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话题> 文章详情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从这个角度看俄乌冲突,一切豁然开朗

资管网 2022-04-22 14:01:27 浏览量 : 5702

摘要:我们看今天的世界,其实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一百年前的1920年前后,世界发生了什么呢?分别有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大流感,1921苏俄大饥荒,战争瘟疫和饥荒,就像是人类历史上,隔段时间就会出现的幽灵。

我们看今天的世界,其实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一百年前的1920年前后,世界发生了什么呢?分别有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大流感,1921苏俄大饥荒,战争瘟疫和饥荒,就像是人类历史上,隔段时间就会出现的幽灵。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相似的历史,往往是因为它们在人类的记忆中,留下的都是比较惨痛的经历,所以才格外的刻骨铭心,被一代又一代人把这些经历传下去,初衷可能是想让后人从这些历史的教训中长点记性,但现实往往比较残酷。


咱们中国历史长,中国人也特别喜欢从历史中,去给现实遇到的困惑寻找方向,这叫以史鉴今。但是西方人跟我们看法不一样,他们对此的总结是,历史给人的唯一教训,就是人们从未在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这是很有意思的两种历史观。

现在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就是对于俄乌冲突,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有很大的争议,从闪电战到持久战,从颠覆国际秩序到战争泥潭,各种说法都有,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今天我们就试着从历史坐标中,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参考方向。

换个角度看问题

现在全世界对于乌克兰的战场,形成了两种看法,一种是乌克兰迟早要完,一种是俄罗斯要完。关键是这两种看法,都能从战场上找到依据。说实话,这个仗看得越细,越是一笔糊涂账,不把仗打完,就算不了总账。

换句话说,从战术角度看问题,只能越看越迷糊。但是俄罗斯的最终战略意图到底是什么,那可能是最高的机密,谁也搞不清楚。我们只能从现实的国际大环境出发,去看看有哪些是公开的,而且是战略性质的东西,再跟历史上一对比,可能就能拨云见日了。

我们先说当前的这个国际局势和战略态势是个什么情况,在看看过去有没有类似的情形。

在我们的角度,实际上从二战以后,这个世界的格局,总体上就是三足鼎立。一开始是美国带领的西方为一个阵营,苏联带领的盟友是另一个阵营,我们自称属于第三世界,和那些跟美苏都不结盟的国家站一块。

后来苏联解体,格局演变成现在这样,中美的实力在第一梯队,俄罗斯已经远远的落下了。实际上历史在这里是走到了一个岔路口。美国的想法跟他们嘴上说的恰好相反,他们实际上就是在搞新冷战,逼迫其他国家选边站队,而在这个岔路口,其他国家目前还在观望。

美国现在做的事,就是借着美元加息紧缩的金融手段,来逼迫那个摇摆不定的最大心腹之患,也就是欧州,必须跟在美国后面站队。而站队不光是嘴上说说,关键是要行动,要在最根本的经济利益上,进行切割。

谁还能跟钱有仇呢?很显然欧洲要自宫,进行经济利益的切割,那是很难下决心的,所以美国的金融手段就是帮他们断舍离。在加息初期是制造战争,驱赶美元回流,在加息后期是制造金融危机,戳破资产泡沫。然后美元资本再杀个回马枪抄底,掌握了欧洲的核心资产,也就掌握了最终的话语权和控制力,到那个时候时候,整个欧洲就会被美国形成事实上的路线绑架,怎么走?就彻底由不得欧洲自己了。

从现在来看,除非欧洲天降猛人,否则这一进程很难避免。那这个时候,历史就又回到了一个熟悉的岔路口,两强夹一弱。现在的整个态势,是中美领先,但是美强中弱,而俄罗斯虽然国力最弱,却成了一个关键角色。

关键的地方就在于,它站哪边,历史的平衡就有可能随之打破。

这一幕跟1970年代就很相似了。当时美国经历了越战泥潭,财政赤字飙升,超发美元,又导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随后石油危机爆发,美国国内通胀严重,一时之间,美国颇有些风雨飘摇的感觉。而另一边的苏联,正在石油危机引发的油价大涨中,大发横财,国势狂飙突进。

