗的引进,当时在国内只有4家,基本打不上,基本跑到香港打。第三,还有一个,我没买,当时觉得价格还是太高了,而且盘子太小了,小就怕股票波动大,所以当时我们还是买了前面两个。还有一些估值情况也是比较好的股票,这里不说了。


研究方法上,我们的方法先找出一个你觉得说得通的逻辑,用这个逻辑推导,推导完再筛选,哪些公司能符合这些条件。我们也研究价值,因为我们是做商品、期货出身的,我们也研究周期。周期也是非常重要的,今天重点讲周期。


整整2019年、去年上半年,包括到现在,牧原涨的时间超过我的想象了。2000年以后我们觉得猪肉价格慢慢回落了,没想到假疫苗的事件造成了猪肉的价格再次上涨了,而且现在死亡率很多地区已经达到20%,甚至有一些猪场团灭了。所以我们看到的屠宰场里面大量不到100斤的小猪挂在那里,我看到的图片都是一排排的小猪崽。我觉得这个周期股参与下来不比茅台赚的少。


去年年底我们也抓了一个股票,周期也符合。我们是研究了白砂糖,发现白砂糖没有什么机会,这几年白砂糖的价格国内太高,进口的数量又不是非常足,市场一直处于比较微弱的供需平衡。这里面重大一块因为果葡糖浆,包括淀粉糖,淀粉糖是非常好的机会。


还有我们研究赤藓糖醇,这个都是从大宗商品玉米下面研究出来的东西。我们发现元气森林大卖以后,估值从2018年只有80个亿,一下上到了160亿,这时候发现赤藓糖醇是个机会,相关的股票保龄宝有重大机会。


今年金禾也有个很好的机会,玉米涨了以后玉米糖的价格涨得非常厉害,这个一定会发生替代,成本最好的替代就是三氯聚糖和安赛蜜之类的代糖,它的增长不是以前30%上下的增长,肯定会有个大的增长,所以我们当时参与了,前一阵子涨得非常好。


你发现你不买茅台的时候也有很多周期股的选择,包括最近的硅铁涨了,鄂尔多斯也会涨,包括化工品,去年8、9月份确定行情以后,相关的化工品股票也涨了。有色金属特别是铜有好的上涨,宏观上你觉得货币超发,你选择优质资产,我们一种机会选择股票,一种机会选择配大宗商品,你发现这两个碰在一起的时候产生的机会非常大。


所以我觉得周期股反而今年开始变成我们研究的重点,而且我们公司大宗商品研究还是有比较好的优势。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大宗商品、周期股多多少少都有很深的研究,我相信在今年的机会里面能抓出不少好票来。


后面我也讲讲我们研究的结果,我刚开始讲对未来也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对未来沙盘的推演,一步步发展,跟原来推演基本吻合的时候,你就赚我们对疫情重大的推演,当时意大利事件说要封城我就知道要坏事了。因为我去过意大利这个地方,当时去旅游,那个地方有个特点,交通四通八达。意大利人特别散漫,但散漫搞艺术特别好,他要搞一些严谨的基础东西不如德国人,他们不像中国人那么守纪律。看武汉封城我们就知道了,白天说晚上10点封城,短短不到8、9小时时间里面一下子跑掉30万人,病毒迅速扩散个湖北全境,有的跑到全国去了。意大利也是的,有20万外来人口打工的,有东欧、北非的,如果封城,而且时间又给得很充裕,第二天一说完所有人往外跑,最后跟我们原来遇到的是一样的,病毒迅速扩散了整个欧洲,后来非洲大陆也很快有了。后面我也讲讲我们研究的结果,我刚开始讲对未来也需要一定的想象力,对未来沙盘的推演,一步步发展,跟原来推演基本吻合的时候,你就赚我们对疫情重大的推演,当时意大利事件说要封城我就知道要坏事了。因为我去过意大利这个地方,当时去旅游,那个地方有个特点,交通四通八达。意大利人特别散漫,但散漫搞艺术特别好,他要搞一些严谨的基础东西不如德国人,他们不像中国人那么守纪律。看武汉封城我们就知道了,白天说晚上10点封城,短短不到8、9小时时间里面一下子跑掉30万人,病毒迅速扩散个湖北全境,有的跑到全国去了。意大利也是的,有20万外来人口打工的,有东欧、北非的,如果封城,而且时间又给得很充裕,第二天一说完所有人往外跑,最后跟我们原来遇到的是一样的,病毒迅速扩散了整个欧洲,后来非洲大陆也很快有了。