此时的美苏平衡,呈现出苏强美弱的态势,那时我们跟美苏比起来,那个国力之间的差距,可能跟现在俄罗斯与中美的差距也差不太多。就是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以超凡的战略眼光和智慧,在1972年实现了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历史的天平上,往美国那边加了砝码。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是在主动重置世界战略格局的平衡,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智慧,可以说是从乒乓外交的有意引导就已经开始了。之后的局势发展,大致就是沿着这个脉络进行的。

之后则是在苏联最鼎盛的那一年,也就是1979年元旦,又实现了中美建交,而同年年底,苏联则发动了阿富汗战争。这个时候的苏联气势如虹,美国则再也不敢轻易开战,我们随后则从四两拨千斤,进阶到了借力打力。

战争的艺术

我们在60-70年代,记忆最深刻的经历,就是持续了十多年的三线建设。而三线建设的背后,则是美苏对我们进行的核威胁和核讹诈,使我们不得不进行工业企业的大纵深转移。我们一边隐忍,一边研发自己的核武器。

在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1967年,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这意味着我们终于拥有了自己保家卫国的大杀器,可以直面美苏的威胁。这之后在1969年,爆发了珍宝岛战役,苏联吃了亏,中苏关系严重恶化,此后苏联一直在我们北边,陈兵百万,严重威胁着我们的国家安全。

在这种情况下,是很难开展全面的经济建设的,因为经济建设最重要的,就是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否则人家随时准备给你重启,你还怎么安心搞建设?

到了70年代末期,我们正式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国家战略,准备着力搞市场经济建设。而这个时候,新的战争威胁又来了,深陷越战泥潭的美国,在1975年从越南全面撤出,此时的越南,手握大量美国遗留的,以及苏联支援的武器装备,当时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要在中南半岛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

1978年,苏联和越南签订了苏越友好条约,苏联可以在越南驻军,越南又在苏联的支持下,入侵了柬埔寨,后面吃了豹子胆,要打它自古以来的大哥。这个时候的战略态势就是上面分析的那样,而我们怎么应对,就是对战略智慧和战争艺术的一场严峻考验。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半个月打到谅山。谅山到越南首都河内只有130多公里,自古就有谅山下而越王降的说法,因为谅山之后就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但是我们很冷静,打到这里就退回来了,然后开启了持续十年的老山轮战。

打这么一场自卫反击战,战略上有什么作用呢?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试探了一下苏联。当时的苏联咄咄逼人,北边的百万大军,号称是随时南下,要到越南会师。刀顶在背上,还怎么安心搞生产?

而这一仗打下来,苏联啥也不敢动,越南原以为有苏联撑腰,结果被一掌打回原形,既认清了苏联又认清了我们还认清了自己。最重要的是,苏联源源不断的援助越南,却不敢直接下场。在国际上,大家都看出来了,苏联其实是外强中干。随后美国就在阿富汗,大量武装游击队。而此后十年,苏联在越南和阿富汗,间接或直接的陷入了泥潭。

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个战争的艺术,主要在两点上,一是集中优势兵力雷霆一击,取得决定性胜利,然后用少量兵力,拖住对手,消耗其战略资源。这个前提就是建立在绝对实力的差距上,怎么打,有主动的选择权。

到这里,相信很多人也看出来了,不管是战略格局,还是战争本身,都出现了一定的相似性。

历史的坐标

我们看俄罗斯发动战争前的战略格局和历史背景,只要把苏美中和现在的美中俄,在战略态势上的位置进行互换,就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这种相似性。连中越之间的历史关系,在俄乌身上都有相似性。