我从2020年1月29日非洲回来的时候非洲没有发现一例,这个病毒哪里来的?非洲有很多人是通过北非传过来的,非常快。当时我们推演一下,感觉疫情一定是会控不住的,控不住的结果,只能封锁,人都不出门了,消费非常萎缩,有什么机会呢?第一,股票有机会做就做。第二,人封锁了以后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出行的需要,相应的原油一定会成问题,原油下面的汽柴油这块消费一定需求是崩塌的,所以这个时候你去做一个空头可能机会比较好。但是崩塌到什么结果?我们觉得一定先到成本价,俄罗斯的成本是10元,沙特是8元,加拿大油沙的成本50元左右,页岩油的成本40到46元,所以这个价格会跌下去的,但是也没想到最后变成负的。


当时我们就做了一把空头,基于对疫情的沙盘推演,觉得控不住。包括需求崩塌以后,价格快速下跌,一定会造成踩踏和恐慌。最低的低点一定是在最极端的时候出现,而不是大家都比较理性的时候,所以当时我们觉得扩散的速度跟我们原来做的Excel表一样的,我们当时宏观团队疫情一出来的时候,把医学博士也拉进来了,我说你就关注疫情的发展,给我们整个宏观团队研究工作提供参考。因为他跟疫苗跟了三年,而且他给我们做估算真的给我们吓了一跳,他说别看现在一千多个人,一个月以后要达到28万人,我想28万人一定是管不住的。后来在意大利扩散的时候也做了相同的表,根据已有的人数,发现他的扩散速度更快,按这个速度整个欧洲会快速沦陷。


我们看到现在做的讲的是当下,我们看到是美国的补库周期。疫情情况下,目前美国的疫苗接种速度非常快,打下去对疫情也产生了阻隔,A打了不会传染B,B打了不会传染C,C也打了以后,C也传不到D,很快疫情会快速消散。当时我们推断美国的疫情在6月份消失,目前来说可能速度更快,现在有3家的疫苗公司,还有2家没有获批,如果他的疫苗获批的话,快速的会把人群接种以后,形成隔离人群,欧美病毒很快就会消失了。


我们推断疫情一旦消失的时候商店都要开门,人们要出行,要工作,这时候订单一定会出现再次的增长。因为长期没有开工很多库存是不足的,肯定有个补库周期在后面。


这个表我们看到了美国接种人群时间的排序,前面大家看到特朗普的懒政造成疫情接种速度比预期的慢,一直没有出现增长。后面红色的低点上来是拜登接手以后出现了疫苗快速接种的结果,非常快。我们也看到国内的债券收益率跟煤炭用电量,国内这个大家看多了都是一个结果,都是非常好,这个就不展开了。


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美债收益率,红色的十年期非常快,对我们大宗商品的最近调整也是有很大的影响。短期来说随着疫苗接种的展开,美债的收益率还会逐步的上行。


小结:海外的货币超发使我们的商品在上半年会一直维持比较强的势头,短期我们看到价格上涨过快出现了调整,有些品种会出现分化,特别有些供不应求的,或者供需平衡不那么紧张的商品,一定会出现上下的震荡。但是从宏观层面来讲不会让它形成熊市。


不过有些供需不平衡的商品,像铜之类的,包括原油,可能还得往上走,看页岩油,去年价格打得很低以后,很多企业倒闭了,甚至有些井永久性封闭,所以要快速的把产能释放出来,是有瓶颈的,没有那么快。


如果需求后面按照这个速度,美国、欧洲快速恢复正常的时候,汽柴油,包括下游化工品纺织品的需求,不是我们看到的理性的增长,可能短期会是快速的爆发式的增长,这个需求来了的时候,原料库存都会跟不上。从这个推演来说,目前的大宗商品做空我觉得不具备这个条件。


我们从供需平衡表来说,刚才讲原油虽然增加了1030万桶的油,需求增加了,供给只在220万左右,还是有小的缺口在里面。从国外资金的流向来看,原油在这个价格既有商品需求增长的属性,也有金融的属性共同的作用,所以短期来说我们认为原油还看不到头在哪。


去年因为价格打得过低以后,现在就是报复性的上涨,把过去打掉的供应的问题都在上涨里暴露出来,包括设备的损害,一下子不可逆的修复,你要修复它都不是短期能做到的。伊朗目前也是利好,因为供应上不来,将来缓解了以后也会是利空。