当年苏强美弱,越南是在苏联的背后支持下,挑衅三方中实力最弱的我们。今天是美强我们弱,乌克兰则是在美国的支持下,挑衅三方中实力最弱的俄罗斯。当年背后挑事的苏联不敢下场,现在背后挑事的美国也不敢下场。当然了,当年的苏联跟现在的美国一样,都放过不少狠话,除了不敢硬碰硬动手之外,嘴巴上已经把对手消灭好几次了。

当年我们已经在战略上决定主动重置全球的平衡与格局,最后的反击为后面搞经济建设,打开了发展的战略空间。现俄罗斯是否能颠覆现行国际秩序,打开自己的发展战略空间,目前还有待观察。但是大家都不否认的是,这场战争对未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全球金融体系和背后的战略格局,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此外,当年我们的选择是快打和慢打相结合,快打是一举在战术上奠定了胜利的决定性基础,慢打是大量消耗了苏联的资源援助,在南边拖住了苏联。今天俄罗斯的战略和战术究竟是如何配合,现在还看不太出来。

咱们客观的说,俄罗斯的战争打得确实不太好看,但是在战略上又确实对美国形成了牵制,至于后续的资源消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现在还没法下结论。当年苏联不敢下场,在国际上的信用被广泛质疑,跟今天美国面临的情况,如出一辙。虽然美国还在用嘴巴给自己挽尊,但是掩盖不了被其他国家在心里对其深深质疑的现实。

当年苏联没有在越南下场参战,但是随即在阿富汗开辟了新的战场,这被认为是苏联国运的转折点。而现在,美国正竭力避免自己被卷入新的战争,但是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历史总是有让人无法拒绝,身不由己的理由,未来会不会有人把美国拖入新的战争?

这个问题,可能只有日本人心里才有答案。这个地球上有很多人恨美国,但真正想美国死的,可能只有日本。法理上来说,根据美日安保条约,美国有义务保护日本,所以只要日本肯作死,美国是很容易被拖下水的。

当然,这些尚属于历史的意外,在历史的大趋势里,出现使趋势加速发展的意外,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总是会有意外发生的,不是这个,就是那个,意外的出现,就是为了使战略态势尽快取得新的平衡。

而就乌克兰战争而言,在历史的参考坐标下,还有一个相似性。就是俄罗斯很可能通过这样一场战争,重新选择前进的方向。圣彼得堡和克里米亚,是俄罗斯千百年来孜孜以求的两个面向欧洲的出海口。苏联解体后,三十年来,俄罗斯放下身段,不断向西方靠拢,希望能融入西方主导的经济体系,可谓是苦苦哀求,但始终求之不得。

现在眼看美国想重组供应链,重组经济体系,而这里面依然没有任何俄罗斯的位置,绝望之下,俄罗斯转而向东,对于俄罗斯而言,这是一次面向东方进行改革与开放的契机。而这场战争,可能也宣示了他们的决心。

俄罗斯给了普京二十年,但是西方并没有给他机会让俄罗斯再次伟大。倘若欧亚大陆再次连通起来,不管俄罗斯能不能伟大,但未来的二十年,肯定要比过去的二十年发展得更好。

最后

当年我们的改革开放,最先的起点,就是从深圳开始,因为一河之隔的对岸,就是西方世界留下的一个窗口。之后的四十年,深圳的发展,验证了这种战略选择的成功。今天的俄罗斯,乃至整个中亚地区,也将迎来类似的历史时刻。

有理由相信,未来的黑龙江黑河,绥芬河,内蒙的满洲里,新疆的霍尔果斯,这些与俄罗斯和中亚毗邻的口岸城市,可能都会迎来大发展的契机。历史的变革,可能会为它们重新带来新一轮,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繁荣期。

分享到:

文章评论

文章话题

  • 国际视野
    国际视野

    地缘政治 (geopolitics),政治地理学中的一种理论。它根据各种地理要素和政治格局的地域形式,分析和预测世界或地区范围的战略形势和有关国家的政治行为。它把地理因素视为影响甚至决定国家政治行为的一个基本因素。地缘政治学又称“地理政治学”。

    关注

推荐作者

反馈留言
关闭
网站导航