我们团队也计算了一下目前化工品的涨幅,包括它的利润跟原油的,我们算下来可能持有原油比化工品更有利一些,所以最近我们更看好原油。


铜是需求非常看好的品种,原来的镍也是在有色金属里面选进的两个最有效的东西,但是铝我们觉得它的盘子太大,它的每一次上涨行情都不太好把握,因为它下跌速度太快。年前我们研究出来铜跟镍是最好的,但是镍现在发生了高冰镍技术的突破,镍的供应瓶颈可能很快被打破,它的利润、价格现在已经跌得很惨。当时我们选择铜也是个对比,目前的供需平衡,上涨的逻辑,包括它可以想像的东西还是比较多的。


橡胶目前没有大的行情。我们觉得短期从商品整个看下来,在大宗商品最值得选择的还是铜。还可以配置点纸浆,因为纸浆的问题现在也解决不了,短期标准仓单的缺乏,又是个小品种,所以它的金融属性比较强,后面我们觉得它的波动会比较大,这就需要一些操作技能,技巧比较强的人才能参与。


生猪期货也没什么大的波动,存栏恢复也是早晚的事情。只是这次假疫苗的事件,包括叠加了一些毒,造成猪下跌的时间往后推了,但是跌是早晚的事情。


给大家看一下研究员的心态,我特别看重交易的,所以讲讲交易的心态。交易的心态就是这样,很多的股票,包括期货,把图表拉到五年、十年看走势,都是前面有一个缓慢上升铺垫期,你都会不断在里面买进卖出交易。真正上涨的时候你会害怕,你怕利润被退回去,所以你也会选择更频繁的买卖。


所以你看到股市在上涨的时候成交量不断放大,每支股票达到天量以后出现天价,甚至有时候价在前,量在后。你发现天量天价出现的时候会下跌就对了,下跌的时候你会不断去买,你不会等又一次出现的时候迫不及待买进去。因为前面牛市的上涨不断强化你的交易心态,牛市第一期的人因为是刚刚从熊市出来,心态是不稳的,你以前熊市抄底,短线可能抄对了也可能抄错了,抄对的时候你发现没有及时的获益,因为你总觉得这个市场还会涨的。所以牛市第一波、第二波的时候你一定会跑得很快,你就怕退回去。


巴菲特第一次去任职,老板非常快的重用他,给他一大笔资金,说你来操盘。老板的副手很奇怪,说你为什么把这么大的钱给巴菲特这个初出茅庐,年轻又不太懂事的人来操盘,他又没经过市场的考验,为什么把钱给他?老板说正因为我们在这些人都经历过长期的熊市,包括我们现在的基金经理都经历了长期的熊市,所以你们一定不如没有经历过熊市的人胆子更大,更能抓住行情。都经历过长期的熊市,包括我们现在的基金经理都经历了长期的熊市,所以你们一定不如没有经历过熊市的人胆子更大,更能抓住行情。


我觉得老板对心态的把握非常重要,所以在牛市初期的不用老的人,就是要用新的人,都没有经历过的,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心里没有顾忌的,所以牛市里面更大胆,特别初期的时候更敢干。


所以我觉得交易的心态就是这样,往往经过买买买,不断亏亏亏,心态崩溃了。这时候再牛市的时候有个心态的恢复期和上转期。


我们看到一个邓宁-克鲁格心理效应,我们刚开始做交易的时候都经历过自信满满的时期。觉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学历不高,可能运气好挣了点钱,我说我们也有自己的门道,学校学的东西,包括其他地方学的方法论、价值体系可能都是没有什么太多用处,在实战方面你就是一个菜鸟,所以你一定会攀登一个愚昧的高峰,你自以为什么都懂,在真实的市场面前,在残酷的战争面前,一定会把信心击碎,击碎以后重塑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一定会掉到一个绝望之谷。


我拜访了一些上十个亿的大佬,我发现他们都经历过愚昧的山峰跟绝望之谷,最后才有个慢慢爬坡的过程,这时候他会举一反三,通过一些事件马上展开自己的感悟和联想。慢慢从资产也好,交易也好,他会进入一个平稳的增长期,不会犯很大的错误,因为他往往面临一个小错误的时候就会去反思,他以前吃过大亏,不会把自己的自信心放到满满的,觉得这一把我一定会怎么怎么样,他会怀疑一下自己。


以前我们也非常信奉期货里、股市里的大神,特别期货里的葛老大,他是我们期货里的成功人士,我也非常崇拜他,他也从短短的几万元起家,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当时已经做到快200亿了。2015年的股市我听他们讲,他最多的时候起始仓抄了5万手,最高盈利170个亿,那时候他买了私人飞机花了2个亿,每年维护费4000多万,我们都觉得遥不可及的。他非常有天赋,他从来也不去跟许多人怎么交流。就跟我们清华的老师说的“如果你们是人才,你们就留下来学习,如果自认为是天才,就不要来学”。天才是不需要学习,人才都是要打磨、学习才能成功。所以我觉得葛老大是天才级人物。


就这样的人物在2015年的股灾里面从巨盈到巨亏,到了4000点的时候他不断卖自己的股票,每天在甩卖,不断砍自己的仓位,补保证金。最后退出来以后资产反而是少了,而且他身体也出了问题。


当时我就有一个反思,这么天才级的人物怎么可能在重大战役里面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成为一个滑铁卢呢?这个应该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滑铁卢。所以我再也不信奉天才,因为天才一样会犯错,一样会跌到绝望之路,身体也会出状况。


第二,我们不是天才,更不能自信满满all  in一件事情。我最讨厌拿着一只枪里面只有一颗子弹,虽然我是个神枪手,在这之前我干掉几只老虎,但是最后一次的我枪里最后一颗子弹一定能一枪把老虎打死吗?我不知道,万一你失手,子弹是哑弹,老虎就把你吃掉了。我最希望我是冲锋枪,甚至我是10只冲锋枪,我们10个人,我一个人上去打不死他,你们9个人一起上,9支冲锋枪还打不似一只老虎吗?我不要一颗子弹,我自认为是神枪手,一枪命中,我还要打对穿,我一定要从老虎的眼睛打过去,从另外的洞里穿了。


麝在野外看到人的影子就跑了,因为它知道你要射它。他们开着吉普车拼命追,它拼命跑,到最后它跑不动了,有些神枪手就可以一枪从它左眼睛出来右耳朵出来,必须要它打死,因为你不把它打死之后它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麝香吃掉了,它就知道你要这个东西,所以你不把它打死,它第一时间把这个吃掉,让你得不偿失。所以我说要有冲锋枪,一群一定比你一个人面对老虎要好。做投资到了一定规模一定要分散资产,不要把宝押在一笔赌注上。


有个小孩刚来我们公司一个月的时候,我看到他几把就输光,我跟人事说这个人最好劝退,这个人不能用。我看到过好几次,什么67、46的牌他拼命地跟,每次不超过三四圈就死掉了,我说这个人老是在盲目的赌,想象力肯定是超丰富的,盲目的瞎赌,他这样子做肯定会出大问题。后来一个多月以后让他离职,他离职的时候找我谈,我说你最好不要做这个行业,但是他没听,他去了我们朋友的投资公司,两年以后他们老板找我聊,说后悔死了,不应该用从你公司走的人,我说你也是,你为什么你不来问问我为什么让他走?因为我发现他根本不能做交易。有个烂赌鬼心理的人不能去做交易,他只能做一些完全确定不会有变化的事。你去把握一个不确定东西的时候,你自己老是有过于丰富的想象力,也不看手里的牌,不基于过去的这些研究的话,你一定在投资的长跑过程中活不下去。


我们做基金经理也好,做研究员也好,大家只要做到交易,一定会有焦虑。前两天又有一个80后的私募基金经理去世了,他平时还非常注重锻炼,突然之间说我很累,倒下来,就走掉了,我相信他身体的问题肯定也是有过多的压力,绝对跟这两天大盘过度下跌有关系。


所以我们一直活在焦虑中,在恐惧与贪婪之间摇摆。我相信在3600点的时候,茅台在二千多的时候,每个人肯定都想把最后一把金子放口袋里,现在下跌,还没有出现恐惧,因为恐惧出现在16年,包括18年底,我们都在这当中摆动。


这也是交易的心态,包括我自己不做交易的时候看别人特别准,他做什么头寸,买什么票,做什么期货,我看的非常准。但我一旦自己做的时候也会被蒙蔽,所以我的职业生涯慢慢退到做教练去了,做教练我可能更适合。


最后给大家说一个18字的交易真理:第一,行情要“看得透”,第二,一旦错了要“砍得快”,第一时间处理亏损。第三要“输得起”,要“吃得下”“睡得着”,最后一个是“放得下”。


我问了很多大佬你们赔了大钱以后是怎么过来的?有大佬说电脑一关不看了,还有大佬说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也有的特别神奇,说就不看了,没什么感觉,已经赔惯了,我觉得他们的心都好大,所以心大也是非常重要的。


感谢大家,以后多多交流。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大宗商品
    大宗商品

    在金融投资市场,大宗商品指同质化、可交易、被广泛作为工业基础原材料的商品,如原油、有色金属、钢铁、农产品、铁矿石、煤炭等。包括3个类别,即能源商品、基础原材料和农副产品。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